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31章 张飞战甘宁

第一百三十一章 张飞战甘宁

?暮色四合,天地间最后一抹残阳还留恋地触摸着地平线。

虎牢关上,一列列披挂带甲的士卒正持着刀戈在城垣上来回巡逻,他们并没有因为打退联军的一次进攻而感到一丝懈怠,反而比以为愈加的警惕,一双双明亮的眼睛不时的扫在地平线,以防关东联军趁夜夺关。

虎牢关下,余消未散的浓烟,残缺不齐的尸体,破损不堪的城墙,以及护城河内死相各异的人尸马骸,这些都无不昭示着战争的残酷、惨烈。

虎牢关内,吕布昂首端坐在帅案之后,两边文臣武将肃立两旁,因为被董卓封为大都督,吕布的大帐内此时也掺杂了许多西凉将领与谋士。

“大都督,相国已经退回洛阳,虽然我们打退了关东联军的一次进攻,但是关内储存的守城器械已然不多,下一步该如何做,请大都督示下!”

在大帐内矗立良久,樊稠左顾右盼,也没有人说话,当下跨出阵列,对着帅案上的吕布开口询问道。

“那依樊将军之意,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

吕布抚摸着颚下青葱的胡须,一双虎目冷冷的盯着樊稠,开口反问了一句。

前世的时候,要不是樊稠趁自己与李傕、郭汜对峙的时候,偷偷绕道偷袭长安,自己也不会变得那样落魄,吕布虽然不是什么睚眦必报的小人,但也不是什么心胸宽之辈,若樊稠能为自己所用还好,若不能,他必会毫不犹豫的抹杀,以绝后患,历经两世的他,早就在心中考虑妥当,前世那些对他有害的不利因素,他会毫不犹豫地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

感受到吕布身上传来的冷意,樊稠额头上立即涌出几颗豆大的汗珠,一时间站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在哪里不安的矗立着,而对于吕布的反问,他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看着矗立不安的樊稠,张济想要上前替他解围,可是看到吕布冷冷的目光时,他又不得不硬生生的止住脚步,同时在心中暗自替樊稠捏了一把汗,这吕布他们又不是很熟悉,而且还拿不准他的脾性,樊稠就这样发急的询问,搞不好会引起吕布的怒火也不一定。

贾诩看了一眼散发着寒意的吕布,以及下面矗立不安的樊稠,顿时就知道吕布的向要干什么,当下也不出门替樊稠说话,而是自顾的在哪里自饮自酌。

看着手足无措的樊稠,吕布咧嘴一笑,迅速地将散发出的气势给收了回来,感受到来自吕布的压力没有了,樊稠顿时松了一口气,抬头畏惧的看了一眼吕布,低头说道:“末将愚钝,未有良策,望大都督责罚!”

吕布含笑起身,大步走到樊稠的面前安慰道:“樊将军勿要忧虑,今日樊将军在关上身先士卒,奋勇杀敌,本都督都看在眼里,来日回到洛阳之后,本都督必定在相国面前为樊将军请功。”

吕布说完,扭头看着张济说道:“张济将军也一样。”

两人闻吕布所言,心中皆是一喜,当即朝吕布躬身叩谢。

恰在此时,一股震耳欲聋的鼓声从关上拔地而起,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是那样的独特。

“怎么回事,速速探来!”

忽闻关上的隆隆战鼓,吕布皱了皱眉,立即差亲卫前去打探,可是还未等到亲卫走出大帐,守关的司马便大步走到帐内,对着吕布单膝跪地禀报道:“启禀大都督,关外有敌将搦战,而且……”

“而且什么?”吕布皱眉问道

守关司马立即将头颅垂得低低的,吞吞吐吐的回答:“而且敌将知名骂姓的叫阵都督!”

听了守关司马所说,并州诸将不干了,只见甘宁啐了一口唾沫:“我呸,此等蟊贼,不劳主公亲往,某愿前去取其首级,献于主公帐下!”

“兴霸将军稍安勿躁,大都督独战联军五员大将,还杀其一人,武艺已然震摄关东诸侯,此人既然敢来挑战,其必有勇略,我们先看看是何人搦战,然后再作打算也不迟。”看着怒发冲冠的甘宁,贾诩捋着胡须安抚说道。

甘宁闻贾诩所言,以为贾诩含沙射影的说他的武艺不如敌将,当下不禁恼怒地看了一眼贾诩说道:“尔等久居洛阳,早疏战阵,安知我等在此奋勇杀敌,某至从投到主公帐下以来,先是斩杀孙坚大将韩当,后斩曹操大将曹洪,关东诸侯在某的眼中如同草芥,先生这么说,是看不起我甘宁咯?”

“兴霸,不得对贾先生无礼!”

知道贾诩身份的黄忠听到甘宁的讥讽,立即大声出言阻止。

“哼~”

甘宁冷冷的哼了一声,当下也不再说话,毕竟黄忠在他心中只比吕布差而已,虽然不再说话,但是一双虎目仍然包含怒火的看着贾诩。

反观贾诩,面对甘宁讥讽只是一笑而过,因为他知道甘宁说得都是对的,甘宁的确是斩杀了不少敌将大将,也为吕布立下不少战功,对于吕布帐下的这些悍将,贾诩尽量避免与他们产生冲突,免得日后不好共事。

“兴霸既然想出战,那某就拨你两千兵马前去迎敌,记住,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平安的回来!”

吕布看着一脸不甘的甘宁,不禁咧嘴一笑,当下同意甘宁出战。

甘宁闻言,面色一喜,当下朝朝着吕布一拱手,旋既迈步走出大帐,临走时候还不忘哼一句:“先生在此稍后,看某如何去取敌将首级!”

看着甘宁离去的背影,贾诩与吕布对视了一眼,皆无奈的一笑。

虎牢关外,鼓声大振,喊声大举,张飞挺矛纵马,来回在关前驰骋,还不时间的举矛大骂:“吕布小儿,快快到俺这里来领死,躲在关里不出来,算什么英雄好汉!”

正当张飞嗓子喊得快要冒烟的时候,虎牢关巨大的城门“轰隆隆”的缓缓打开,一名身着奇装异服的大将领着两千校刀手舞刀拍马而来,看着张飞不停的谩骂,那员大将不禁勃然大怒,立即叫骂一声,飞马直取张飞。

“何方鼠辈,安敢前来应战,你速速叫吕布出来,我不肖和你打!”张飞看到有一名自己不认识的敌将出战,立即扬矛讥讽。

甘宁看到敌将竟然小瞧自己,当下不禁勃然大怒:“村野匹夫,吾乃甘宁甘兴霸是也,杀你何须我家主公,看某如何取你首级。”

张飞本来就性子急,见对方骂自己是村野匹夫,一股怒火不由得从两肋窜出,当下也不答话,立即飞纵战马,拦住甘宁厮杀。

两马相近,甘宁一声怒喝,手中大刀高高扬起,以雷霆万钧之势劈向张飞。

“开!”

张飞环眼怒睁,立即爆喝一声,手中蛇矛卯足了全力,向外崩了出去。

只听见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犹如平地里炸开了一声惊雷,直震得三军耳膜嗡嗡作响,关上关下的数万将士尽皆侧目,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这黑厮果然不同凡响,单凭这力气就胜出韩当、曹洪太多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仅仅一个照面,甘宁就断定这个环眼贼的武艺与力量除了吕布黄忠外,是自己平生所遇之敌,的确无人能及,看他出矛的时候毫不拖泥带水,力量与速度皆备,是个难缠的对手。

“今日遇上敌手了,若不全力以赴,恐怕难以取胜!”

甘宁在心里暗自嘀咕一声,抖擞精神,挥舞着手中的盘刀全力周旋张飞。

而张飞在接了甘宁一刀后,也知道对方是员猛将,当下收起了小觑之心,手中的丈八蛇矛挥舞开来,使出了浑身解数与甘宁颤抖在了一起。

马走龙蛇,刀来矛往,两员悍将恶斗七八十回合,胜负难分。

“兴霸不敌敌将!”

黄忠放心不下甘宁,于是便辞了吕布,与周泰一起登上虎牢关前来观望,见到甘宁体力开始不支,挥刀的速度越来越慢,当下不由得脱口而出。

果然不出黄忠所料,一百多回合过后,甘宁只感到双臂越来越重,手中接近五十多斤的大刀抡起来也就不那么灵便了,想着自己豪言壮志两下军令,却要吃败仗,这更让甘宁心烦气躁,以至于刀法愈加的凌乱,他想要取下背上的双戟,但是张飞蛇矛如毒蛇,迅疾而刁钻,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渐渐地身体开始左支右拙,只有招架之力。

张飞看到甘宁开始不敌,当下攻击越发的犀利,手中的丈八蛇矛犹如毒蛇一般如影随形,不让甘宁有撤退的机会。

“哈哈,敌将休要负隅顽抗,速速弃了兵刃,安心让俺枭了首级!”

“将军,小心冷箭!”

张飞的燕州二十八战骑中的领头看到关上黄忠拈弓搭箭,急忙出声示警。

张飞闻言,本能的缩低身体,只听“咻!”的一声,一支箭镞带着风声呼啸而来,犹如流星袭月,饶是张飞躲闪得快,仍然被黄忠一箭射掉兜头。

“待某回去换了马匹,再来与你厮杀!”

趁着张飞躲避冷箭之时,甘宁拨马便走,临走之前还不忘撂下一句狠话,找回一些面子,没能旗开得胜,实在是羞见并州诸将,以及刚刚自己出言讥讽的贾诩。

张飞见到嚯嚯大功就在眼前,哪里肯舍,提起丈八蛇矛拼命追赶:“贼将哪里走,吃我一矛!”

张飞纵马赶到关下,无奈关上箭矢如雨,张飞只有不甘的领兵归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