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46章 蛟龙入海,虎跃林

第一百四十六章 蛟龙入海,虎跃林

日薄西山,天地间最后一缕残阳奋力挣扎,势欲躲过黑暗地侵蚀。但它就如同大汉的黎民一样,纵然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逃脱命运的轮回。渐渐地消失在浓墨的黑夜之中。

“点火!”

天色渐暗,贾诩立即传令士卒点燃火把,升腾的火焰,瞬间便将四周照得如同白昼。贾诩目光幽暗地看着吕布离去的方向,嘴角不经意间露出一丝微笑。其实他不太推崇儒学,但是别人可不一样。蔡邕乃是当世大儒,天下儒生奉其为师。如果吕布能傍上这颗大树,将对他有莫大的裨益。

天际,残月如勾,隆隆地马蹄如同狂风暴雨,贾诩放眼望去,只见吕布率领并州狼骑骤然而至。

蔡邕立即跌跌撞撞地迎了上去,当看到赤兔马上熟睡的蔡琰时,蔡邕再也忍不住,立即老泪纵横起来。纵身下马,吕布一把将蔡琰抱起,然后迅速递给蔡邕。蔡琰也被这系列的动作给折腾醒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她惊喜的轻唤一声:“父亲!”

蔡邕擦掉眼角的泪渍,立即将蔡琰拉到吕布跟前,拜道:“多谢将军!”

吕布咧嘴一笑:“伯喈先生,某身为大汉的车骑将军,岂会坐视蛮夷掳我大汉子民?如果伯喈先生不嫌弃,可以与我等同行,正好某要远征西凉,可以护送先生一段!”

蔡邕闻言,低头陷入沉思,此刻他若想追上董卓的部队,已经是不可能了。换言之,如果在路上又遇见夷族,凭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如何能保护自己的女儿。抬头看了一眼吕布,蔡邕急忙拜谢:“如此,老夫就恭敬不如从命”

吕布摆摆手,示意蔡邕不用客气,可是大军来去匆忙,军中没有多余的马车,无奈之下,吕布只能安排蔡琰与严蕊同坐一车,至于蔡邕,却只又骑马的份了。办完这一切,吕布挺戟纵马,喝令大军继续前行,争取在天明之前赶上黄忠率领的前军。

经过一夜的急行,两路大军终于在弘农回合,之后又经过数日星夜疾驰,并州大军先后经过青泥隘口、蓝田。终于在第四日凌晨赶到长安。只在长安休整一日,准备好大军作战必备的军械粮草,吕布便匆忙蔡邕辞行,率军星夜驰援泾阳。

滚滚黄河,气势磅礴,澎湃的河流,翻腾的浊水,犹如千万条张牙舞爪的黄磷巨龙,一路挟雷裹电,咆哮而来。倏而,腾空而起;猛然,俯冲而下。如同百米冲刺一般,以所向披靡之势。

兵贵神速,张辽的先锋部队已经在黄河南岸准备好大军渡河的船舶,待张辽率兵过河之后,第二波人马是黄忠统率的两万前军,其中骑兵一万,步兵一万,连人带马,用了半天的时间才渡过黄河。之后便是吕布率领的后军、高顺率领护卫粮草的陷阵营,各路人马,合计八万,用了整整用一天的时间,在数百条大小战船的全力输送之下,全部渡过浩淼的黄河。顶着夜色,向雍州军事重镇泾阳进军。

吕布勒马提绺,远眺长安残破的城垣:“某已脱困而出,如今是蛟龙入海,虎跃山林,孟德、刘备,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到时候鹿死谁手,咱们走着瞧!”

雍州军事重镇泾阳城下,杀声震天,箭矢纷飞。

一万打着“梁”字旌旗的西凉军将泾阳城围得水泄不通,日夜攻打,在持续的压力下,城内的抵抗越来越稀疏,已经有了逐渐破城的迹象。

泾阳城内有三千郡兵,面对于数倍于己的敌将,顽强的抵抗了三天三夜,守城的器械差不多已经殆尽,此刻除了一些专业弓弩手的箭壶尚有一些雕翎箭外,普通士卒的箭壶早就空空如也。

形势危急,兵卒们只好把白蜡、柳条等坚硬的木枝削尖充当箭镞,虽然杀伤力有限,但总算能够稍微阻滞一下西凉军的进攻,只要拖延一时办刻,就有等来援军的希望。

看到城头上的弩箭越来越稀疏。手提长枪的梁兴引领了百十名亲随,在城下来往驰骋,专门砍杀猥琐不前的士卒。

“全军竭力攻城,哪个再敢后退,杀无赦!”

作为这次的统兵将军,梁兴不容许失败,程银他们已经先后攻破槐里、咸阳、武功、池阳等县,只有他和侯选还攻泾阳不下,想到坐镇新平的马腾,梁兴心里一阵发凉。如果此次攻不下泾阳,大军就无法渡过黄河,到那时,自己恐怕有十个脑袋也不够马腾砍砍。于是,在梁兴的强力督战下,一万多西凉军再次鼓噪呐喊,吹响号角抖擞精神,发起了又一波猛烈的攻势,争取一举破泾阳城。

面对西凉军狂风暴雨的攻击,吴懿满脸写满了绝望:“为何援军迟迟未至,为何,可怜我满城百姓皆要死于羌人之手。”

“咦,太守大人快看,援兵,援兵到了”

一个眼尖的士兵忽然看到东面尘土飞扬,一开始天空只是浅浅的淡黄色,慢慢就变得越来越重,由浅黄变成黑褐色,尘土遮天蔽日,犹如乌云压顶,那不是援兵又是什么。

吴懿闻言,不由得精神一震,用佩剑支撑着爬起来,高声鼓舞士气:“朝廷的援军到了,击破贼兵指日可待,将士们拼死守住,泾阳之围,今日便解”

看见援军到来,城墙上的军民精神大震,将手中为数不多的弩箭以及滚石劈头盖脸的朝着西凉杂军招呼过去,终于在岌岌可危的危险关头打退了西凉军的猛攻,让泾阳城屹立不倒。

并州军旌旗猎猎,甘宁一马当先,冲锋在前,所到之处,尽皆披靡。

梁兴看到敌军援兵既到,不敢在全力攻城,掉过头来与并州军一场混战,双方在泾阳城不大的平原上厮杀了一下午,在吴懿与并州军合力的围杀下,梁兴无奈,只有下令鸣金收兵。

就在并州军驰援泾阳的时候,马腾也得到探报,命令大将庞德、部将杨秋,率领两万精兵渡过泾水,前来协助梁兴、侯选,对抗并州大军,这支队伍恰好在黎明十分抵达泾阳城下,很快便于梁兴合兵一处,声势大增。

张辽的先锋部队只有一万,数量本来就平分秋色,因此也不敢冒险夜间用兵,后退到十里扎下营寨,看看天色大亮,甘宁立即跑到张辽帐前请战。

此时张辽正在案前一手扶案研读兵法,见到甘宁雄赳赳地走进大帐,张辽立即相迎:“兴霸,前来所为何事?”

甘宁嘿嘿一笑,于是便把自己想要前去挑战的事情告诉张辽。

“兴霸,据探马来报,昨夜有两万西凉军抵达泾阳城下,如今贼势浩大,我等只能按兵不动,等到后续大军到来之时,在做定夺。”对于甘宁出兵挑战的想法,张辽立即提出不同的意见。

“文远,先锋者临阵当先,探敌虚实,以壮大军声威,岂能裹足不前?贼兵虽多,不过乌合之众,某又有何惧?若你不愿意出战,你拨五千兵马与我,我自己去厮杀便是!”

“兴霸,主公曾言,叫我等不要瞧任何一个敌人,不然必遭大祸,这马腾的西凉军可比董卓的要厉害得多,不过你也说得对,先锋者临阵当先,探敌虚实,我们就前去挑战,但须明言在先,若是敌军势力,绝不能恋战,当速速鸣金收兵,等候大军来临之时在做定夺!”

“若非文远提醒,我又要犯轻敌之罪也”直到张辽提醒,甘宁才猛地响起不久前的虎牢关大战,在撤退的那一夜,由于自己轻敌而险些命丧关下,想想都感觉脊背一阵发凉。不过见到张辽同意出兵叫阵,甘宁心中又是一喜,但是他却收起了先前的小觑之心。

随着出战的号角撕破长空,并州军的营门缓缓敞开,在留下两千人守营之后,张辽、甘宁率领八千兵马浩浩荡荡的杀向西凉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