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91章 围歼

第九十一章 围歼

兵败如山倒,溃军如决提。

看到主将已逃,西凉军毫无战意,纷纷丢盔弃甲,纵马狂奔。

魏延奋力赶上黄忠,皱眉问道:“汉升大哥,今日你怎么跑得如此之快?”,

黄忠咧嘴一笑:“孙坚乃是孙武之后,自幼熟读兵书,如果我们有序的指挥士卒撤退,那孙坚必不敢追来,如今我假装败逃,士卒便会丢盔弃甲,撤退的脚印痕迹混杂,旌旗大纛歪风靡乱,那孙坚必定以为我等是真的败逃,故而必会引兵马来追。”

魏延闻言,低头沉思了片刻,随后皱着的眉头终于展开,咧嘴朝着黄忠笑道:“汉升大哥,怪不得主公如此重用你,单凭你刚刚说的这一点,魏延就自愧不如!”

黄忠连忙摆摆手:“文长,这都是贾先生教我的,如果你想要成为主公的得力战将,日后要多和贾先生交流,对你以后领兵作战有莫大的裨益。”

“某记下了!”

两人又疾驰了一小段,黄忠忽然一勒马缰,回身双眼如炬的看着后方,听着由远及近的喊杀声,黄忠立即说道:“文长,你速速去陈兵谷联络宋宪、魏续、侯成三位将军,就说鱼儿上钩了。”

“得令!”

魏延应了一声,随后策马奔向陈兵谷。

看到魏延离去,黄忠勒马立于山岗上,看到三五成群的杂兵,黄忠一眼就能分辨出那些是西凉军,那些是并州军,因为并州军长久以来都有一个传统,无论面对怎样的敌人,如果败了,就算丢了性命也不要丢掉手中的武器,所以看到拿着武器奔跑的士卒一定是并州军卒,也许也有一些西凉军,但那都是小部分而已。

孙坚看到山岗上指挥着西凉军撤退的黄忠,顿时心中一喜,古锭刀指着黄忠大喊:“敌将休走!”

看到孙坚追来,黄忠心中也是一喜,不过却故作慌乱的大喊:“敌军追来了,速撤!”黄忠说完,随后拨马便走。

孙策也不答话,提枪纵马闷声直赶,他双腿使劲的夹在马腹上,拼了命的追赶黄忠,眼看越追越近,心中暗自窃喜。

落在后面的五六个并州军看到敌将在追赶自家的将军,纷纷停止了奔逃,挥刀反身扑向孙策。

“哼!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看到迎面而来的敌军,孙策懵哼一声,一连挥出了几枪,每一枪都刁钻毒辣,犹如白蛇吐信,只见寒光一闪,挡在前面并州军卒纷纷被刺中咽喉,倒地身亡。

祖茂策马赶上孙策,拱手道:“少主,主公说如果追不上就不用追了,以免有诈!”

孙策笑了一声:“伯父,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何诈之有。如果父亲不敢追击,我自带亲卫追击便是,看我如何斩敌将于马下!”

随后孙策猛地夹了一下马腹,那马吃痛,高亢地嘶鸣一声,载着孙策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祖茂见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自己的这个小主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急功近利,看到已经跑远的孙策,祖茂急忙领着五千兵马追了上去。

孙坚在后面看到孙策和祖茂越追越远,心中隐隐有股不安,他左思右想,总觉得哪里不对。

正当孙坚陷入沉思的时候,追袭大军的身后忽然传来阵阵马鸣,孙坚听到马鸣声后,大呼一声不好,急忙策马回奔,因为他在追击黄忠的时候,留下了受伤的黄忠和三千江东兵马守营,如今后面传来阵阵马鸣,看来是大营出事了。

孙坚勒马回奔了几百米后,迎上了一波兵马,孙坚一眼就看到了躺在马背上的黄盖,看来又是受了重伤,孙坚心中大急,立即策马上前询问:“公覆,发生何事了”

黄盖迷迷糊糊的听到孙坚的声音,抬起满是血污的脸,断断续续地说道:“启禀主公,当你们追击敌军不久,又有一股敌将前来劫营,某拼死力战也不能保全大营,三千军卒如今只剩下这一百来人,某愧对主公的大恩!”

黄盖说完,立即喷出了一口血污倒在了马背上。

孙坚大惊,急忙去探黄盖的鼻息,感觉到黄盖呼吸均匀,孙坚呼出了一口气,还好只是陷入昏迷,孙坚立即令人给黄盖包扎伤口,目光看到黄盖背上流着鲜血的刀伤,孙坚虎目尽裂,久久不能言语。

“主公,如果大营出事,这溃敌必然是假的,小主和大荣已经追了出去,这该如何是好!”

“轰!”的一声响。

程普的话就像一个炸雷在孙坚的脑中轰然炸开,顿时使得孙坚脑袋一片空白。

看到摇摇欲坠的孙坚,程普急忙上前扶住孙坚。

孙坚渐渐地稳住身形,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大刀指向孙策和祖茂追袭的方向大喝:“兄弟们,给我追上去,遇到敌军就给我乱刀砍杀,不必留情。”

孙坚一说完,立即提刀纵马追了上去,程普叫人好生照顾好黄盖,随后也领着一波兵马紧随其后,因为他知道大势已去,如今只能祈祷孙策和祖茂无事才好。

“敌将休走!敢不敢和我决一死战。”

看到近在咫尺的黄忠,孙策老是追赶不上,心中恼怒之下不禁开口讥讽。

看着敌将如狂风一般席卷而来,一个什长模样的军卒吆喝一声,提着手中的大刀,指挥士卒拦截孙策。

孙策一马当先,舞着手中的长枪直刺最前面什长的咽喉,什长慌忙挥刀迎接,一声脆响,什长手中的大刀拿捏不稳,被孙策挑在了地上,长枪于势未衰,带着风声刺穿了什长的咽喉。

“挡我者死!”

孙策连声呼喝,手中的长枪挑刺扎点,连挑数名士卒,令那些没有武器的西凉军心惊胆寒,求生的潜意识使得他们连连后退。

祖茂也被孙策的豪气所感染,手中的双刀舞得如风车模样,顿时搅起一阵血雨腥风。

杀散了挡路的军卒,孙策又挺枪纵马,拼命追赶。

孙策追袭正急,到了一处山谷,黄忠忽然拨马而回,大笑道:“黄毛小儿,中吾之计也,速速下马受降。”

随着黄忠一声大笑,山谷两旁鼓声隆隆,宋宪、魏续率领五千并州军从两侧绕出,断了江东军的后方的退路,魏延、侯成领着五千军向黄忠靠拢断了江东军的前路,随着黄忠一声令下,两支大军将江东军死死的围住厮杀。

一时之间杀得江东军哀鸿遍野,血流成河,惨叫声、哀嚎声此起彼伏,就好像一片人间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