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13章 曹洪之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曹洪之殇

?ps:书友们,书名改了,不叫《汉末军枭》了,改成了《三国之吕布传奇》,希望大家还继续支持我,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静静在此鞠躬了。

夏侯惇一刀将蒋钦斩于马下,随后挺矛纵马,想要去枭下蒋钦的首级,可是还未等夏侯惇近身,天地间豁然出现一片戟林,夏侯惇大惊失色之下,急忙勒马提绺,手中的长矛奋力狂扫,将挡在面前的长戟一一荡开。趁着这个空隙,蒋钦的亲卫迅速将他的尸体抢回阵中,等战斗结束之后,再取一抔黄土掩埋,随着蒋钦身死,而他所主的天覆阵也随之阵门大开。

既然枭首无望,夏侯惇也不执着,见到阵门大开,扬矛大喝一声:“敌阵已破,随某杀出!”

大喝完毕,夏侯惇挺矛纵马,率先杀出敌阵,他率领的联军士兵见后,也纷纷涌向天覆阵的阵口,可是还没等到他们踏出阵口半步,阵口的盾兵迅速集结成一面坚不可摧的盾墙,将联军的士兵围在了阵内,随后阵内的并州军如潮涌般一拥而上,乱刀将阵内的联军士兵砍得面目全非,血骨痕痕。

无论夏侯惇如何奋力的劈杀,也没能将盾阵打开一丝豁口,夏侯惇无奈,只能弃了联军士兵,独自在阵内来回奔驰,看来是想要搜寻夏侯渊,只是这旌旗茫茫,大阵变换无穷,不知那个阵口才是夏侯渊的。

开门,蛇幡阵

甘宁一边百无聊赖的用短刀削着指甲,一边目光凛冽的看着在阵内冲杀的敌将,伸了一个懒腰之后,甘宁将短刀插回腰间,随后将鞍上的大刀取来,在手中掂量了一会,随后目光一凛,提绺飞纵战马,直取阵中拼杀的敌将。

“敌将受死!”

两马相近,甘宁将长刀在腰间环了一圈,随后至下而上,对着敌将的胸口就是一刀,

曹洪至从进阵的那一刻起,就没发现有敌将来拦截,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提刀纵马就是一顿乱砍乱劈,片刻间就将数名并州军斩于马下,曹洪大笑一声爽快,手中的朴刀舞得更加的虎虎生威,马蹄之处,立即搅起一股腥风血雨。

而跟随他的那些联军士卒就没有那个好运了,如蝗似雨的箭镞,漫天雪光的刀剑,密集如林的长枪,纷纷朝着他们身上招呼,顷刻之间,就将曹洪带来的五千兵马绞杀了一半。曹洪无奈,只有勒马归阵,犹如领头羊一样,带着联军士卒冲杀。

正当曹洪左劈右砍,杀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前方忽然传来一声冲天的爆喝,曹洪闻声凛然,目光狠狠地盯着敌将怒骂:“某乃奋威将军曹操帐下大将曹洪,来将通名,某的大刀从来不斩无名之辈!”

甘宁一边催马,一边讥讽道:“村野匹夫,敢配知某姓名!”

好家伙,竟然说我是村野匹夫,曹洪不禁勃然大怒,当下大喝一声,舞着手中的大刀,飞纵**的战马,叫骂着直取甘宁。

两马相近,甘宁将长刀在腰间环了一圈,随即挥出势大力浑一刀,奔着曹洪的肩膀就是一顿乱劈。

“开!”

曹洪手中的朴刀横扫,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更生生的磕向甘宁的大刀。

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之声,曹洪只感觉虎口一阵发麻,方才知道眼前的这个敌将并非常人,而甘宁握刀的手也是震得十指一松,同样在心底喝一声:“好力气!”

当下曹洪变得小心翼翼,手中的朴刀上下挥舞,劈砍刺戳,专门挑甘宁的要害之处招呼,甘宁同样收起了轻视之心,手中的大刀挥舞开来,隔拦阻架,大开大合,沉着冷静的与曹洪厮杀在一起。

两人刀来刀往,酣战了五六十回合,胜负难分。

而他们手下各自的部卒也没有闲着,都在疯狂的砍杀对方,顿时阵内一片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并州军因为有盾阵保护,伤亡不是很大,而联军士兵除了身上穿有牛皮铠,身上再也没有其他防御装备,片刻间就被杀得越来越少,死伤不下三千之众。

甘宁见一时拿不下敌将,当下挥刀奋力的荡开曹洪的朴刀,随后提绺策马而立,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的曹洪,甘宁嘿嘿一笑:“陆战我还从来没有用过双戟对敌,你是第一个,不知道这是你的幸运,还是悲哀!”

每逢大战,甘宁都会随身配有三种武器,陆战用刀,水战用戟,攻城用铁链,如今看到一时半会拿不下曹洪,甘宁将大刀挂在鞍上,随后从背上取出双戟,舞动短戟,随意地划出一条诡异的弧度,甘宁单戟向前一点:“听好了,巴郡甘宁,别到时候死在谁的手里都不知道。!”

曹洪冷哼一声,手中的朴刀指着甘宁破口大骂:“贼将,安知死的不是你!”

冷冷的看着甘宁,曹洪虽然脸上表现出不以为然,但是心中却加倍了小心。

甘宁嘿嘿一笑,随即策马而出,伴随着几声清脆的铃铛响,甘宁舞动着双戟,飞纵战马,直取曹洪。

“来得好!”曹洪懵哼一声,双手死死的握住刀柄,奔着甘宁的脑袋一刀斩了。

甘宁侧身躲过,然后短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曹洪的咽喉,甘宁力大戟快,挥出的短戟犹如白蛇吐信,势如雷霆。

曹洪惊怒,立即横刀拦截。

“叮!”的一声。

甘宁的戟刃刺在了曹洪的朴刀上,立即擦出一丝肉眼可见的火花,甘宁冷眉倒竖,立即挥出左手的短戟,直奔曹洪的胸脯而出,曹洪大惊失色,如果自己不去阻挡甘宁的这一戟,自己必定会被刺一个透心凉,如果自己去阻拦甘宁的这一戟,那自己的咽喉瞬间会被刺出一个血窟窿,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曹洪奋力的荡开甘宁的断戟,扭身抽出腰间的佩刀,拦腰斩向甘宁,甘宁无奈,当下立即变攻为守,挥戟磕开曹洪的佩刀。

此时曹洪早就吓得脊背发凉,刚刚要不是自己眼疾手快,恐怕此时早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只是容不得他分身,甘宁犹如追魂无常一般扑了上来,“唰!”的一声,短戟带着寒光扑面而来。

曹洪急忙挥刀格挡,却不料这是甘宁的虚晃一戟,吃了这一晃,顿时将半截身子完全暴露在了甘宁的左手戟上,空当打开!

“吃我一戟!”

甘宁一边低吼,左手短戟以雷霆万钧之势刺出,待曹洪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躲闪不及,只听见“噗嗤!”一声,短戟瞬间就没入了曹洪的胸脯,胸口受伤,曹洪立即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甘宁冷冷一笑,随后猿臂舒缓,一把将曹洪揽了过来,右手的短戟奔着曹洪的咽喉狠狠地刺了下去,又是一声“噗嗤”,短戟深深地刺入曹洪的咽喉,曹洪双眼立即一瞪,口中连续发出“咳,咳”的声音,随后他的瞳孔逐渐变得涣散,磹口一连喷出几口猩红的鲜血后,他头颅慢慢的垂了下去。

甘宁冷漠的揽着曹洪的尸体,短戟慢慢的在曹洪的脖子处环了一圈,随后甘宁奋力一扯,曹洪的头颅立即于他的身体分离开来,丢掉曹洪的尸体,甘宁举起手中的头颅大喝一声:“主将已死,何不早降!”

余下的一千多联军士卒惊恐的看着甘宁手上血淋淋的人头,顿时惶惶不安,士气全无,须臾之后纷纷将手中的刀枪扔在地上,跪地乞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