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24章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第一百二十四章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看着不远处闪着灯火的封丘城,袁术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可是还等他高兴太久,忽然山谷两侧一声梆子响起,山峦两侧的秘草丛林之中伏兵尽出,约有数千人齐齐乱箭射下,滚石檑木乱砸一通。一时之间,如暴雨般的箭镞从天而降,如陨石般的滚石轰然砸出,许多袁军遮挡不住,或被乱箭射成筛子,或被滚石砸得头颅迸裂,脑浆溢出。

往日静谧和谐的山谷,此时变成了人间地狱,到处都是残缺不齐的尸体,到处都是插满箭镞的马骸,人尸马骸上流出来鲜血,瞬间就汇成了一条潺潺的小流,一时之间,哀嚎声、惨叫声此起彼伏,于山谷的上空谱写成一曲悲惋的哀歌。

一番箭雨滚石过后,山谷两侧的伏兵见袁军士气大跌,锐气已堕,纷纷摇旗呐喊,鼓角齐鸣,喊声大震,随后有一股彪军杀下山来,犹如天塌地陷,岳撼山崩,为首一人,勒马提绺,大刀指着战马上惶惶不安的袁术喝道:“并州高顺在此,袁术,速速下马受降!”

听到此人是高顺,袁绍差一点没有跌落下马鞍,伸手哆哆嗦嗦的指着高顺惊恐问道:“你是吕布帐下大将高顺?”

当得知敌将是高顺时,袁术心中悠然一惊,因为他早就得到战报,知道虎牢关所发生的一切,对于这个摆下大阵,绞杀了数万联军的高顺,他并不陌生。

高顺沉着个脸,看不出喜怒哀乐,闻袁术所言,只是冷眉一挑,高声喝道:“既然知某之名,何不速速下马受降?”

袁术恐惧的看着高顺,一时不该如何回答,旁边的纪灵扫了一眼高顺的阵脚,催马上前一步说道:“主公你看,谷口处的敌军还不到一千之众,而我军尚有三四千兵马,某愿率领剩下的兵马助主公突出重围!”

闻纪灵所言,袁术这才仔细的打量着高顺的军阵,果然如纪灵的所说,虽然谷口处的敌军盔明甲亮,列阵整齐,不过却颇为稀少,纵横下去还不足一千人,可是山谷两侧络绎不绝的喊杀声,顿时就让袁术打消了纪灵的提议。

看到袁术踌躇不定,高顺不由得怒喝一声:“袁术,你降还是不降!”

袁术被高顺这一声大喝,顿时吓得身体一颤,身体匍匐在马背上询问高顺:“如果我投降,吕将军如何处置我?”

这是袁术目前最关心的问题,如果自己投降,吕布是留帐下听用呢,还是把自己交给董卓,如果是交给董卓的话,他宁死也不会投降,这也不是说他袁术多么高尚,而是他曾听在朝为官的人说过,董卓有吃人心肝的习惯,而且还要新鲜的,新鲜的意思就是从活人胸腔里当场取出,那种被硬生生剜去心肝的疼痛,袁术想想就一阵发麻。

高顺鄙夷的看了一眼袁术贪生怕死的嘴脸,刚想作答,忽闻后方传来一片震耳欲聋的马蹄声,高顺皱了皱眉,扭头朝后方看去,只见封丘城的城外,此时出现连成一片的火把,浑浊的火光,就好像夜空中飞翔的萤火虫,正忽明忽暗地闪着幽暗的光芒。

看到封丘城四面火把骤起,而且还有隆隆的马蹄声以及士卒的呐喊声正往这边逼近,纪灵见后,顿时一喜,知道是封丘城的援军听到这边传来动静,想必是出来查看情况的,当下立即催马上前,一扬手中的大刀喝道:“哈哈,援军来了,兄弟们,和我一起冲杀上去,保护主公突围!”

怒喝完毕,纪灵立即一马当先,率先提刀纵马朝高顺这边冲来,余下的袁军见后,也纷纷挥刀舞枪杀奔谷口而来。

高顺目光凛冽的看着狂飙而来的敌军,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随后大刀一挥:“陷阵营!”

“杀!杀!杀!”

高顺身后的七百士卒立即扬枪呐喊,犹如岳撼山摇,雷电奔泻。听得袁军一阵心悸。

“御敌!待战”

随着高顺一声令下,他身后的七百陷阵营旋既结成盾阵,准备迎敌。

看到袁军越来越近,高顺面部沉静入湖水,没有显示出丝毫的紊乱,而他面前的陷阵营也个个冷着个脸,面色波澜不惊。

“杀!”

在袁军距离谷口约五十丈的时候,高顺大刀一挥,下令陷阵营摆开阵势。

随着高顺一声令下,“轰!”的一声,天地间豁然出现一片戟林,那碗口一样粗大的长戟,在两名陷阵营士卒的奋力操控下,犹如山岳一样不可撼动。

本以为对方是步兵,己方是骑兵,只需瞬息之间便可以冲散敌阵,没想到近在咫尺的时候却突然出现了连成一片的戟林,这让冲锋在最前面的骑兵有些措不及防,纷纷勒马提绺,企图止住战马。

但在全力冲刺之下,除非是征战沙场的老将,一般人想要在这么短的距离勒马驻足,完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顷刻之间,袁军骑兵人仰马翻,被刺穿了颈部的战马发出撕心裂肺的悲鸣,被摔下了战马的士卒则发出了绝望的惨叫,还未等他们回过神来,等待他们的将是狂涛怒浪般席卷而来的马蹄。

瞬息之间,奔驰在队伍最前面的三百多骑纷纷中了大戟,马嘶鸣着站立而起,纷纷将马上的袁军掀翻在地,或被后面的千军万马踏为肉泥,或者被结成刀阵的陷阵营乱刀劈砍,负伤的战马有的倒地不起,有的这发疯一般乱跳乱窜,反而将后面赶来的战骑冲的阵型大乱。

纪灵恐惧的看着这惨绝人寰的一幕,吓得心脏‘扑通’乱跳,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吓得纪灵立即纵马奔逃。

高顺站在阵后,凝视着堆积成推的袁军,手中的大刀在此扬起:“弓弩手!射”

随着高顺一声令下,在阵中的数百弓弩手纷纷将角弓拉得如满月,随后松开了手中的弓弦。

“咻咻咻!”

数不清的羽箭就像倾盆大雨一样泼洒进了袁军的骑兵阵中,锋利的箭镞带着一片破空之声,瞬间就将袁军射得人仰马翻,片刻间就被射杀了数百人,被乱箭射死的袁军就如同刺猬一样,全身找不到一块好的皮肉,死状惨不忍睹,触目惊心。

如此周而复始,十几分钟之后,袁军的骑兵被踩死的踩死,射死的射死,砍死的砍死,上千骑兵除了逃脱一百多骑,尽皆埋骨于此。

高顺算了一下时间,感觉敌军的援军差不多快要到了,当下一挥大刀:“撤!”

随着高顺一声令下,陷阵营的士卒立即抬起数十名袍泽的尸体,有条有序的悉数退离战场。

而此时的袁术,目光里充满了绝望,本方两万士卒,如今只剩下不到三千人,如果当初死守匡亭,在派人到封丘求援,自己也不会如此大败。

“苍天呐,你助贼不助我!”

袁术仰天悲叹了一声,随后猛然吐了一口血,瘦小的身体直直的坠落下马鞍。

ps:马上回学校了,亲戚都叫我去他们家吃饭,晚上要去市里吃好吃的,静静不知道还能不能更了,如果时间充裕的话,静静会挑灯夜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