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14章 突围!

第一百一十四章 突围!

readx;

就在甘宁斩曹洪于马下的同时,张绣也于鸟翔阵中枪挑武安国、周泰于地载阵中一刀将穆顺斩为两段,只有风扬阵中的成廉不敌夏侯渊,让夏侯渊带着一小半的人马冲出了风扬阵,至此,除了关羽、张飞、赵云、夏侯渊、夏侯惇破阵而出,其余的将领皆被困死阵中,而他们所带的兵马也随其葬身大阵,而破阵而出的五人也在阵中的某一处相遇。

战鼓铿锵,旌旗招飏。

看着一望无际的旗海以及耳边传来震耳欲聋鼓声,关羽提刀纵马,凤目微睁,目光扫了一眼满脸血污的众人,开口说道:“看来,除了我等,余下的将军士卒都已经葬身在这大阵之中。”

众人闻言,皆低头沉默不语,特别是夏侯惇和夏侯渊,如果真如关羽所说,估计曹洪此时已经阵亡了,夏侯渊痛苦的看了夏侯惇一眼:“元让,子廉他……”

夏侯惇闻后,摇头叹了一口气:“此事回去在议,现在最重要的我们如何才能杀出这个大阵!”

众人闻夏侯惇所言,都纷纷的点点头,表示赞同。

赵云使劲的勒了勒腰间的蛮狮带,面色瞬间变得异常惨白,张飞眼尖,看到赵云满脸布满豆大的汗珠,立即拍马上前询问:“子龙,你受伤了?”

赵云摇摇头,强露出一丝微笑:“小伤,无碍,那黄忠也不愧为吕布帐下的第一悍将,我使出师傅交给我的绝技才将其击伤,但也被他一刀砍在了腰部!”

赵云刚说完,众人就将目光投向他的腰间,果不其然,只见赵云腰部的两铛铠处有一道豁大的伤口,此时正流出潺潺的鲜血。

张飞浓眉倒竖,如果赵云的伤口不能及时得到医治,恐怕会有性命之危,虽然他们只相处了一个多月,但是对于赵云的人品与武艺,张飞和关羽都颇为钦佩,见到赵云受伤,张飞不禁勃然大怒,环顾四周,高声大喝:“诸位将军,如今大阵变幻无常,又有旌旗盖天,鼓声刺耳,此时我等已迷失阵中,早已寻不见那鸟蛋的景门,我们何不合兵一处,专攻一门,然后杀将出去,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此刻,我们五人兵马合为一处也不过五千之众,而这大阵内至少有四万敌军,冲出去的希望微乎其微!”

夏侯惇闻言,摇头无奈的叹息。

张飞圆睁环眼,倒竖虎须,挺丈八蛇矛,飞马大叫:“今日如果不奋力杀出,我等必定葬身于此,既然诸位将军不愿杀出去,那俺张飞自己冲杀便是,总比在此等死强!”

怒喝完毕,张飞懵哼一声,挺矛纵马,杀奔正前方的阵口,守阵门的并州军见后,纷纷将手中的长枪长戟对着张飞乱搠一通,张飞环眼怒睁,大喝一声:“开!”

只见张飞手中的蛇矛舞得跟风车一样,卯足了力向前狂扫,只听见一串串“框框朗朗”的声音,张飞手中的蛇矛将挡在他前面的一片枪林戟林狂飙扫断,看到张飞大显神威,杀得己方士卒连连回退,一名校尉勃然大怒,立即挺枪纵马来战张飞。

“贼将受死!”

校尉看到张飞毫无防备,心中一喜,当下大喝一声,举枪朝着张飞的后心就是一枪,校尉眼见就要一枪将对方刺于马下,心中不由得暗自窃喜,只是枪尖还没有刺道对方,却只觉得咽喉一阵剧痛,喉咙里嘶嘶进风,原来是被张飞后发先至,一矛搠透喉咙,硬生生的从马上挑了下来。

关羽见到自己的三弟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当下凤目微睁,怒喝一声,舞刀纵马,杀奔而来,目光凛冽的看着挡在面前的盾兵,关羽身体微微向前一倾,然后一招“横扫千军”,一刀将挡在鞍前的一排盾兵砍翻在地。

“二位将军,子龙来也!”

看到关羽张飞打杀四方,赵云胸阔万丈,立即挺枪纵马,前去助战,只见赵云手中的龙胆银枪连扎带刺,一连挑杀数人于马下,赵云大笑一声爽快,手中的长枪舞得更加的犀利,所到之处,尽皆披靡。

“元让,我们也和他们杀出去吧,总比坐以待毙的强!”

看到三人在敌军中左突右刺,如若无人之境,夏侯渊握紧手中的朴刀,立即上前提议。

“某正有此意!”

夏侯惇懵哼一声,随后扬起手中的长矛大喝:“兄弟们,随着三位将军一起杀出去!”

大喝完毕,夏侯惇挺枪纵马,冲入敌阵,夏侯渊见后,也立即拍马舞刀,紧随其后。

联军士兵见到本方的将军凶猛无常,顿时士气大振,当下纷纷怒喝一声,操着手中的刀枪杀入敌阵,顷刻之间,两股军队就撞成一团,刀枪斧镬也不停的招呼着对方,前面的人倒下,后面的人又补上,倒下的尸体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决,战士哀嚎声、喊杀声,立即拔地而起,冲上云霄,与鼓声夹杂在一起,立即汇聚成一曲战地悲歌。

甘宁刚刚斩杀曹洪,就听见后面的阵口大乱,当下眉头一皱,立即将曹洪的头颅悬在鞍上,拍马来到后方,朝着一名校尉询问道:“怎么回事?”

那名校尉是甘宁的老部下,一直跟随甘宁征战多年,见到甘宁前来,立即拱手禀报:“启禀将军,有五员敌将领着五千残兵此时正在冲击阵口,妄图从这里冲出大阵。

甘宁闻言,冷冷一笑,自己的阵中布满了铁蒺藜和长枪,如果敌将想从这里突围,简直是找死,伸手再一次从背上取下短戟,甘宁眼神一凛:”放他们进来!”

“诺!”

那校尉应了一声,立即拍马前去传达甘宁的命令。

回首扫了一眼后面的降卒,甘宁森然喝道:“杀了,一个不留!”

随着甘宁一声令下,阵内的并州军一拥而上,乱刀将投降的联军士兵劈成肉泥,看着满地血肉模糊的联军尸体,甘宁拍了拍手中的双戟,喃喃自语道:“本来你们可以活命的,怪只怪你们的人想要从这里突围!”

看到阵内没有活着的联军士兵,甘宁这才将目光投向后面的战场,只见后面的阵门已经在甘宁的授意下已经打开,此时联军的士兵在五员的敌将的带领下涌入了阵中。就在最后一名联军的士兵步入大阵的时候,阵口处的盾兵立即将阵口封住,就好像犹如一堵无比厚实的高墙,风雨难透。

联军刚刚进入蛇幡阵,左右两旁的并州盾兵立即踏着整齐的步伐向前靠拢,将前进的道路压缩成一条狭窄的小路,不用等甘宁下令,隐藏在盾兵后面的并州军撒铁蒺藜的撒铁蒺藜,用绳子套人的套人,自觉地对着联军士兵展开攻击。而枪兵也没有闲着,对着阵中的联军士兵一通乱刺乱扎,由于是近距离杀戮,一些联军士兵被捅得面目全非,皮翻肉绽。顷刻之间,倒下的人数不下二千之众。

看着敌军越来越多,而本方的人马越来越少,关羽等人的心中产生了一股悲凉,密密麻麻的敌军,成片成片的戟林,还有本方士兵绝望的脸庞,这一幕幕的场景,不停的在众人的脑海中旋转。

“大业未成,怎可先死,给我破!”

关羽手捋二尺长髯,一记斜劈,立即将拦在前面的并州军拦腰斩断,忽然肋下传来一股疼痛,原来一名并州士卒见到关羽空当大开,立即挥枪,一枪攒入了关羽的肋下,关羽冷哼一声,一把拽住枪头,猛地向是一挑,还没等那名士兵回过神来,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恐惧的看着下身的刀口,那名并州士兵惊恐的大喊一声,随后便被关羽一刀斩为两段。立即洒下一片血雨。余下的并州军见到关羽大发神威,纷纷恐惧的看着眼前这个犹如神人一般的敌将。

公孙瓒双眼如炬的盯着整个战场,可是等了许久也没见敌军变阵,反观大阵之中,本方的旌旗越来越少,而敌军的旌旗遮蔽长空,正当不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只见蛇幡阵中出出了“赵”“关”“张”“夏侯”的旗号。

公孙瓒目光一凛,顿时就知道出现了变故,而赵云他们此时正在从蛇幡阵突围,公孙瓒立即扬起手中的大槊:“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天可见,白马为证!白马义从,随某冲锋”

大喝完毕,公孙瓒挺槊拍马,亲自率领着白马义从冲锋,而他们的目标,正是甘宁所主的蛇幡阵。

ps:他们说新改的书名像白开水,我也觉得,此时心中也大感后悔,但是又不想麻烦编辑了,改来改去,编辑会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