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47章 西凉大将庞德

第一百四十七章 西凉大将庞德

泾阳城下,两军对垒,旌旗猎猎,大焘招飏,一阵东风拂过,卷起漫天尘土闭塞骄阳。

庞德得知并州军前来叫阵,令杨秋、侯选率领两万人看守营寨,自己点齐一万兵马出寨迎敌。双方在泾阳城外的平原上撞个正着,一阵箭雨之后,双方射住阵脚。

甘宁手提龙纹盘刀,飞纵**黑鬃马,径直来到沙场叫阵:“吾乃都乡侯、司隶校尉吕布帐下先锋大将甘宁,尔等不好好在西凉放马,竟敢入侵三辅之地,识相的快快下马受降,或许可免尔等不死,若是在执迷不悟,某的大刀必定杀得尔等片甲不留”

一直阖目养神庞德听到甘宁的谩骂,立即怒眼环睁,提刀纵马,想要前去砍杀甘宁。

“敌将秀狂,梁兴来也”

还未等庞德出阵,他身旁的梁兴早就被气得七窍生烟,当下不等庞德下令,立即提枪纵马冲出阵来,出阵之后也不答话,便于甘宁厮杀在一起。

两员战将在沙场上走马灯般的厮杀,双方你来我往,刀枪乱飞,战马直踩踏的烟尘飞扬,闪烁的寒光更让人眼花缭乱。

二三十回合过户,梁兴逐渐不支,料敌不过,拨马便走。

“呸,贼将哪里走,速速留下人头”

见到梁兴败逃,甘宁哪里肯舍,立即拍马舞刀,紧追不舍,一心要阵前战将,立下赫赫战功。

忽然听得西凉军阵中马蹄声响起,一员身高八尺,彪形虎体,头顶鹤羽冲天兜,身披鱼鳞两档铠,手提虎头大砍刀的大将拦住去路,威风凛凛的大喝一声:“泼贼休狂,狟道庞令明在此!”

看到被人拦住去路,甘宁不禁勃然大怒,手中大刀一指:“呔,哪里来的黑脸怪,竟敢阻我去路,吃我一刀”

由于庞德生得面黑发黄,平生最忌讳别人说他脸黑,当下听到甘宁骂他是黑脸怪,立即戳中其心中痛处,一股怒火不由得从两肋间窜了出来。

看到甘宁势大力浑的一刀,庞德冷笑一声,手中的砍刀舞得风车一般滴溜溜旋转:“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不仅把头发断如篙草,而且还在身体上乱涂乱画,想必是一个不孝之人,董卓祸乱朝纲,尔等不思报国,反而助纣为虐,是为不忠,像你这种不忠不孝之人,某乐意杀之!”

“哎呀,气煞我也,泼贼,看某今日如何杀你,以平吾恨”

甘宁怒斥完毕,旋即将手中的龙纹盘刀挥舞开来,奔着庞德的头颅就是一顿劈头乱砍,至从他投到吕布帐下以来,何曾受过这样侮辱,当下也不由得怒火中烧,手中的大刀呈排山倒海之势朝庞德席卷而去。

面对甘宁狂风骤雨的攻击,庞德有条有序的格拦招架,瞅准甘宁露出破绽,庞德立即怒吼一声,如同虎啸,手中大刀高高扬起,以雷霆万钧之势劈向甘宁。

“开!”

甘宁大喝一声,手中的盘刀卯足全力,向外崩了出去。

只听见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从平地里拔地而起,直震得三军耳膜嗡嗡作响,数万将士尽皆侧目,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嘶,这黑脸怪果然了得,如果不使出全力,恐难取胜。”

接了庞德一刀,甘宁直感觉虎口一阵发麻,握刀的手都微微有点发抖,当下再也不敢小觑对手,心中加倍了小心。

看到甘宁居然硬扛下自己的这刀,竟然还能毫发未损,他心中不免有点惊讶,因为他已经瞅准了甘宁的破绽,想要一刀斩他于马下,不曾想甘宁如此骁勇,当下也收起了小觑之心。手中的砍刀狂魔乱舞,使出浑身解数与甘宁颤抖在了一处。

双方在疆场上马走龙蛇。刀来刀网,两员悍将恶斗了四五十回合,胜负难分。

两人如此惊心动魄的大战,只引得双方士卒摇旗呐喊,喝彩助威。不过只有替甘宁掠阵的张辽知道,甘宁恐怕最多在撑三十四个回合就会落败,当下也不禁替甘宁捏了一把汗。

一刀崩开庞德的砍刀,甘宁拨马便回,庞德还以为甘宁料敌不过,想要逃跑,他哪里肯舍去如此大功,立即拍马舞刀,奋勇直追:“贼将休走,留下人头再走不迟”

甘宁一边纵马,一边将盘刀挂在鞍上,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下背上的双戟,看到后面穷追不舍的庞德,甘宁立即调转马头,回战庞德:“黑脸怪,爷爷只是换一把兵器而去,岂是败逃,休要猖狂,吃某一戟”

换了武器的甘宁,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面对庞德不俗的武艺,甘宁抖擞精神,挺戟纵马酣战庞德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

甘宁突然改变了路数,让庞德颇为不适应,刚刚建立的优势又被夺了回去,局势又变成了焦灼之势。

两人又战了四五十回合,已经熟悉甘宁路数的庞德瞬间发威,砍刀舞得大开大合,顿时便将甘宁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张辽为了避免甘宁有失,立即下令敲响收兵的刁斗。

荡开庞德的大刀,甘宁再次拨马而走,不过这回他是真的败走,不过就算走了也要找回一点面子:“黑脸怪,某的马不比你的西凉马,带某回去换了马匹,再来与你厮杀”

庞德听到甘宁战败逃亡还辱骂自己,脸立即黑得犹如锅黑,当下怒吼一声,立即飞纵战马,犹如索命的黑无常一般直扑甘宁。

压阵的梁兴生怕庞德陷入重围之中,手中的长枪一扬,一万西凉军士气高涨,齐声呐喊,仿佛如潮水一般席卷而去,庞德、梁兴犹如虎入羊群,狐入鸡舍,在他们带头冲杀之下,所到之处犹如劈波斩浪。

看到西凉军势大,张辽与甘宁二将亲自殿后,且战且走,浴血奋战,在抛下近千具尸体后,渐渐脱离了战场,庞德看到敌军不到一万人,如今又被本杀绞杀了近一千人,料定敌军先锋部队不会超过两万,当下一鼓作气,率兵冲杀过去,想要一举夺下敌军营寨。

危急时刻,南方马蹄声隆隆,卷起遮天的尘土,来的正是黄忠、魏延统率的五千精锐铁骑。听闻前方厮杀异常,本方吃了败仗,黄忠顾不得让部下休整,留下万余人安营扎寨后,自己舞刀拍马,引领轻骑来援。

“兴霸、文远休惊,黄忠来也”

乱军之中,黄忠飞纵**枣红马,手中三亭砍山刀犹如猛虎下山,所到之处,敌军无不应声落马。

庞德在人群里看到黄忠匹马纵横,遂拍马来战:“敌将安敢害我将士性命,看我斩你”

“某上阵杀敌那会,尔等还乳臭未干呢,看某今日如何叫你使刀”

黄忠浓眉一挑,舞刀来战

人喊马嘶之中,两将捉对厮杀了二三十回合,庞德因为先前与甘宁大战了一百多回合,体力早已不支,再加上黄忠武艺绝伦,刀法丝毫没有破绽,两人又战约十个回合,庞德料敌不过,拨马边走,黄忠也不肯舍去大功,立即扛刀追来。正追赶正急,忽然山谷处一连几声炮响,又有漫山遍野的西凉军杀下山来。庞德见后,心中大喜,立即调转马头来战黄忠,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魏延率领数千骑兵前来支援。两军又在山谷出厮杀一场,但见天黑,双方才纷纷罢手,在留下上前具尸体后,才各自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