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25章 风云涌动

第一百二十五章 风云涌动

鏖战过后,天色已经拂晓,在匡亭与张绣会合后,高顺立即率领大军押着十万担粮草直奔虎牢关。

一路上见到魏续一副欲言欲止的模样,高顺立即勒马与其并肩而行:“丘升,看你一副欲言欲止的模样,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何故吞吞吐吐的?”

魏续看了高顺一眼,随后低声轻咳,其实他也不想多问,见到高顺前来询问,当下朝着高顺一拜,正色道:“伯平,本来我作为副将,有些事也不想多言,既然你问起,那我就直说了!”

“但说无妨!”

魏续低头沉吟了一会,抬头质问高顺:“今日在谷中本可以将袁术一举歼灭,不知道伯平为何要放袁术离去?”

这个问题困扰了魏续一夜,闷在心中也觉得不吐不快,本来他们已经将袁术大军困于谷中,只要乱箭齐发便可让袁术全军覆没,他不明白高顺为什么要领军冲下山去,让袁术有了突围的机会。

高顺闻言,摇头叹了一口气,抬眼扫了一眼天空,道:“十八路诸侯谁都可以死,唯独袁术和袁绍不能死,就算要他们死,也不能死在我们手中!”

“为何?”

魏续不明白,既然是敌人就要除之而后快,以免放虎归山。造成祸患。

“袁术抛开诸侯的身份,他就是袁家的次子,而且还是嫡子,在汝南袁家的地位可想而知,而汝南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布于天下,大到州牧刺史,下到郡守县吏都出自袁家的门下,如果今日我们杀了袁术,那汝南袁家岂肯罢休,到时候必定召集天下诸侯攻杀主公,到那时,纵然主公拥有千军万马也恐非敌手,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主公,为了并州军的将来!”

魏续闻言,旋既低头陷入了沉思,整理脑中的一些思路,在结合高顺所说,他感觉事情还真像高顺说的那样,那袁术虽然没有什么大才,但是也没有做出什么让人口诛笔伐的事,如果就这样死在他们手中,恐怕到时候袁家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想想后果,魏续立即惊得一身冷汗,幸好今日听了高顺的命令行事,否则吕布的大事将在自己手中毁于一旦。

“伯平,某再次受教了,怪不得主公如此信任你,你确实比我高太多了!”

魏续也是一个知错能改,敢作敢当的人,听了高顺的剖析,顿时觉得自己立功心切,冤枉了高顺,心中难免有一些自责。

高顺冷峻的脸庞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拍了拍魏续的肩膀笑道:“丘升,以后无论是做大事亦或者是小事,都要以大局出发,不要做出一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魏续嘿嘿一笑,挠了挠发鬓,低头亲咳了一声。

恰在这个时候,只见张绣拍马从前军赶来,对着高顺拱手一拜:“启禀将军,此时大军已过了宜阳,渡过洛水便可直上管道,径直回到虎牢关!”

高顺抬头看了看天空,算了一下时辰,旋既下令三军加快行军速度,争取在明日子时赶回虎牢关。

张绣应诺一声,旋既将高顺的命令一层一层的传下去,顿时,并州军的行军速度加快了数倍,须臾之间便赶到洛水,于此同时,封丘粮草大营被劫的消息通过八百里加急,传到了袁绍的手中。

虎牢关三十里下寨,联军大营。

“什么?你说封丘的数十万担粮草全没了?”

看着下方满身血污的信使,袁绍不可思议的咆哮质问。

“启禀盟主,在下所说,句句属实,吕布帐下大将高顺亲率一万并州军奇袭了我军的粮草大营,数十万担粮草毁于一旦,不仅如此,我家将军所率领的两万人马也损失殆尽,大将张勋、桥蕤战死,此时我家将军正率领剩下的兵马在封丘休整!”

见到袁绍不相信自己的话,那名信使又将战况如实的给袁绍禀报了一番。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高顺前日才在虎牢关摆下大阵,怎么可能一日不到就赶到了封丘,况且虎牢关有大军调度,为何我们没有收到斥候的禀报,我警告你,休要在此蛊惑军心,否则别怪我军法无情!”

听到信使再次禀报,袁绍立即出言否定,当下迅速的走到信使面前,抬手指着他言辞凛冽的大喝。

那么信使见到袁绍还不相信自己,当下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在哪里愁眉苦脸,不知该如何事好。

在左下首位的曹操忽然睁开阖着的双目,起身走到那名信使的身旁,围着他绕了一圈说道:“你可知道,这谎报军情的事情是要军法从事的!”

那名信使见到曹操问话,当下不敢怠慢,立即拱手揖礼:“启禀曹将军,属下并没有胡说,我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封丘的粮草大营真的被高顺劫了!”

曹操捋了一把短髯,俯身面对面盯着那名信使询问:“那我问你,敌军是何时劫的营,粮草被烧时是什么样子,袁将军又是如何战败的,你最好如实说来,否则我定斩不饶!”

那名信使看了一眼曹操,顿时吞了一口吐沫,他怎么感觉这曹操比袁绍还要恐怖,抹了一把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当下便一五一十的将高顺如何劫了营寨,又如何在谷中埋伏袁术的事情给详细的说了出去。不知道他的话是不是有一股魔力,竟然使得众诸侯仿佛身临其境一般,随着剧情的跌宕起伏,竟不时发出一阵惊呼。

待信使一语言毕后,袁绍迅速的摊到在地,口中喃喃自语:“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曹操躬身扶起那么信使,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随后安慰道:“这一路辛苦你了,你暂且下去休息,等我们商量下一步该如何做后,你再去回禀公路将军!”

“多谢曹将军!”

其实他这一路的确蛮辛苦的,从卯时到现在他是滴水未进,一粮未食,一连跑死了三匹马才赶到联军大营,当听到自己可以下去休息时,那名信使立即拜谢一声,当下准备转身离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只见曹操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抽出腰间的佩剑,一剑斩向那名信使的脑袋。

只见寒光一闪,一颗血淋淋的脑袋顿时滚滚落地,敲得木质的地板“咚咚”作响,随后那名信使的身躯嗒然倒地。

帐内的诸侯大将们皆惊恐的看着这一幕,他们不知道曹操为何拔剑怒杀这名信使。

“孟德,你这是干什么?”

袁绍当先反应过来,起身上前瞄了一眼地上的无头尸,抬头看着曹操皱眉问道。

曹操一边用丝帕擦着剑上的血迹,一边冷漠的开口:“从虎牢关到封丘,如果日行三百里的话,大半日便可到达,况且昨日吕布搦战的时候,也没见高顺的身影,想必他说的是真的,封丘大营可能真的完了。”

“我当然知道他说话可信,我问你为什么杀他?”

信使的话他已经信了大半,自古以来,像这样的战役不少,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的确可以用在高顺的身上,就是因为这名信使说的话是真的,袁绍才不明白曹操为何要杀他。

“唰!”的一声。

曹操插回腰间的佩剑,大步走到袁绍的身边说道:“如今我们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让此人将粮草被劫的事说出去,军心必乱,到时候董卓、吕布获知了这个消息,率领大军前来劫营,我等必会死无葬身之地,因此,他死总比我们死好,而且他是为数十万大军而死的,是死得其所,死的有价值!”

闻曹操所言,袁绍低头陷入沉思,须臾之后抬头道:“可是。”

曹操急忙打断袁绍的话:“本初,没有什么可是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看军中尚有一日的粮草,我们何不破釜沉舟,让将士们饱餐一顿,随后全力攻打虎牢关,一举拿下洛阳城!”

曹操的话让袁绍很心动,可是粮草的事又让他心乱如麻,当下不由得在帐内来回踱步,低头沉思。

见到袁绍迟迟不肯答应,曹操顿时急,当下大步走到袁绍的跟前:“本初,趁封丘的战报还未到吕布的手中,我们何不先下手为强,否则吕布得了战报,领大军杀来,悔之晚矣!”

众诸侯左思右想,都觉得曹操说得有理,当下纷纷起身请战。

袁绍环顾四周,见到众诸侯一脸的决然,当下猛地拍抽出腰间佩剑,一剑将面前的桌案斩为两段:“传令三军,即刻攻打虎牢关,誓与董贼决一死战!”

ps:因为马上回学校了,是特别多,所以今天,明天(上火车),后天(到武汉),只能一更了,到时候补给大家,祝大家暑假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