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18章 河北群雄

第一百一十八章 河北群雄

东风劲吹,牙旗飘飘,旄尾蛇摇,气势雄张。

吕布冷视败逃而走的公孙瓒,立即纵马直追,举戟望着公孙瓒的后心便刺。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刘备身后的张飞圆睁环眼,倒竖虎须,挺矛纵马大喝一声:“忒那吕布休走,燕人张翼德在此!”

吕布吁了一口气,这环眼贼终于不叫自己三姓家奴了,当下立即弃了公孙瓒,挺戟纵马,直取拍马而来的张飞。

两马相近,张飞怒喝一声,手中的蛇矛如同白蛇吐信,奔着吕布的咽喉就是一矛。

吕布浓眉一挑,侧身躲过张飞的蛇矛,随后一勒马缰,手中的长戟拦腰扫向张飞的腰际。

张飞环眼怒睁,立即挥矛拦截。

只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之声,张飞只感觉虎口一阵发麻,方才知道吕布的勇武果然不是浪得虚名。而吕布手中的画戟也是震得十指一松,在心底喝了一声:“这黑厮武艺果然还是如前世一般,每一击都势大力浑,不过今生关羽不在,看谁能救得了你的性命!”

寻思到这里,吕布立即喝声连连,手中的方天画戟上下翻飞,刺扎挑戳,专门寻找张飞的要害。

而张飞吃了吕布一击,当下开始变得小心翼翼,手中的蛇矛格拦阻架,形如毒蛇,沉着与吕布厮杀。

就这样,两人戟来矛往,在沙场中央转灯儿般的厮杀,直踏得泥土飞溅,乱草纷飞,酣战了五六十回合,胜负难分。

在远处眺望的关东军看到本方的将军与吕布杀得难解难分,顿时士气大震,自发的摇旗呐喊,为张飞喝彩助威。

而并州军也不甘示弱,见到敌将竟然与自家主公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当下也纷纷鼓噪呐喊,摇旗助威。

看到张飞酣战吕布五十回合不落下风,曹操心中惊讶不已,悄悄的扭头朝刘备看去,目光之中满满的都是羡慕。

而袁绍也微微皱眉:“这张飞果然了得,似乎要比颜良文丑略胜一筹,先前有个关羽,此时又有一个张飞,那个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汉室宗亲安配拥有这样的绝世猛将!”

想到这里,袁绍也不禁将目光投向刘备,眼里满满的都是阴冷。

在助威声中,两员猛将又战了三四十回合,张飞逐渐感到体力不支,架隔拦遮虚晃不定,而吕布却愈战愈勇,方天画戟大开大合,每挥一戟都犹如雷霆万钧,对着张飞一顿劈头盖脸的乱砸。

联军阵角处的刘备见到张飞处于下风,面色虽然沉静如水,可是心中已是焦急万分,想不到吕布的武艺如此骁勇,三弟居然不是其对手,早知道把二弟也叫上就好了,至少可以前去帮衬一二。

鼓声隆隆,旌旗猎猎。

阔野疆场,吕布与张飞又将近厮杀了一二十回合,张飞开始左支右拙,处境险象环生,纵然刘备如何喜怒不形于色,此时也在马背上坐立不安,除了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外,握缰的手也渗出丝丝虚汗。他想要上前去与张飞双战吕布,但是又想到自己武艺平平,冲上前去无非多给吕布凭添一个人头而已,当下在心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刘备双手死死的握住马缰,暗自在心中祈祷张飞能平平安安。

袁绍目光凛冽盯着战场上厮杀的两人,心中已是思绪万千,到底是救还是不救呢?如果救了,或许日后会多一个恐怖的敌人,如果不救,那联军当中再也找不到这样猛将了,若是以后在遇到吕布,右该若何?

权衡了利弊,思忖了再三,袁绍扭头大喝了一声:“颜良何在?速去助阵!”、

袁绍最终还是选择了救下张飞,比起一个赳赳武夫,袁家的家主之位和伐董所获得的偌大名声更具有诱惑力,见到张飞已是精疲力尽,处境已是险象环生,当下立即叫颜良前去助战。

“末将领命!”

随着一声雄壮的允诺,渤海军阵角处旌旗大开,一名手持大刀,身披绣袍金甲的悍将纵马而出,目光如电的扫了一眼战场,那员悍将挥舞大刀,指着吕布破口大骂:“吕布休狂,颜良来也!”

叫骂完毕,颜良立即纵马提刀,飞奔着杀入战场,拦住吕布厮杀。

吕布一边招架两人的攻击,一边喝问颜良:“你便是袁绍帐下头号大将颜良?”

他很奇怪,颜良不是在河北驻防吗?为何不到半月的功夫就到了虎牢关,在心中思忖了一会,吕布顿时明了,定是虎牢关战事吃紧,袁绍不得不急沼颜良前来助战,只是不知道那文丑有没有来,常年听到袁绍将颜良文丑挂在嘴边,却不知道武艺如何,今日就会他一会。

在前世的时候,吕布有一段时间曾在袁绍帐下做事,也颇知颜良文丑之名,只是没有机会与他们交手而已,如今居然在此相遇,吕布倒想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堕了河北名将之名。

见到吕布居然知晓自己,颜良还以为他惧怕自己的威名,当下怒喝一声,手中大刀朝着吕布兜头劈来:“既然知某威名,何不早降!”

吕布挥戟荡开颜良的大刀,朗声大笑:“某视十八路诸侯形同草菅,岂会惧你这河北蟊贼,你尽管放马过来便是!某手中的画戟正要迫不及待的饮血弑颈,尔等来一个某便就杀一个,来一双某便就杀一双”

吕布声如洪钟,又似乎轰雷震地,他的话犹如雷电奔泻般传入关东诸侯的耳中,顿时引得关东诸侯一阵大怒,特别是河北一带的猛将。

文丑面色阴冷的看着吕布,本来已经够丑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更加丑陋,整个扭曲的脸看起来就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鬼,宁人心惊胆战,毛骨悚然。

而文丑身旁立着的是一个身长八尺开外战将,满脸的虎须虬髯,面目看起来好不凶恶,听见吕布嘲讽的话语,此时牙齿咬得“咯噔”作响,想来也是愤怒到了极点。

张郃绰马立在冀州军的旌旗下,此时也被吕布的话搅得五脏六腑怒火不断,他本是韩馥帐下的大将,前段时间因为颜良文丑未至,他被袁绍安排到渤海军听用,如今颜良文丑从渤海赶来,他自然而然的也回到冀州军,严格来说,他也属于河北战将,

吕布的群嘲瞬间激起了河北一带战将的愤怒,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战鼓声,关东联军阵脚处旌旗开出,立即有四员战将策马而出,他们挺矛的挺矛,扬刀的扬刀,挥枪的挥枪,纷纷朝着吕布飞纵而来,口中接二连三的怒喝大骂:“吕布小儿,河北文丑来也!”“吕布休狂,河北韩猛在此!”“贼将,可曾听闻河北高览之名!”“吕布,你说话也不怕闪到舌头,看某河北张郃取你首级!”

吕布正眼一瞧,好嘛,日后袁绍帐下的河北五将都到齐了,当下立即大喝一声,抖擞精神,准备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战。

ps:静静感觉好累好累。。真的没有动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