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92章 命丧陈兵谷

第九十二章 命丧陈兵谷

惊雷,闪电,地动山摇,触目惊心。

昏沉沉的苍穹下,大雨滂沱,草木在狂风中身不由己的摇曳着。

虎牢关外,陈兵谷内,随着黄忠一声令下,埋伏于四周的并州军迅速地窜了出来,吆喝着将江东军围住厮杀。

孙策早已经扔掉了手中的长枪,此时正持刀奋力地对着围过来的并州军一顿乱砍乱劈,看着已经完完全全被黑压压的人群包围,孙策仍然像困兽一样疯狂的搏杀,他衣甲不整,威风不在,身上鲜血淋漓,大吼一声掣刀乱挥立杀数人。

敌人死了一个人,又有另一个填上,孙策不知道他斩杀了多少敌军,可是还未冲去分毫。

看着周围的江东军一个一个的倒下,孙策目眦尽裂,他悔,他恨,他要是听祖茂的劝告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不田地。

孙策悲愤地大喊:“江东儿郎们,由于我的失误而导致大家被围,我已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孙策说完,立即将血红的大刀横于咽喉处想要自刎,祖茂见后,奋力砍翻了一个敌军什长,迅速地跑到孙策身边夺过他的大刀:“少主,如今我们还剩下一千士卒,你得带领他们冲杀出去,这是你的责任,如果你自行了断,那才是真的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看到祖茂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孙策眼里噙满了泪水:“伯父,我对不起父亲,对不起死去的江东儿郎。”

祖茂又将手中的钢刀交到孙策手上:“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某愿意拼死保护少主突出重围!”

“我们愿意拼死保护少主突出重围!”

剩下的一千多江东军齐声大喝,颇有壮士断腕的意思。

孙策目光凛凛地扫过剩下的一千江东军,从他们眼中,他看到了不屈、看到了烈火、看到了战斗的意志。

终于,孙策扬起了手中的大刀指着并州军大喝:“儿郎们,随我冲出去,杀!”

孙策说完,率先操刀冲入敌阵,瞬间就连劈带砍数人,身后的江东士卒见后,士气顿时大振,纷纷怒喝一声,挥刀冲入敌阵,瞬间就使得这块土地变成了修罗屠场,人间炼狱。

滴血的夜,遍地都是残缺不齐的尸体,哀嚎声、呼喝声回荡在整个山谷之内,汇成了一曲悲壮的挽歌。

暴雨还在倾泻而下,瓢泼的雨似乎想要洗净这片土地上的血渍,积水几乎要把满地的尸体给浮起来,殷紅的鲜血瞬间就变成了汪洋血海,怒号的狂风似乎是那些死去的冤魂在哭泣呜咽,闻者无不心惊胆战,毛骨悚然。

孙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目光看着周边寥寥无几的江东士卒,心中悲痛万分。

“为何援军迟迟未到,为何?”

孙策将卷了刃的钢刀丢在地上,双腿跪倒在地,含泪仰天咆哮了一声。

六千江东儿郎,除了站着的一百来人,其余的皆埋骨于此,孙策的大手疯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看着就像疯了一样。

祖茂丢掉手中的双刀,在地上捡起一杆长枪走到孙策的身边,看着跪倒在地的孙策,祖茂满眼都是疼惜,算起来,孙策还是他们四个老将从小看到大的,就像他们的孩子一样。

祖茂摸了摸孙策的头,随后下滑到孙坚的脖子处,忽然猛的一发力,一记手刀劈在了孙策的肩颈处,孙策只感觉双眼一黑,软软地倒在了血雨之中。

祖茂随后指着剩下的百人喝道:“兄弟们,冲出去已经没有希望了,如今少主已经失去了斗志,现在大家就听我号令,我们将少主围成一圈,就算战死到最后一刻,也要保护少主的安慰!”

“诺!”

一百江东子弟纷纷沉声应诺,纷纷握紧手中的刀枪将孙策围成了一圈。

魏延拨开人群,看到满身伤痕的祖茂依然持枪而立,心中还是很钦佩。

“将军若降,可保孙策与这百余江东子弟的性命!”

祖茂听后,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逆贼,某只恨苍天助贼不助我,想要我投降,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魏延叹了一口气,朝着祖茂鞠了一躬,随后猛喝一声舞刀朝着祖茂头颅斩去,祖茂奋力挥枪去挡。

本来祖茂就不是魏延的对手,加之刚刚的大战使得他精疲力竭,魏延一刀斩下,将祖茂手中的长枪劈成两段,而余势未消的刀锋也划向了祖茂的咽喉。

祖茂直感觉咽喉一凉,脖颈里顿时嗖嗖进风,魏延奋力一挑,祖茂只感觉天旋地转,眼里最后的场景看到了自己的无头尸体轰然倒塌。

“大荣!”

赶来驰援的孙坚和程普恰好看到这一幕,同时悲痛的大喊。

“贼将,还我将士命来!”

看着满地都是江东军的尸体,还有刚刚阵亡的祖茂,孙坚再也把持不住心中的怒火,挥着古锭刀直取魏延。

侯成看到魏延不在马上,怕他吃亏,立即纵马舞刀前来拦截孙坚。

魏延大叫:“将军快退,你不是他的对手!”

魏延在大喝的同时也奔向侯成,想要拽他下马,但是却为时已晚,只见孙坚大喝一声,古锭刀朝侯拦腰成斩来。

侯成听到魏延的大喝的时候,已经有了退意,但是看到孙坚大刀袭来,侯成大惊失色,急忙扭腰躲避,但却因为战马向前冲得太急,在加之心中已有退意,措不及防之下被孙坚斩为两段。

而魏延拽下来的只有侯成的上半身,他下半身仍跨在马背上。

“文长……”

侯成嘴吐出血沫,上身挂着的心肝脾肺肠全部哗啦啦掉在了一摊。

“将军!”魏延双眼流出眼泪,哽咽的回答。

“告诉……主公,我…不能和他一起征战沙场了!”

侯成一说完,头颅便无力的垂下,他的下身仍在流着潮涌般的鲜血。

“将军!将军”

魏延咆哮的嘶喊,因为他看得出侯成是怕他吃亏而去拦截孙坚,所以侯成的死有一半是他的原因。

孙坚斩了敌将,看到提着尸首沉浸在悲痛的魏延,想要策马前去斩他,身边的程普急忙拦下:“主公快护着小主退吧,迟了就来不及了”

孙坚朝着四周看去,只见无数的并州军朝这边围了上来,孙坚立即将孙策绑在自己的背上,然后抢了祖茂的尸首朝着青石勾奔去,出了青石沟就是宽广的官道,沿着官道直走就可以到达联军大营,孙坚回头看着满地的尸体,眼里迸发出仇恨的光芒:“袁术,吕布,董卓,我此生于你们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