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30章 夺关大战(完)

第一百三十章 夺关大战(完)

ps:还是赶出来了,电脑上不去e信,连不上网,加上回到学校搞社会实践,时间一直不是很充裕。在此静静说一声对不起。

“第二波,给我冲上去”

看到本方的第一波进攻被西凉军打退,袁绍挥着手中的宝剑,大声下令第二波士卒攻城。

随着袁绍令下,第二波一万多人,再次顶着盾牌,冒着瓢泼的箭雨,跨过护城河,向虎牢关城墙发起了更加猛烈的攻势。

“都散开,换弩兵”

成廉看到自己扼守的这边攻势比较猛烈,旋既大手一挥,一支数百人的弩兵队伍列队而来,在城墙上用弓弩对着攀登的关东联军一阵猛射。

一阵暴雨般的怒射,顿时让城下的关东联军伏尸成片,堆积的层层叠叠,成堆成山。趁着联军士卒被弓弩射懵的机会,成廉一声令下,成百上千的西凉军一拥而上,将搭在城垣上面的数十架云梯纷纷掀翻,随着一片惊恐的叫喊,那挂满云梯上的联军士卒纷纷坠落在城墙之下,顿时便被摔得脑浆迸裂,血肉模糊,顺带着砸倒一片正想要进攻的联军士卒。

“给我将烧沸的火油抬出来!”

成廉看着城下重新抬起云梯想要进攻的联军士兵,立即扭头大喝一声,随着成廉一声令下,十数名军士大汗淋漓地抬着一口大锅踏上了城楼,只见锅中的火油此时正冒着升腾额热气,那锅中沸腾的火油,就好像一口正要喷薄的火山。正蓄势待发的酝酿着一场庞大的灾难。

“给我倒下去,烧死这群直娘贼!”

成廉目光阴冷地看着重新攀爬的联军士兵,立即扬起手中的大刀狠唳怒斥。

“哗啦啦!”

随着成廉一声令下,十数名西凉军奋力的将大锅举到城垣上,随后齐声大喝,一股脑地将锅中沸腾火油倒了下去,只见那满载着火星的火油,犹如凭空出现的瀑布一样,奔泻向正在登城的联军士兵。

“啊!”“啊!”“啊!”

惊恐的叫喊声此起彼伏的在关下响起,只见数百名攀爬的联军士兵被火油沾上的那一刹那,身上立即窜出一条升腾的火焰,旋既便蔓延至全身,顷刻之间,那些被烈火包裹的联军士兵纷纷哀嚎着坠落下城楼,被摔死的还好,未被摔死的则全身冒着火焰在地上疯狂的上窜下跳,摸爬滚打,想要扑灭身上的熊熊烈火,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在挣扎了一会后便直直的嗒然倒地,身体被烧化成一团乌漆麻黑焦肉。

也有少许的人纵身跳入护城河中,但走上岸的那一刻,他们伸出双手捂住脸哀嚎,只见此刻他们的脸那还是人脸,俨然就是刚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鬼,只见他们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皮肉,就连眼眶里眼珠子都要快爆出来了。

看着这恐怖的一幕,这边进攻的士卒不顾将校督促,纷纷恐惧的往后奔逃,就算将校乱刀劈砍了数人也不能阻止他们后退,因为在他们看来,他们就算被砍杀也不愿被火火烧死,那种感觉,他们想着都感觉头皮发炸。

有了打样的,其余的将军也纷纷效仿,只见黄忠、张辽、周泰等并州将领纷纷喝令军卒将火油端上城垣,也不等他们下令,那些军卒便自觉的将火油倒下关去。

一时之间,虎牢关上倾泻的火油犹如数百米的瀑布一样,飞溅的火油,升腾的火焰,犹如岩浆一般瞬间便泼洒在攻城士兵的身上,那冒着火星的热油顿时便让他们全身燃起了烈火,被大火焚身的那种痛处,促使联军士兵纷纷叫喊着跌落下城楼,从远处看去,就好像数以万计的陨石燃烧着坠落大地上一般。

袁绍的脸此时仿佛是吃了秤砣一般铁青,看着溃军如决提的联军士兵,袁绍咬牙切齿的怒斥:“不许后退,给我进攻,进攻!”

千员战将也纷纷拔剑怒斩了数百人,挥剑喝令士兵不许后退,但是士兵门置若罔闻,不顾将校的撕扯拉拽,纷纷逃跑到后方恐惧的看着虎牢关,在他们看来,此时的虎牢关不是一道关隘,而是一只吃人的饕餮巨兽,只要他们一靠近,顷刻间便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曹操的脸也阴沉得难看,就好像天空中的乌云一样漆黑,他也想不到虎牢关如此难啃,本方伤亡了数万士卒也未能攀上城垣一丈,低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曹操策马来到袁绍身边劝道:“本初,战士已无再战之心,我们还是先撤退,再思良策!”

袁绍闻言,立即像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将佩剑无力插回腰间,抬头看了曹操一眼:“孟德,难道真的没有机会了吗?我不甘心,不甘心。”

此时的袁绍头发凌乱,鬓角发丝乱飞,眼神浑浊。俨然没有了四世三公的那种国士无双,有的只有失落、不甘、懊悔,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应该让袁术总督粮草,已造成今日大祸。

“主公,某有一计,可破此关!”

袁绍身后一个文士打扮的人见到袁绍丧失信心,立即策马来到袁绍跟前拱手禀报。

听到此人有计策攻破虎牢关,袁绍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立即抓住那名文士的肩膀嘶吼道:“元皓,有什么办法,你快说!”

田丰看着虎牢关上趾高气昂的西凉军,眼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主公,虎牢关依山傍水而建,城高坦厚,易守难攻,如果想要攻破此关,至少要折损一二十万人马,到时候就算攻破虎牢关,也没有再多的人马去攻打洛阳了,所以只能智取。”

曹操捋了捋短髯,他也觉得田丰说得有理,抬头看了一眼田丰,开口询问道:“先生可有良策?”

“已有良策!”

回头看了一眼曹操,田丰立即抚须笑答。

“计将安出?”

袁绍看得田丰迟迟不肯设计,急忙开口催促。

田丰闻言,躬身朝着袁绍拜了拜,道:“主公,等到日落西山之后,主公可安排十万士兵分为十列,每隔一个时辰便派一列士卒前来搦战,如果西凉军不出关迎敌便好,如果他们出关迎敌,我们只管撤退便是,如此周而复始之后,守关的西凉军必定会被我军麻痹,认为我军只是虚张声势,不敢夺关,到时候趁西凉军懵胧之际,主公再率领大军全力攻城,便可一举夺下虎牢关。”

曹操闻言,眼睛顿时一亮,佩服的一眼,田丰所布这条虚张声势之计也失为一条好计,当下不由得向袁绍点了点头。

看到自己的好友都赞同田丰的这条计策,袁绍不禁自豪的抚掌大笑:“好,就依元皓所言!”

敲定注意后,袁绍又从心里又找回了一点豪气,当下猛地一挥手,招呼着联军将士的退回虎牢关十里下寨,袁绍一方面令三军扎下营寨,挖掘壕沟,竖起鹿角拒马,做好防御工事,以防吕布前来劫营,一方面写下道歉信差人星夜奔赴荥阳交给孙坚。邀请他一起攻打虎牢关。

看到袁绍言语中颇为凄切,多有懊悔之意,孙坚也不计前嫌,当即点齐兵马杀奔虎牢关而来,顺带着几万担粮草器械,以解联军燃眉之急。

收到孙坚的回信,袁绍久久不能言语,只是独自握着孙坚的回信在脚炉旁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