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32章 计退虎牢关

第一百三十二章 计退虎牢关

?虎牢关内,中军大帐。

正当吕布以及诸将等待甘宁的战果时,忽闻账外銮铃一响,甘宁狼狈的身躯应声走进帐来,只见他大步走到吕布的身前单膝跪地告罪:“末将未能取胜,望主公责罚。”

吕布朗声一笑,一甩大氅,旋即大步走到甘宁的面前将他扶起:“兴霸,天下之大,豪杰云集,你要记住,莫要小觑天下英雄。”

“末将知罪”

吕布的话瞬间就引起了甘宁的警觉,自己自持斩杀了联军两员大将,就开始得意忘形而小觑天下英雄,若非黄忠出手相救,他今日必定命丧张飞的手中。更别提日后光耀门楣,封妻荫子了。也正是因为吕布的这句话,在日后帮助甘宁躲过无数次死劫,不过这都是后话。

吕布俯首与甘宁对视了一眼,然后将头朝着贾诩的方向瞄了瞄,甘宁顿时会意,旋即起身迈步走到贾诩面前叩拜:“不听先生劝告,果然有此一败!”

贾诩笑呵呵的点点头,示意甘宁不必多礼。

正当帐内的气氛刚刚缓和过来,关外又突然穿来了震耳欲聋的战鼓声。

吕布皱了皱眉,开口询问贾诩:“先生,这……”

贾诩捋了捋短髯,思忖了一会后,展颜笑道:“待我前去一观!”

说完也不等吕布答不答应,自顾地起身走出账外,旋即迈步踏上城垣。

吕布环首四顾,看到诸将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立即正色道:“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出战,等贾先生回来在行定夺。”

吕布的话音刚落,立即引起诸将一阵哀叹,吕布毫不理会,一甩大氅便回到帅位之上,贾诩也没让众人多等,一炷香之后,他便回到到了帐内。

“贾先生,如何?”

见到贾诩进入大帐,吕布立即起身询问。

贾诩闻言,抚髯一笑,对着吕布拱手揖礼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此乃袁绍的‘虚张声势’之计,某自当破之!”

吕布惊疑了一声:“计将安出?”

虎牢关外,联军大营十里下寨。

看着下面跪着的文丑,袁绍起身询问:“如何?”

“启禀主公,吕布并没有派人出来应战,除了在关上射出几箭外,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听到袁绍询问,文丑不甘怠慢,立即将虎牢关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袁绍闻言,捋了捋颚下漂亮的长髯,旋即朝着文丑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休息。待文丑退下之后,袁绍迈步走到曹操面前询问:“孟德,如何?”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继续。”

袁绍点了点头,旋即大步走到账外喝道:“继续骚扰敌军。”

传令官得了袁绍将令,大声的应诺一声,旋即健步朝营内诸将列阵的地方奔去。

“盟主有令,继续骚扰敌军!”

颜良看了一眼诸将,随即率领两千兵马涌出了联军大营,大军驰骋到关下,颜良横刀纵马怒斥一声:“擂鼓,挑战!”

随着颜良一声令下,与他一同前来的联军士卒纷纷摇旗呐喊,擂鼓挑战,指着虎牢关上的西凉军破口大骂。

“西凉军也不过如此嘛,胆小如鼠。”

“吕布小儿,快快出来受死!”

“我家将军神勇盖世,尔等鼠辈还不快快出城献降?”

颜良绰刀策马,含笑的看着关上的西凉守军大骂:“西凉鼠辈,如果不敢应战,速速开关投降。”

顿时之间,虎牢关下骂声不绝,盈荡旷野,正当颜良以为西凉军不敢出战时,虎牢关的城门伴随着“轰隆隆”巨响缓缓打开,只见周泰策马提刀怒骂:“贼将休走,吃你周爷一刀。”

怒斥完毕,周泰拍马舞刀,直取颜良。

战有十合,颜良虚晃一刀,诈败而走。

“哈哈,就这等武艺也敢来叫阵,真是不知死活。”

看到颜良败逃,周泰也不追赶,只是横刀在关下谩骂

颜良闻言,不禁勃然大怒,要不是袁绍有令,他恨不得立即策马前去去剐了敌将,冷冷的扫了一眼周泰,颜良一挥大手,领着联军士兵回归大营。

又过了一个时辰,夏侯惇又领着数千兵马起来搦战,又是一阵大骂,黄忠气不过,单枪匹马杀下关来。夏侯惇也不答话,挎着长枪拦住黄忠厮杀,夏侯惇本就不是黄忠的对手,再加上有袁绍军令在先,两人战有十五回合,夏侯惇卖个破绽,被黄忠一刀砍掉兜头。

“哎呀,这黄忠果然厉害”

夏侯惇立即佯装不敌,拨马败逃。

“敌将休走,留下人头!”

见到夏侯惇诈败,黄忠心中冷笑,既然你想演,某就陪你演,当下怒斥一声,纵马舞刀,直追夏侯惇,直追出了两百米方回。

可是还未等到吕布他们喘过气来,夏侯渊又领着兵马杀到关下,又是一阵破口大骂。

这次西凉军并没有大将出战,而是在关上与夏侯渊遥相对峙,互相叫骂,西凉军不仅仅骂关东诸侯,还把他们帐下的知名将领,纷纷题名道姓的问候了一下祖宗十八大。其中也包括夏侯渊。

听着西凉军无耻的谩骂,夏侯渊几乎把兜头气歪了,若不是有曹操的命令,他恨不得立即杀上关去,乱刀绞乱这些毒妇的嘴巴。为了遏制这股冲动,夏侯渊咬牙切齿的扫了关上一眼,旋即一挥大刀,领着兵马撤回联军大营。

在夏侯渊撤回大营后的几个时辰里,不停有联军的大将领着兵马前来叫阵,不知道是习惯了还是怎地,除了起初有人回骂外,之后便没有人应声,若不是关上人影绰绰,他们可能认为关上以及没有人了。

“本初,我看可以进攻了!”

听到李典回来的汇报,曹操立即起身笑道。

“孟德,会不会有诈,要不我们等文台来了在左决断?”

闻曹操所言,袁绍没有立即下令,而是略显迟疑的询问了一句。

曹操连忙摇摇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若在迟疑,恐怕会失去最大的战果!”

抬眼看了一下曹操,袁绍不停的在帐内来回踱步,迟迟不肯下令。

“本初,现在是寅时,趁敌将还处于麻痹朦胧状态,我们快点出击吧”

曹操拦住袁绍的步伐,急忙的催促道,因为他总感觉哪里出了纰漏。

“传我将令,全军点齐火把,趁夜攻城!”

权衡了利弊,袁绍最终还是下令攻城,毕竟众人辛苦了一晚上,不打一下也说不过去。

看到袁绍终于下令,曹操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随着袁绍一声令下,二十多万整装待发的联军士兵迅速的点燃火把,雄赳赳气昂昂得杀奔虎牢关而去。大军疾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杀到了虎牢关下,看着关上火把照映出东倒西歪的人影,袁绍眼睛一亮,以为西凉军都已疲惫睡着,旋即下令夺关。

“杀!”“杀!”“杀!”

随着袁绍一声令下,二十多万兵马再也不分你我,纷纷呐喊着冲杀上去,可是宁人奇怪的事,直到他们将云梯搭在城墙上,也没有受到任何抵抗。当他们登上城楼的时候,顿时傻眼了,只见虎牢关上哪还有一个人影,除了女墙上东倒西歪摆放着成千上万稻草人和城垣上招展的旌旗外,偌大的虎牢关空无一物。

得到将士的汇报,众诸侯齐齐爬上关隘,曹操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我等中计了。”

ps:收藏一直掉一直掉,难过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