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29章 夺关大战(4)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夺关大战(4)

中野何萧条,千里无人烟。念我平常居,气结不能言-《送应氏》

虎牢关下,鼓声大震,喊声大举,旌旗闭空,人山人海。

得到樊稠的汇报,吕布立即走到城垣旁俯身查看情况,果然如樊稠所言,只见护城河内密密麻麻地填满了联军的尸体和石头,那些尸体,就好像奈何桥下张牙舞爪的鬼魂一般,一眼望去,多如牛毛。

袁绍嘴唇紧抿,扫了一眼已经填塞完毕的护城河,又扭头看一眼身后二十多万整装待发的联军士兵,立即挥剑大吼:“开战!”

“杀!”“杀!”“杀!”

静默的关东联军得到袁绍号令,同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一列列军卒放声怒吼,挥舞着手中的刀枪,大叫着涌向虎牢关,发起了亡命般的冲锋。

在一片片巨盾的保护下,攻城用的冲车、云梯也缓缓驶了上去。

吕布目光凛冽地看着犹如蚂蚁一般涌来的关东联军,立即扬戟大喝:“敌军开始攻城,众将士听我号令,御敌!”

“唰!”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虎牢关上响起一片抽刀的声音,整齐划一,不禁令人兴神一震,心潮澎湃。

“放箭!”

看到如潮水一般涌来的关东联军,张济樊稠立即挥剑喝令,顿时之间,虎牢关上箭如雨下,瞬间便将冲在最前面的关东联军射得人仰马翻,可是这些被射死的士兵对于关东联军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并没有阻止其他士卒发疯一般的冲锋,倒下一片后,后面的士兵便踏着袍泽的尸体再次冲锋。

看着逐渐逼近关上的关东联军,袁绍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一手抚髯,一手擎剑,骄横之气,溢于言表。

而关东联军也没让袁绍失望,在死伤近万余之后,云梯顺利的搭在了虎牢关的城垣上,梯下的联军士卒纷纷发出野兽一般的咆哮,随后将大刀衔在口中,开始奋力的攀爬云梯,发起亡命般的冲锋。

“给我狠狠的砸!”

看到敌军开始登城,虎牢关上连绵数百米的城垣上,黄忠、周泰、甘宁、徐晃、张辽、成廉、魏越、张济、樊稠几乎同时下令。随着几个大将一声令下,扼守关隘的士卒们纷纷将堆在女墙下的滚石、檑木、火油罐悉数砸向正在登城的关东联军。

“呯哩啪啦”

在一通乱砸乱凿之下,数千名联军士卒瞬间就被从天而降的巨石檑木砸落城头,运气好的或许能捡回一条命,运气不好的直接跌得五脏六腑俱碎,七窍流血而死,更残的是那些掉在兵器、拒马、鹿角上的兵卒,直接就被戳穿了尸体,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当场毙命。

吕布将画戟插在地上,旋既大步走到城垣旁,看着梯下不断喊杀着攀爬的联军士兵,吕布冷漠的一笑,伟岸的身躯向下一探,双手抓住云梯的顶端,随即一声怒喝,强劲的肌肉瞬间膨胀,震得身上的黄金甲胄发出“叮铃铃”的脆响。

“开!”

吕布一声虎啸,旋既将云梯奋力向外一掀,顿时传来一片惊恐的呼声,挂满了联军士兵的云梯,竟然被吕布硬生生一手掀翻了过去,连带着云梯上的联军士卒也被砸成了肉饼。

吕布露了一手,顿时引得西凉军军心大震,纷纷高举手中的刀枪,齐声大喝:“大都督!大都督!”

“兄弟们,大都督如此凶猛,我们也不能丢了他的面皮,给我狠狠杀这些直娘贼!”

城楼上的西凉军见到吕布大显神威,上到将军,下到士卒都狂热的看着吕布,不时鼓舞着旁边的袍泽奋勇杀敌。

吕布看到士气高涨,随后一挥大氅,翻身端坐在帅位之上,目光凛冽的横扫整个战场。

只见西北那边,甘宁早已解下腰间的锁魂链,只见他猿臂舒缓,大手一抛,铁链呈一个漂亮的弧度死死的勾住了登城车,还未等到登城车内的关东联军反应过来,甘宁便纵身一跃,伴随着几声清脆的铃铛响,甘宁的身躯稳稳的落在了登城车来。

看着眼前正在搭弓拈箭的联军士兵,甘宁冷冷一笑,旋既取下背上的双戟,几个健步就冲入了人群。只见几道寒光闪过,那些还未取下佩刀的弓箭手瞬间毙命在甘宁戟下。

也就趁着这个空当,余下的弓箭手纷纷丢下手中的弓箭,迅速地抽出腰间的佩刀朝甘宁杀来,甘宁冷眉一挑,双戟闪着慑人的幽光窜入一群当中。只见一片寒光闪过,又有数人倒在了甘宁的戟下,此时的甘宁犹如狐入鸡舍,虎入羊群,所到之处,尽皆披靡,一名联军的牙门将看到敌将登上本方的战车,而且还在打杀四方,当下不由得勃然大怒。

“散开!”

那名牙门将一声怒斥,大手拨开挡在面前的联军士兵,对着甘宁就是一顿乱劈。

看着眼前的彪形大汉,甘宁讥诮一笑,随即纵身高高跃起,奔着牙门将的咽喉就是一戟,那名牙门将横眉怒眼,竟然弃了大刀,双手拦腰朝着甘宁抱来。甘宁惊讶了一声,旋既在空中翻了一个漂亮的倒空翻,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抽出腰间的佩刀斩向那名牙门将的腰间,那名牙门将措不及防,被甘宁一刀割开胸脯,硕大的肥肠瞬间就淌满了一地,那牙门将的身体也随之嗒然倒地。

见到领头的被杀,联军士卒已经没有再战之心,当下纷纷弃了手中的钢刀,跌落下攻城车。而城墙上的守军见到本方的将军大显神威,更皆有吕布压阵,顿时气势如虹,纷纷吆喝着将登上城楼的关东军乱刀剁为肉泥,瞬间便将登上城楼的联军士兵屠杀殆尽。

虎牢关下,督军的颜良看到有两个裨将畏缩不前,当下不由得勃然大怒,立即策马向前,手中的大刀横切。

寒光一闪,顿时就将这两名裨将拦腰斩为两段,砍下两名裨将的脑袋,颜良高高的举在手中,冷目四顾四周喝道:“再有畏缩不前者,这边是下场!”

那些已有退意的联军将士见到颜良杀人眼睛都不眨一下,当下不敢在后退一步,只能鼓足勇气,踩着护城河内的尸体,顶着盾牌,冒着箭雨,艰难的向虎牢关下冲锋。

“杀啊!”

在震天动地的喊杀声中,又有一波担任攻城死士的上万人跨过了护城河,在死伤了接近一半之后,终于有数千人摸到了关下,然后喊着号子向城头竖起云梯。

“儿郎们,看某今日如何杀敌!”

黄忠摸着已经发灰的胡子朗声大笑,大笑过后,只见黄忠挥舞着手中的山亭砍山刀俯身砍向云梯,只见一片木屑乱飞,那粗大的云梯竟然被黄忠一刀斩断,没了梗木的支撑,那杆云梯轰然倒塌,梯上的联军士卒就像秋天的落叶一样大喊着掉落下城墙,瞬间就被砸得稀碎。守关的士卒见后,纷纷扬刀喝彩,呼声高涨。

甘宁的骁勇,黄忠的无敌,周泰的稳健,张辽的勇猛,成廉的狠唳,在几员大将的带领下,守关的士兵又在一次杀退联军士兵。

ps:好了,我十点的车,先走了,拜拜,收藏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