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16章 吕布搦战

第一百一十六章 吕布搦战

夜色阑珊,新月如勾。

三月的季节鸟语花香,各色娇艳的花朵竞相绽放,芳香扑鼻,沁人心脾,可是,这一切蒋钦再也看不到了。

说起来吕布与蒋钦不是很熟悉,自从他与周泰一起归降之后便一直呆在营中,也没有机会参加一次像样的大战,也未能斩将立功,蒋钦也还没来得及实现封侯拜将,庇荫子孙的愿望,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可惜了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可惜了一个身躯凛凛的悍将。

吕布昂首站立在大帐之中,两旁文臣武将肃然而立,沉吟良久,吕布转首询问周泰:“幼平,公弈家中还有何人?”

周泰闻言,迈步出列,对着吕布拱手参拜:“除了妻儿,别无他人!”

吕布点了点头,没有立即答话,只见他大步走到帅案旁,然后从帅案上拾起一件竹简递给周泰:“这是我给公弈讨的封号,董卓也不吝啬,追封公弈为折冲中郎将,追授陵阳亭侯,由其子继任,世袭三代。并且追赠谥号为“鄂””

周泰抿了抿嘴唇,泪眼婆娑地捧着吕布递过来的竹简,对着吕布单膝跪地叩拜:“多谢主公!”

吕布急忙扶起周泰,朗声说道:“公弈虽然死了,但是他的妻儿还在,某作为公弈的主公,定当替他照顾好妻儿,等我们安定好之后,你就去陵阳将他的妻儿接来,某要亲自教他儿子武艺,让他的子嗣来完成他未完成的大业!”

“诺!”

周泰手捧竹简,目光坚定的看着吕布,高声应诺一声。

吕布拍了拍周泰的肩膀,自顾的长叹了一声,吕布知道有战争就会有死亡,但对于这些为自己抛头颅,洒热血而献出生命的人,自己必须给予足够的尊重与封赏,不仅仅为了回报蒋钦,更是为了让活着的将士看到我吕布的态度--你为我马革裹还尸,我还你子嗣一生荣华。

果然如吕布所料,当吕布安排好这一切后,大帐内的文臣武将纷纷拱手作揖:“主公英明!”,看向吕布的目光里也充满了狂热与忠贞。

吕布大手微微像上一扬,凛然的看着帐内的文臣武将大声说道:“明日,某将亲自前去联军大营挑战,谁愿相随!”

“末将愿往!”“末将愿望!”“某愿相随!”

吕布话音刚落,帐内顿时响起一片附和之声,吕布咧嘴一笑,他的帐内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少猛将悍卒。

“好!”吕布一辉大氅,看着群情激奋的众将大声喝道:“黄忠、张辽、甘宁、徐晃、成廉、周泰、魏越何在?”

被吕布点名的并州将领立即精神一震,纷纷迈出阵列,对着吕布拱手应喝:“末将在此!”

“明日你们与我一起出关挑战!”

“诺!”

“高顺、张绣、魏续、宋宪何在?”

魏续和宋宪本以为这次依然没有他们什么事,正在哪里失落的时候,忽然听见吕布在叫他们的名字,当下面色一喜,立即迈步踏出阵列:“末将在!”

吕布看到了魏续和宋宪脸上的那丝落寞,当下大步走到他们面前,看着两人笑道:“今夜丑时,你们两各领二千兵马在虎牢关外等候,我有重要的事需要你们和伯平去做!”

两人闻后,立即兴奋的应了一声。

吕布点点头,又将目光投在高顺身上,看着高顺黝黑的面孔,吕布欣慰一笑,他还是没让自己失望,此次大战,本方只伤亡了两千兵马,而联军却折损了数万兵马,这样的大胜,不管是前世今生,那是从来没有过的。吕布大步走到帅案旁,从帅案上又拾起一件竹简,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随后扔给高顺:“伯平,这是李儒给我情报,该如何做,应该不用我说了!”

接过竹简,高顺迅速摊开阅读,当看完里面的内容后,高顺立即对着吕布拱手正色道:“誓死不负所托!”

“好!”吕布悠然转身,冷眼扫了一眼文臣武将朗声说道:“尔等现在就去准备,明日便随我出城挑战!”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帐内的文武纷纷对着吕布拱手揖礼,随后便鱼贯而出。一时间,刚刚还热热闹闹的大帐,顿时变得异常冷清。吕布走出大帐,在夜色下来回踱步,心中思绪如潮。

对于蒋钦,自己已经是仁至义尽,在九泉之下他应该瞑目了,还有侯成,还有许许多多的并州将士,以后或许还有别人,也许是自己,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诫吕布,命运的轮回跟着自己的改变而改变,或许不用等到白门楼自己就会身死,或许自己能活得更久。

吕布深深吸了一口气,在心中沉吟:“为了蕊儿,为了玲琦,为了她,自己必须尽力的活下去,谁要是敢阻挡我活下去,我就杀谁,纵然是神鬼之流,某也不惧!”

“主公!”

亲卫阎立的声音突然在吕布的身后响起,将吕布的思绪打断,回首看着面色有点兴奋的阎立,吕布勃然大怒:“不是叫你在洛阳保护夫人吗?你来此做甚?”

阎立面色有点委屈,从怀里取出一封书信小心翼翼的递给吕布,委屈说道:“是主母非要我来的,而且还把一封书信交给我,让我亲手交给主公!”

接过书信,吕布麻利的拆开牛皮制作的书笺,摊开书信阅读起来,看完之后不由得喜笑颜开。阎立看到吕布露喜色,立即上前想要拍吕布的马屁,吕布立即冷眉倒竖,指着阎立大喝道:“你再从营内挑选一百校刀手,日日夜夜给某保护好蕊儿,若有差池,小心你项上人头!”

阎立无视吕布的怒火,嘿嘿一笑:“主公,什么事情这么开心,也让我也乐乐!”

吕布瞥了一眼阎立,将书笺递到他手中,抚摸着郁郁葱葱的胡茬子,忽然大笑开怀:“某家又要做爹了!”

怪不得这么开心,原来主母又怀了子嗣,阎立暗自嘀咕了一声,随后拱手祝贺道:“恭喜主公!”

吕布听到阎立的声音,这才从喜悦中回过神来,冷冷的看了一眼阎立,吕布抬腿就是一脚:“速在营中挑选一百校刀手,星夜赶回洛阳保护好主母!”

阎立眼疾手快,轻松的躲过了吕布的一脚,随后悲叹了一声,冲着吕布拱手揖礼告退。

看到一切都已经敲定,吕布也觉得一股倦意袭来,便回到阵内和衣入睡。梦中,他梦见了严蕊和吕玲琦,还梦见严蕊又给他生了一双儿女,儿子取名为吕云,女儿取名为吕雯。

清晨,联军大营。

曹操已经一宿没合眼了,不仅是因为戏志才昏迷未醒,更是因为曹洪的身死,曹洪作为曹操的从弟,从小与曹操一起长大,一起吵吵闹闹了三十多年,可是如今只剩下曹操一个人。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曹操思绪如潮,脑袋里一直回放着自己与曹洪生活的一幕幕,幼时一起下河捉虾捞鱼,一起上山猎鹿掏鸟窝。

就在曹操陷入回忆的时候,尖锐的号角此起彼伏,瞬间就撕破了朦胧的早晨,惊天动地的战鼓突然如巨雷一般拔地而起。鼓角齐名的巨响,立即惊得曹操坐直了身体,迅速的套上鞋子后,曹操掀帐而出。

“曼成,发生了何事?”

看到拍马而来的李典,曹操立即上前询问。

李典立即翻身下马,大步来到曹操的身边禀报:“主公,吕布率领三万铁骑从虎牢关上杀了下来,正在大营西面五里处,列阵叫骂!”

就在这时,夏侯惇、夏侯渊、曹仁、乐进也闻声赶了过来,听了李典所说,曹仁一脸的愤恨:“某正要去寻他,他却自己送上门来,今日某必定要为子廉报仇雪恨!”

曹洪的死,对曹仁的打击比曹操要更猛烈一些,因为曹洪是曹仁的亲弟弟,一个孝,一个廉,如今廉没了,就像断了曹仁一臂,如今听见仇人领兵前来搦战,曹仁破口大骂。

说着就像曹操请命:“大哥,请大哥下令出战,我要去给子廉报仇!”

“子孝将军稍安勿躁,并州军兵势强大,先派人探听一下袁绍那边作何打算,我们在做决定不迟!”曹仁身边的乐进听到曹仁请命出战,立即摇头安抚曹仁道。

稍微懂点军事的人都知道。吕布从虎牢关杀下来的可是三万并州狼骑,面对本方这些刚刚招募的游勇侠骑,那可是完全碾压一般的存在。如果靠着这些散兵游勇去与吕布的并州狼骑抗衡的话,估计对方只需要几个来回冲突几次,本方人马就要从这个世上烟消云散了。

曹仁只是被曹洪的死给冲昏了头脑,这里面的厉害他自然是知道的,听了乐进的话便不再言语,心中很是闷闷不乐。

哨骑还未动身,袁绍的亲卫就快马赶了过来,翻身下马跪倒在曹操面前:“参见曹将军,盟主已经决定迎战西凉军,故此想让曹将军出兵助战。”

听了袁绍亲卫的禀报,曹仁立马希冀的看着曹操:“大哥!”

“出战!”

曹操幽暗的眸子一闪,立即大喝一声,随后转身回到帐内披盔挂甲,余下的众人见后,也立即回到自己的营帐披盔挂甲,纵马提刀,大军集结完毕,曹操一马当下,随后大手一挥,领着一万兵卒杀出。

ps:今天鬼节,大家能原谅我只更一章么,家里好多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