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56章 羌兵作乱

第一百五十六章 羌兵作乱

?随着武功城吊桥被砍落,黄忠纵马提刀,统率近万并州军杀进城来,庞德大惊失色,一方面令杨秋围剿城楼上的‘西凉军’,一方面与成宜一起去拦截黄忠。

“杀啊!”

涌入城内,看到西凉军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黄忠大刀一扬,喝令士卒杀上去。

随着黄忠一声令下,并州军手提钢刀,无所畏惧地迎上比他们多一倍的西凉军,黄忠更是弃了马匹,徒步作战,一路到处,所向披靡,刀下竟无一合之敌。一路冲来,斩杀将校数百人。在黄忠的带头冲杀下,并州军犹如一群凶狠的野狼,奋勇向前,砍杀敌人,顿时打得西凉军连连回退。

一时之间,武功城的大街小巷杀声四起,火光汹汹,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呐喊惨叫声此起彼伏,充斥在武功城的上空,双方在街头巷尾展开了惨烈的巷战,不时有人被砍倒在血泊里,殷红的血水在地上散开,显得分外血腥,虽然西凉军久经沙场,作战凶猛,但先前被并州军杀得大败,士气萎靡,顿时就架不住并州的冲击,一路上伏尸一片,且战且退。

就在此时,城外又响起一片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原来张辽在得知黄忠已经攻入武功后,让魏延率领五千轻骑驰援,自己率领五千重骑兵殿后。

进入城内,二话不说,魏延一抚长髯,旋即翻身下马,倒提钩镰刀,几个健步冲入敌阵。一路掩杀过来,所到之处,伏尸成片,每一刀砍下去,必有一人丧命,或者断肢断臂,或者人头滚滚。

在这条百十丈的小巷之中,本来就被黄忠砍杀一地的西凉军,随着魏延的冲杀,又在西凉军的尸体上覆盖了一层西凉军的尸体,如同叠罗汉一般,密密麻麻,好似进入了修罗屠场。

单人大刀,一路冲杀过来,挡者披靡,短短片刻的功夫,就砍杀了一百多名官兵,而自己却毫发无损,剩下的一股西凉军终于胆寒,发出一声惊呼,向主力溃散而去。

在马腾的西凉军中,夹杂着不少的羌人,见到主力大军溃散,这些羌人立即开始作乱,手提钢刀,吆喝着杀入民房。他们不仅对精装的男丁痛下杀手,也没有放过手无寸铁的老幼妇孺,闯入民宅后,他们就开始翻箱倒柜,寻找财富,稍有阻挡,就乱刀相向。更有甚者,只要见人,不问老幼,便是一刀下去。

火光四射中,一座白墙黑瓦的四合院刚刚被四五个羌人冲了进来。

“给老子仔细收,一个也不要放过”

一个脸上有着一条险恶刀疤的羌人,手提钢刀,凶神恶煞的向手新下的羌兵嘶吼,说话的同时,一脚踹开房门,开始翻箱倒柜寻找财物。

“这人到底在哪里躲着呢?快给老子出来”

羌兵头领嘴里虽然操着生硬的汉语吆喝,一双手却在橱柜里的衣衫中摸来摸去,当寻找到值钱的东西时,就会厉声大笑,然后快速的把搜到的财物塞入怀中。

“哎呀,想不到真的有汉人藏在这里”

当闯进偏房,掀开一口木柜的时候,羌兵首领赫然发现里面藏着一个年轻的妇人,正用极度恐慌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羌人头领不由得顿时**笑起来。

“怪不得头领老喜欢和马腾一起入侵中原,你看这中原女子细皮嫩肉的,让大爷看得心痒痒!”

羌人头领**笑着,不由分说的把妇人从衣柜里扯出来,然后开始动手动脚。

随着“哧啦”的一声响,妇人的衣衫就被撕裂一大片,露出了白花花的身子,羌人头领的笑声更是得意,恨不得一下子扑上去,把妇人压在身下**。

“蛮夷,畜生,不服教化,不得好死”

“啪”的一声脆响,却是妇人挣扎着给了这羌人一记耳光。

妇人这一记耳光颇重,让羌人头领的嘴里隐隐有一股猩甜的血腥味,这耳光立即使得羌人头领大怒。手中的钢刀在妇人咽喉上一抹,顿时撕开一道血痕,鲜血汨汨的冒了出来,整个人顿时瘫软无力,挣扎了几下便咽了气。

望着妇人从衣衫里露出来颚身体白皙而丰、腴,再摸摸尚存的体温,那羌人头领脸上闪过一丝狠唳,一把将死尸拖到**,撕去衣衫,欲行不轨之事。

恰这时,院外顿时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那羌人头领大呼不好,准备提刀冲出去,然而还未等到他踏出房门,便见一员手持大刀的汉将冲了进来。

魏延一路冲杀过来,忽然看见几个羌兵在民宅内杀人放火,大怒之下,立马冲进去将作乱的羌兵一刀斩为两段,刚刚杀完羌兵,魏延听到偏房内传来一声响动,当即提刀冲了进去,进入偏房,看到有个羌人衣衫不整,再看他身后的床榻上躺着一个已经咽气的妇人,一股冲天的唳气不由得从魏延的两肋窜了出来:“蛮夷,今日某必将你碎尸万段!”

只见一刀寒光闪过,那羌人头领的头颅应声落地,魏延尚未解气,健步上前,乱刀将那羌人剁为肉泥,让他变成了碎尸万段。

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魏延深吸了一口气,旋即上前用被褥盖住妇人的尸体,办完这一切后,魏延又提刀冲刀了街上,对着满街的并州士卒喝令:“但凡见到羌人,碎尸万段,记住,是碎尸万段”

随着魏延一声令下,密密麻麻的并州军开始散开,他们一边救火,一边开始搜寻羌兵,只要是遇到羌兵,并州军立即一拥而上,将其剁为肉泥。

烈火熊熊,鏖战还在持续,武功城的街道上,西凉军越来越少,而并州军越来越多。

北街,

一刀斩下敌军,庞德昂首回顾四周,见到将无斗志,兵无战心,立即率领溃军奔出武功城,朝北而去。

“庞德”

正在指挥着士卒徐徐后退的庞德,忽然听见后面穿来一声咆哮,立即扭头看了过去,只见黄忠持刀矗立在北门的城头,他身边有一员红脸长髯的大将,这一声咆哮便是从他的口中吼出的。

魏延目眦尽裂的看着庞德,大刀指着他破口大骂:“庞德,枉你身为汉将,竟然放纵羌兵杀我汉民,**妇女,劫掠财物,你还有何脸面存在这世上,大汉养士数百年,却养出你这个不忠不义之徒,你愧对你家中父母,枉存与世,枉存与世”

听到魏延的怒骂,庞德没有反驳,看着队伍中一个个怀揣着财物,满身都是血污的羌兵,庞德的脸瞬间布满乌云,深吸了一口气,庞德策马来到城楼前,对着城楼上的魏延一拜:“某食汉禄,岂会纵然蛮族屠戮我大汉子民,两位将军请稍后,看某如何明志!”

大喝完毕,庞德勒马回到阵前,手中的大刀一扬:“兄弟们,我等皆为大汉士卒,虽与董卓为敌,但百姓却是无辜,如今这些羌兵趁乱屠戮我大汉子民,众将士听我号令,杀光羌人,一个不留”

随着庞德一声令下,所有的西凉军怒喝一声,纷纷拔出腰间环首刀,怒吼着扑向周围的羌人,霎时便响起一片惨叫声与哀嚎声,待大军散去,只见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躺满了上千具血肉模糊的羌人。

办完这一切,庞德勒马对着城楼上的魏延持刀叩拜,旋即率领残存的上万兵马朝着北方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