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33章 火烧洛阳(1)

第一百三十三章 火烧洛阳 1

?夜月如钩,依就高高悬挂在天际,它冷眼地看着这世间你方唱罢我登台。春夜里连一声鸟鸣莺啼也不曾有,整个天地间只是一片幽寂的阴寒。此时虽然是百花争艳的四月,但风里仍掺杂着一丝寒意。

吕布勒马提绺,行走在大军的最后,闻着虎牢关传来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一抹微笑从他的脸上稍纵即逝。身边树梢上的叶子一阵舞动,他身上的袍甲缝里渗进风来,使得吕布的脑袋愈加的清明。

“主公!”

远处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唤声,打断了吕布的思路,侧过头去,一骑已从前军纵马奔驰而来,马上人骑术十分了得,那马未停便翻身跃下,旋即大步来到吕布跟前单膝跪地禀报:“主公,高顺将军已经抵达徐荣营寨”。

吕布停住赤兔,翻身下马将他扶起:“伯锦,此次战况如何?”

来人正是高顺的副将张绣,见到吕布问起,张绣咧嘴一笑:“联军粮草毁于一旦,袁术只率领一千多人退守封丘,不仅如此,我军还劫得联军十万担粮草,足够我军吃食数月了。”

吕布点点头,翻腕牵住马绺,旋即纵身跃上马背,提了提缰绳,对着张绣展颜道:“伯锦,跟上。”

张绣雄壮的应诺一声,随即翻身上马,与吕布并绺而行。

看着张绣日渐成熟的脸庞,吕布微微轻叹,想当初张绣是何等的英姿勃发,投到自己帐下不过半年的时间,就被高顺折腾成现在这个样子,吕布心中难免有一点自责:“伯锦,在并州军,生活得可习惯?”

张绣闻言,咧嘴一笑:“就感觉在家中一样!”

“那就好”

扭头看了一眼张绣,吕布低头轻咳一声:“你想过收徒吗?”

张绣很诧异,他不明白吕布为什么这么问,不过吕布既然问起,张绣又不得不答,看了一眼天际的残月,张绣思索道:“当初下山时,师傅也没说不让收徒,或许以后会收吧,又或者教自家儿女也不定。”

吕布闻言,心中的一颗巨石终于落下,看来女儿交给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一半,等一切安定之后,自己在和张绣谈论吕玲奇跟他学枪的事。当下最重要的还是曹操的事。

想到这里,吕布的脸色立即沉了下去。前世的时候,董卓焚烧宫殿金阕,引得海内震动,而以袁绍为首的诸侯联军都逡巡不前,只有孙坚和曹操兵分两路追袭董卓,当曹操行至汴水西南四十里的时候遇到了驻扎在哪里的徐荣,而曹操在陈留所招募的都是散兵游勇,哪里是徐荣的对手,最后被徐荣打得大败,士卒死伤大半,要不是曹洪相救,恐怕日后不会有那个叱咤风云曹操。

要不是担心身在洛阳的严蕊和吕玲奇,吕布真想代替徐荣在汴水与曹操厮杀,不过想到董卓回到洛阳之后就劫迁天子,纵兵劫掠,火烧洛阳,吕布就觉得心中焦躁不安,因为拱卫吕府的兵马不过两百人,吕布把不准西凉军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特别是李傕和郭汜,那两人一直和自己不对口,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把自己的仇恨撒在自己的妻女上。

因此为了严蕊和吕玲奇的安全着想,吕布只能把杀曹操的这件事交到高顺的身上,如今曹操没有了曹洪,看他怎么脱身。

“伯锦,你速速赶去徐荣大营,替我转达伯平,无论如何都要将曹操杀死,此人不除,终究是一个祸患。”

“誓死不负主公所托!”

张绣雄厚的应了一声,在询问吕布没有别的事后,张绣立即挺枪纵马,朝着汴水的方向飞奔而去。

看着张绣离去的背影,吕布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虎牢关的方向,喃喃自语道:“今生你没了曹洪,看谁能救得了你的性命。”

砰!

董卓回到洛阳,便立即带人闯进了皇宫,一脚踹开刘协的寝宫,董卓便手持兵刃迈步走了进去,看了一眼被吓得魂不附体的刘协,董卓立即怒喝:“来人,快给陛下更衣!”

由于皇宫内的太监都被董卓屠之殆尽,如今的宫廷只剩下一小撮宫女,见到董卓如此凶狠,一旁的宫女寒蝉若惊的应诺之后,拿起刘协的墨色龙袍。十二旈冠冕,快速的给刘协套上。

看着勉强可以见人的刘协,董卓将佩剑插回腰间,一把提起刘协直奔嘉德殿而去,因为哪里还有一帮王公大臣等着他应付。

此时的嘉德殿之上,百官早已全部到齐,只不过由于被西凉军强行入府,拖至殿中,因此许多百官的衣着都有一些衣衫不整。

步入嘉德殿,将刘协一把扔在龙椅上,董卓肥胖的身躯直直的矗立在刘协地身旁,手按着腰间的剑柄喝道:“袁绍的数十万叛军,被老夫打得是落花流水,死伤大半,可是仍有一部分残敌肯能要进犯京师,劫掠圣驾,此事不等不妨!”

董卓说完,臃肿的身躯来回在刘协的面前晃动,忽然,董卓猛地拍了一下脑袋,故作恍然大悟的说道:“众卿家最近可曾听坊间有一首童谣,说是,西头一个汉,东头一个汉,鹿走入长安,方可无斯难,东都洛阳历经两百年气数已尽,老夫最近仰观天象,见帝气旺于长安,所以老夫决定护驾西幸,迁都长安,诸位卿家快些回家做好准备,促装起行吧!”

董卓的话,立即语惊四座,所有的公卿闻之无不变色,一阵沉默之后,太尉杨彪起身来到殿前叩拜:“丞相,移都改制,是天下大事,关中经历王莽之乱,早已篙草横行,残破不堪,故而光武帝改都洛阳,历年已久,百姓安居,今无故捐弃宗庙、园陵,恐百姓震动,比乱如沸粥,至于坊间童谣,岂可信用?恳请丞相名察。”

“唰”的一声。

董卓抽出佩剑,指着殿下的杨彪怒斥:“你是老糊涂了吧,西迁那是中兴大汉王朝,那是百年大计,关中肥沃,故秦朝可以吞并六国,陇右出产木材,杜陵有孝武帝的陶灶作砖瓦,宫殿一朝可办,至于那些百姓,若他们从了老夫还好,若有不从,老夫就以大军驱之,别说是长安,就算东去东海,也可办到!”

看董卓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迁都长安,朝中的世家大族可不干了,洛阳建都十二年,他们家族早已经在这里根深蒂固,如果董卓西迁,那无疑是对于这些世家大族是一次大洗牌。因此,即使心中再怎么畏惧董卓的**威,为了利益,他们不得不奋起反抗。

“丞相,京师洛阳乃是朝廷命脉,如果无故弃宗庙、皇陵,必将引起天下大乱,百姓沦丧,望丞相深思熟虑!”

司空荀爽见到董卓一脸的决然,心中悠然一惊,虽然畏惧董卓的**威,可是为了荀家,他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起身劝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