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57章 征讨陇西

第一百五十七章 征讨陇西

?鏖战过后,天色已经渐暗,吕布率大军开进了武功城,兵卒把五花大绑的马玩推到了吕布的面前。

吕布稳坐如山,上下打量了马玩一眼,厉声喝问:“你便是马寿成帐下大将马玩?”

只见这马玩年纪四十上下,白面无须,两道蚕眉颇为醒目,额头间隐有川纹,一看就知道是员征战沙场多年的悍将,一股大将的风范有形无形地从他身上溢出。

“正是!”

马玩面无表情,昂首矗立。

“此番被某所擒,你可服气?”

马玩看了吕布一眼,漠然道:“败军之将不足言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吕布冷笑一声:“你本汉将,却随马腾反叛朝廷,汝罪当诛,来人,推出辕门斩了!”

听了吕布的决定,马玩面如死灰,嘴唇微张,似乎想要求饶,但微微蠕动片刻后,始终是没有开口,任由士卒将他推出去。

看着刀斧手上前拥住马玩,准备将其拖出去行斩首之刑时,吕布又大手一招:“等一下”

在马玩将要绝望,准备授首的时候,猛然听到吕布改变了注意,不由得又惊又喜,就感觉自己好像在鬼门关绕了一圈。

吕布面色古井无波,黑色的眸子好似一口幽暗的深井,用犀利的目光盯着马玩:“某让你回去告诉马腾,如果他让出陇西郡,我就与他握手言和,互不侵犯,你可愿意”

蝼蚁尚且偷生,看见了活命的曙光,马玩不再矜持,竭尽求生:“多谢将军不杀之恩,某愿回去劝说主公让出陇西”

听到吕布要放了马玩,陈宫拱手出列,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主公,防人之心不可无,若马腾不让出陇西,主公岂不是放虎归山?白给马腾增添一员战将,给我军增添一名敌将,依在下之见,要么留在军中效力,要么斩杀,以绝后患!”

马玩闻言,额头再次冒汗,现在他的感觉,就好像有一口大刀悬在他头上,稍不注意,便会人头落地。

吕布摇了摇头,显得有点不以为然:“某帐下武将云集,要擒他易如反掌,若他再与我军为敌,下次捉住,定斩不饶”

见到吕布已经做了决定,陈宫多说无益,朝吕布拱手施礼后,退回队列。而马玩也在吕布的授意下,纵马奔出了并州大营。

“诸位,你们一定很好奇我为何放了马玩吧”,看到马玩出了营帐,吕布立即开口笑问。

虽然众人没有回答,但是看他们求知的面孔,吕布立即正色说:“此番董卓封我为西凉召讨使,无非是坐山观虎斗,让我军与马腾厮杀,他坐收渔翁之利。如今我等还未有立足之处,所以不能与马腾结成死敌,马玩与梁兴不同,梁兴本就属于西凉郡守,乃是一方军阀,我们杀了他马腾不仅不会怪罪,反而会感谢我们,马玩则就不同了,他一方面是军阀,一方面是马玩远房亲戚,对马腾颇为忠臣,如果我们杀了他,马腾必会亲率大军与我厮杀,我军虽然骁勇,但是也抵挡不住马腾全力攻杀,就算最后我们胜了,那也是惨胜,到时候莫说与众诸侯逐鹿中原,能不能在乱世中站住脚还是另说”

听了吕布的一番解释,终将是这才释然,纷纷赞叹吕布英明。

处理完马玩的事后,吕布又让贾诩出来分析并州军如今的状况,以及天下大势。

贾诩应诺一声,旋即迈步出列,手里拿着一份竹简,对着众人说道:“我们先说说天下之势,某手中所拿的是我军退出虎牢关后的战报”

贾诩顿了顿后,接着说道:“董卓焚烧洛阳,西迁长安,曹操在追袭的途中,于汴水败于徐荣之手,最后投扬州而去;刘岱向桥瑁借粮,桥瑁不允,被刘岱率领大军击杀,刘岱降其众,将兖州与东郡连成一片;孙坚在洛阳浇灭大火后,却不知为何悄悄回到江东,直到孙坚回到江东之后,袁绍从细作哪里得孙坚拾得大汉玉玺,可是天高地远,袁绍却无可奈何;联盟解散后,袁绍领兵屯于河内,想与公孙瓒一起合谋冀州,韩馥本想让袁绍进入冀州与他一起防御公孙瓒,但在幕僚耿武与大将潘凤的极力劝说下,韩馥兵分两路去拦截袁绍和公孙瓒,最后被袁绍与公孙瓒围困在冀州首府自杀身亡,韩馥大将潘凤、张郃、别驾沮授保护着其一家老小投到陈留后,三人就不知所踪。”

“等等”

说到这里,周泰立即打断贾诩的话,开口询问道:“某记得在成皋城下,那潘凤被汉升将军所擒,此间为何跑到冀州去了?”

贾诩闻言,与吕布相视一笑,然后开口解释:“那日潘凤与汉升将军大战时,身体已经中毒,他料定是袁绍在他的酒中下了毒,主公将他救起后,暗自差人将他送回冀州劝说韩馥,言袁绍欲夺取冀州,可是天违人愿,冀州还是丢失,韩馥身死人手,至于潘凤,如果在下所料不差的话,在不久的将来他必定来投,至于那个冀州别驾和大将张郃,某就不知道了”

众人释然,怪不得生擒潘凤后就不见其人,原来是自家主公悄悄安排了这么一手。

见到众人没有疑问后,贾诩继续说道:“袁绍与公孙瓒平分冀州后,为了获得冀州的统治权,两人在磐河鏖战余月,最后在董卓的调解下,他们才罢兵言和”

贾诩将竹简轻轻放在案牍上,转身看着众将正色道:“如今大汉已经形成诸侯割据的局面,而主公的并州刺史与司隶校尉已经名存实亡,所以我们必须尽快夺下陇西,作于安身之地,厉兵秣马,以待天下之变!”

“所以”,吕布轰然起身,凌厉的目光看着肃然两旁的谋臣武将,朗声道:“某决定兵分四路攻打陇西,第一路,以张辽为主将,程昱为军师,甘宁、魏续、宋宪为副将,领兵两万,取汉兴、街亭。第二路,以高顺为主将,张绣、曹性、李封为副将,领兵两万,攻取散关、上邦、冀城、洮阳,某自领兵两万与贾军师、徐晃、周泰取陈仓,然后与文远汇合于街亭,三路大军合围狄道,黄忠、陈宫、魏延屯兵槐里,以防马腾切断我军退路,夺得陇西后再率大军与我等汇合,三军两日后出发,此次不成功,便成仁”

吕布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抽出腰间佩剑,一剑斩断面前的案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