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17章 吕布休走,燕人张翼德在此

第一百一十七章 吕布休走,燕人张翼德在此

骤雨初霁,旭日东升。

一场大雨过后,天地间又恢复了一片宁静,然而这片宁静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声尖锐的号角所撕破。

“呜呜呜~”

随着一声呜咽的号角,联军大营寨门大开,曹操在众人簇拥下,引领了一万人马出了营寨,会合了其他各路诸侯,满山遍野的向西进军,朝着并州军列阵的地方而去。

昨日输了一阵,关东军士气低迷,所以袁绍决定发动一场真正的大战,鼓舞一下军心。

辽原阔野,旌旗招飏。号角尖锐,战鼓隆隆。

十三路诸侯齐头并进,直踏得阔野草地,寸草不生。

位于联军中路者是袁绍的两万渤海军,由于战事吃紧,袁绍也不得不从渤海召文丑、颜良前来助战,整路中军,以颜良率领五千精锐骑兵突前,文丑,高览,韩猛等河北名将护卫在袁绍左右。

与袁绍人马毗接的是曹操率领的一万五千人,由夏侯渊、夏侯惇督率前军,曹仁、李典护卫在曹操左右,乐进统领后军,以雁行阵向虎牢关方向推进。

联军的左翼是韩馥的一万五千冀州兵团,由张郃率领的五千大戟士在前面开路,向里依次是鲍信的济北军、袁遗的山阳军、张超的广陵军、张邈的陈留军,兵力同样也是在一万到两万不等,整个左翼的兵力大约在五六万左右。

而联军的右翼是公孙瓒率领着本部二千白马义从在前,一万精锐步卒在后,刘张领着一千人夹杂在其中,护卫在联军的右翼,由于关羽和赵云昨日破阵受伤,并没有随军参战,而是被公孙瓒留在营中守卫营寨,看护粮草。

公孙瓒的幽州兵向里依次是孔融的北海军,张扬的上党军、刘岱的兖州军、陶谦的徐州军、桥瑁的东郡兵。兵力从一万到两万不等,整个右翼约有五六万人马。

十八镇诸侯,除了王匡战死,马腾在攻打长安,孙坚在荥阳驻防,袁术在封丘看护粮草,孔伷在筹集粮草器械外,其余诸侯,皆已到齐。

吕布挺戟纵马,看到敌军漫山遍野席卷而来,立即大喝一声:“列阵!待战!”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三万并州狼骑迅速列成方阵,严阵以待。

张辽在虎牢关上看到联军全力出击,遂翻身上马,领着一万并州狼骑和并州军的一干将领呐喊着杀下关来,为吕布掠阵,而西南、西北两个方向同时响起震耳欲聋马蹄声,却是张济、樊稠在董卓的授意下,各自领着一万西凉精锐前来助战。

虎牢关外,两军对垒,旌旗猎猎,大燾招飏。

吕布挺戟纵马,在两军阵前来回驰骋,感觉时间差不多后,吕布立即勒马提绺,目光睥睨的扫向联军的军阵,随后一挥长戟:“擂鼓!挑战!”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并州军的军阵处,募然一阵令人心跳漏半拍的激越鼓声响起,随即一阵兴奋的呼声从并州军的军阵拔地而出,一时间,虎牢关外鼓声大振,喊声大举,如催天塌地,岳撼山奔。众诸侯见后无不大惊失色。

并州阵前,吕布傲然而立,一人一马,如烈日骄阳,分外夺人眼目,只见他金冠束发,两束五彩斑斓的雉尾迎风招展,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双目开合如电,一身金光灿灿的的战甲,反射刺目的阳光,令人难以睁开双目,鞍后龙蛇宝弓,腰挂青锋宝剑,手中丈二长戟,再加上九尺开外的身躯,给人一种如泰山一般的压力,**赤兔宝驹,如同一团腾升的火焰,赤红夺目,提绺间四蹄高高跃起,似有腾空化龙之壮。远远望去,金甲赤驹,人如猛虎,马如蛟龙。尽管有数万大军阵列,但是诸侯们一眼就能看到他。

“这便是并州军的主帅吕布吗?果然不同凡响!”

“不错,果然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就是不知道武艺如何”

听到耳边嗡嗡的议论之声,袁绍不胜烦躁,扭头大喊一声:“谁敢出战吕布?”

陶谦左顾右盼,见到没人敢出战,立即纵马向前,对着袁绍拱手禀报道:“我有部将刘劦,三刀之内必斩吕布于马下!”

袁绍大喜,立即大喊了一声:“刘将军何在?”

“末将在此!”

随着一声雄壮的允诺,徐州军旌旗开出,一员悍将手持大刀纵马而出。

看着身躯凛凛的劦,袁绍扬手指着两百米开外的吕布大声问道:“你敢出战吕布否?”

那名叫刘劦的悍将立即扬起手中的朴刀喝道:“有何不敢,某早就想夺下吕布的赤兔马作为自己的坐骑了!”

袁绍闻后,大叫一声壮哉,随即叫刘劦出战吕布。

随着震耳欲聋的鼓声骤起,关东联军旌旗开出,刘劦立即舞刀拍马,直取吕布。

冷冷的看着飞纵而来敌将,吕布单手提绺,轻喝一声,赤兔马会意,高亢的嘶鸣一声,随即扬起四蹄,载着吕布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

两马相近,吕布双目开合,挺戟便刺,刘劦立即挥刀拦截,伴随着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刘劦的大刀拿捏不稳被震得脱手而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吕布再一次挥动方天画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向刘劦的咽喉,刘劦躲闪不及,被吕布一戟刺中咽喉,跌落下马鞍。

并州军看到自家的主公一合斩杀敌将,立即迸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反观联军则士气低迷,特别是陶谦,看到自己的部将只一合就被吕布刺于马下,脸瞬间就黑得跟黑无常一样。

袁绍冷冷的看了陶谦一眼,随后重重的哼了一声:“还说三刀斩吕布于马下,可惜连一刀都没来得及挥动,就被吕布刺于马下,真是不知所谓。”

陶谦自知理亏,面对袁绍的冷嘲热讽,低头沉默不语,如果此时地上有一道地缝,他恨不得立马钻进去,因为实在太丢人了。

公孙瓒看到无人出战,冷哼一声,立即挺槊拍马,杀将战场而来。

看到关东联军旌旗开出,公孙瓒舞槊而来,吕布浓眉紧锁,大声喝道:“伯圭,你我同属边关战将,曾经也并肩作战打过胡虏,你也知某的武艺,何故前来送死,你走吧,某不忍杀你,免得让某些人小人得志!”

公孙瓒摇了摇头:“白马为证,义之所从,各路诸侯一起共赴大义,某既然出战,岂有后退之理,奉先,你乃世之豪杰,怎能做那种助纣为虐的事,何不临阵倒戈,与众诸侯共同讨贼!”

吕布朗声大笑,方天画戟指着公孙瓒身后一排排的诸侯说道:“你身后的诸侯,除了一两个真心为大汉的,其余的人,那个不是打着大义的幌子招兵买马,暗自发展势力,既然伯圭不愿回去,今日就留下吧!”

吕布见到劝说无望,立即飞纵战马,直取阵中的公孙瓒。

公孙瓒冷眉一挑,立即舞槊拍马,迎了上去。

两马相交,公孙瓒怒喝一声,手中的大槊如同毒蛇出洞,朝着吕布的咽喉就是一枪。

“开!”

吕布手中长戟横扫,携带着万钧雷霆,硬生生的磕向公孙瓒的大槊。

只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之声,公孙瓒只感觉虎口一阵发麻,方才知道吕布的勇武不减当年,当下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专心招架吕布的攻势。

吕布力大戟快,每一戟刺出都犹如白蛇吐信,势如雷霆。战有六七回合,公孙瓒左支右拙,料敌不过,拨马边走。

吕布面色沉静如水,目光凛冽的看着败逃公孙瓒,立即飞纵战马,举戟望着公孙瓒的后心便刺。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联军大阵处迸出惊天怒喝:“忒那吕布休走,燕人张翼德在此!”

吕布终于长吁了一口气,这环眼贼终于不叫自己三姓家奴了,当下立即弃了公孙瓒,挺戟纵马,直取拍马而来的张飞。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ps:鬼节不是什么重要的节日,于是撇下客人为大家码字,看在这个份上,大家可以将推荐票给我么,静静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