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93章 青石沟囚虎

第九十三章 青石沟囚虎

瓢泼大雨倾泻而下,又是一声雷鸣,闪电的流光洒了一地,几乎把夜幕中的山涧映照得清清楚楚。

吕布持戟立于青石沟的山顶,目光如电的盯着谷口。

须臾之后,吕布转身看着身旁的贾诩询问:“孙坚真如先生所说会从这里败退?”

贾诩目光阴冷的盯着谷口,听到吕布问起,捋了捋已经湿润的长髯笑道:“如果江东大营和陈兵谷得手的话,孙坚必定会引败兵从这里经过,因为经过我几日的观察,这青石沟是通往官道的必经之路,否则孙坚必须绕回江东大营才行。”

恰这这个时候,有一个斥候朝着吕布跑来。来到吕布身前,斥候立即单膝跪地道:“启禀主公,江东大营和陈兵谷均以得手,此时孙坚领着残兵正往此处赶来。”

吕布听后,锁着的眉头终于解开,转身对着贾诩拜了拜:“先生真乃神人也,所设的计谋环环相扣,仿佛能预知敌人的动向一般,奉先深感佩服!”

贾诩连忙摆摆手,谦虚的笑了笑。

吕布的目光又回到斥候的身上,看到斥候一副欲言欲止模样,吕布眯着眼睛询问:“出了什么事?”

因为看到斥候的样子,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

“主公,侯成将军战死了。”

那斥候沉吟良久之后,终于将侯成的死讯报告给了吕布。

“你说什么?发生何事了,侯成将军为何战死,给我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若有半句需要,某定不轻饶!”

侯成死了,他一点也不相信,因为他知道孙坚的利害,为了避免侯成他们这些武艺一般的武将对上孙坚,吕布这才让他们率领伏兵伏击孙坚,不比亲自出战,可是看斥候的样子又不像说谎,当下不禁大声喝问。

“诺!”

那斥候应诺一声,随后将魏延斩了祖茂,孙坚骑马想要为祖茂报仇,侯成又是如何替魏延挡住孙坚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吕布听后,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侯成啊侯成,魏延的武艺丝毫不弱于孙坚,纵然孙坚在马上,魏延在马下,他想要保住性命乃是轻而易举的事,你为何要去帮他挡住孙坚,白白浪费掉自己的性命!”

重生以来,吕布曾经在心中问过自己无数次,自己恨不恨侯成他们,最后是不恨,侯成他们最后的反叛并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对自己已经失去了希望,是自己亲手造成了他们的反叛。

如今听到侯成身亡,吕布心中异常的悲痛,曾经的八健将还未凑齐就已经死去了两个,难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难道自己的重生已经悄悄的改变了历史走向?

吕布想不明白,因为这个问题已经萦绕他许久了,但是他始终找不到答案。

“呼!”

吕布呼出了一口气,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方天画戟,目光凛冽的盯着山谷下令:“幼平,叫公弈他们做好准备!”

“诺!”

吕布身后的周泰应诺了一声,随后朝着蒋钦的藏身之处而去。

感受到吕布的心情,贾诩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死者不可复生,而生者仍需肩负大业!”

“多谢先生教诲!”

吕布立即朝着贾诩拜了拜。

恰在这个时候,谷口处传来阵阵马鸣声。

“来了!”贾诩捋着胡须,目光阴冷的看着谷口的方向。

吕布看到孙坚领着残存的五千江东军进谷,双手紧紧握住方天画戟,静待江东军进入包围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江东军终于彻底落入了伏击范围,吕布立即挥动方天画戟,号令伏兵推动巨石挡住谷口。

“轰隆隆!轰隆隆!”

数十块巨石蓦然间从山顶滚落,带着震天裂地之势,将青石沟谷口堵住,紧接着,又是连番炮响,无数的箭镞带着刺耳的破空之声,伴随着倾盆的大雨急速掩盖于山谷之中。

“咻咻~!”的声音此起彼伏。

成千上万的箭镞如狂风骤雨般卷向了江东军,江东军反应不及,一时间被射得人仰马翻,乱作一团,一轮箭雨过后,就有成百上千的江东军埋骨于此。

孙坚看着一个接一个倒下身亡的江东儿郎,双目赤红,面容不时**,舞着古锭刀连连扫开数波飞来的箭镞,然后对着山顶之上的厉声咆哮:“吕布,你给我出来,出来和我决一死战。”

吕布听到孙坚的呐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吕布小儿,尽使奸计,敢不敢和我决一死战!”

一声不甘的怒吼又从谷底传来,吕布听在耳里,只是眉毛一挑,随后淡淡地说道:“继续放箭!”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第二波箭雨又倾盆而下,密密麻麻的箭镞犹如乌云一样盖向谷下的江东军,无情的箭矢看起来毛骨悚然,士卒的哀嚎听起来胆战心惊。

天阴雨湿声啾啾,新鬼烦冤旧鬼哭。

看到身边的士卒成片成片的倒地而亡,孙坚握刀的手无力的垂下,自己带来的两万江东军如今所剩无几,他已经没有脸面回江东去,可是他又不甘心,自己仗义救国却造小人算计,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向袁术讨个公道,来祭奠这两万将士的英魂。

孙坚翻身下马,对着山顶上的吕布艰难的大声吐出:“某降!,某愿降!”

吕布听到孙坚愿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孙坚勇烈,有江东猛虎之称,吕布不用脑子想也知道孙坚为什么投降,这不是他最希望看到吗?

气势吕布也没有将孙坚除掉的打算,他想放孙坚回去,让孙坚去找袁术、袁绍的麻烦,让关东诸侯内部产生裂痕,使得自己好逐个击破。

孙坚的投降,吕布的计划也成功了一小半,但是他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因为这个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今日大战,虽然江东军损失殆尽,但也损失了自己一千并州军,这一千并州军可不比那些西凉军,个个都是征战十数年的老兵。

“停止放箭,下谷受降!”

吕布大手一挥,喝令士卒停止放箭,随后翻身上马,领着众人直奔谷口而去。

ps:晚安,各位,可以求票票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