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55章 黄汉升智取武功城

第一百五十五章 黄汉升智取武功城

武功城下,旌旗猎猎,大焘闭空,刀枪映日。

在双发士卒的拼命呐喊之下,在震耳欲聋的鼓声中,两员战将在沙场中央舍生忘死的恶斗,两匹战马纠缠在一块,马走龙蛇,刀来刀往,直杀得天昏地暗,马蹄踩踏得尘土飞扬。

刚一开始,庞德还觉得自己能应付自如,可是随着鏖战的持续,七十回合之后,庞德似乎觉得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这黄忠非但没有丝毫疲惫的趋势,反而愈战愈勇,一刀接着一刀,丝丝相扣,犹如排山倒海一般,连绵不绝。

看到庞德已经力竭,黄忠浓眉一挑,瞬间发威,大刀奔着庞德的头颅一阵劈头乱砍,刀势大力浑,犹如雷霆万钧,连绵不绝的攻击如泰山般沉重,企图一鼓作气砍庞德于马下。

又恶战了二三时回合,庞德料敌不过,拨马败走,黄忠见后,大刀一扬:“呸,贼将哪里走?留下人头”

黄忠怒斥完毕,纵马狂奔、紧追不舍。

看到自家将军杀败敌将,黄忠的副将大刀一挥,厉声大喝:“全军冲锋,杀西凉军一个片甲不留”

随着那偏将一声令下,并州军阵中鼓声震彻天地,上万并州军在黄忠的鼓舞之下士气高涨,人人奋勇,各个争先恐后的冲向西凉军阵脚。

反观黄忠,舞刀拍马,奋勇直追,面对两万西凉军全无惧色,单骑冲入敌阵,手中三亭砍山刀抡得如同风车一般,瞬间便将比较靠前的数名西凉军连人带马,砍落马下。

庞德败走,西凉军士气受挫,再加上黄忠一口大刀在乱军中所向披靡,马前皆无一合之敌,飞马到处,立即搅其一片腥风血雨,每一刀必斩一人,片刻间便杀的西凉军人头乱滚,残肢乱飞。

在黄忠的带头冲击之下,西凉军阵脚大乱,眼看无法取胜,庞德只能提刀纵马,且战且退,下令道:“鸣金收兵,全军向武功方向撤退”

在庞德与杨秋等人压阵的地方,西凉军还能退而不乱,轮流断后,不让并州军占到便宜,但距离较远的西凉军则秩序大乱,士卒们开始崩溃,逐渐呈现兵败如山倒的局面,并州军奋勇追杀,收割了无数大好人头,抢夺了不少金鼓旗幡。

黄忠虎目横扫整个战场,忽然发现扛庞德大焘的力士遗落在乱军之中,黄忠大喜,立即挥舞着大刀全力扑了上去,只要敌军帅旗一倒,神仙也难救他们。提刀纵马间,但凡有阻挡者,均被他一刀斩首,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距离越来越近,眼看着扛旗力士已经落在了射程范围之内,黄忠将砍刀挂于马鞍之上,弯弓搭箭,嗖的一声射向前方的扛旗力士,只听见噗嗤一声,雕翎箭阵中其咽喉。黄忠大笑一声,纵马上前一刀砍落旌旗。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斜刺里突然杀出来一骑,手提铁脊矛,一把揽过掉在地上的旌旗,随后仰天一招:“众将士休要慌乱,交替掩护,退回武功!”

黄忠眼见大功告成,却不料半路杀出一将,当下怒吼一声,飞马前去抢夺旌旗。那将浓眉一挑,将旌旗交予副将:“只要旗帜不倒,我们就还有希望,你先撤,某来掩护”

那将说完,立即纵马舞矛,拦住黄忠去路:“贼将,休要猖狂,可认识马玩否!”

说话间,黄忠已经赶到眼前,手中大刀以雷霆万钧之势,高高劈下:“村野匹夫,某岂能闻之,吃我一刀”

“铛,铛,铛......”的连续三声,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连拆四合,而马玩也不敢恋战,一路且战且走。

两匹马你追我赶,马上二将到来枪往,互相攻杀了二十几个回合,马玩勉强能招架下来,心中不由得惊骇不已:“这黄忠好生凶猛,适才已经与令明恶战一百多回合,此刻竟然还能如此生龙活虎,不愧为吕布帐下第一猛将!”

虎牢关的战报,袁绍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派人送来,因此,他们也知道黄忠高顺的威名。面对着黄忠排山倒海,连绵不绝的攻势,马玩心中忽然感到一股悲凉,看着形势只怕自己今天没法活着离开了。可是纵然如此,某也要全力以赴拦住这厮,给令明他们撤退赢得更充裕的时间。

想到这里,马玩怒吼一声,手中铁脊矛加快,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模样,悍不畏死的与黄忠决战,铁矛带着虎虎风声,只管进攻,完全不管防御。

一将拼命,可抵千军,在马玩全力以赴之下,拼死在黄忠刀下走了三十多回合后,猝不及防之下被黄忠一刀斩来,马玩慌忙挥舞铁矛招架,只听一声脆响,手中的武器应声而断。

黄忠本要一刀将马玩斩与马下,但想到马玩拼死护旗的壮举,旋即将劈到半空中的砍刀翻转刀身,用刀柄拍在马玩的背部,直让马玩口吐鲜血,跌下马鞍。趁成为还未起身,从后面赶来的并州军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将马玩绑成一团。

就在黄忠被马玩阻挡之时,庞德与杨秋已经率领败兵退回武功城,须臾,便有西凉残军三五成群的相继出现在城门前,看着残破不堪的旌旗以及精神萎靡的士卒,庞德的面色微微有点难看,若不是自己大意,也不会有此一败,而马玩也不会被黄忠生擒,现在搞成这个样子,自己如何向主公交代啊。

正当庞德感叹自己该如何向马腾交代的时候,忽闻城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只见败兵之中有上百人抽出腰刀,对着旁边的西凉战士劈头乱砍,正涌向吊桥这方的城头,与此同时,武功城外马蹄如雷,喊杀震天,并州军如雨骈集。

“拦住他们!”,看到距吊桥越来越近的‘西凉军’,由于距离较远,庞德只能目眦尽裂的喝令士卒拦截,可是一切都为时已晚,那波‘西凉军’本就在城头几米处发难,西凉士卒猝不及防之下,瞬间就被砍得血肉横飞,连连后退,更庞德绝望的是下面的城门,因为还有士卒没退回武功,所以下面的城门还未关闭,依然还在敞开着。

“哐当,哐当,哐当......”的连续几声,电光火石之间,数名‘西凉军’奋力挥刀劈断城楼上的铁链,城门应声而落,瞬间就砸起一片尘埃,黄忠见后,一挥长刀:“随某冲杀进去”

随着黄忠一声令下,近万并州军扬起手中的刀枪,犹如潮水一般涌入武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