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58章 羌族首领

第一百五十八章 羌族首领

?新平,西凉大营辕门外,一个大汉负手而立,只见他身长八尺开外,身体洪大,面鼻雄异,一双鹰隼焦急地看着远方,见到不远处人如潮涌,马蹄如雷,那大汉一喜,立即健步迎了上去。

“拜见主公”

庞德见到马腾大步迎来,立即翻身下马,单膝跪地禀报:“庞德有负主公所托,丢了武功,望主公责罚”

马腾忧心忡忡的将他扶起:“某已经看到战报,也不能全怪你,只是你将前去的羌人全部斩杀,已经彻底的激怒了彻里吉和雅丹,上次你在泾阳杀了数百人,这次又在武功杀了上千人,恐怕我很难向他们交代!”

庞德一听,大义凛然地说道:“主公,那些羌人趁乱烧杀抢掠,奸、**妇女,死有余辜,某一人做事一人当,决不让主公为难,若他们想要取庞德首级,叫他们自行来取便是。”

马腾拍拍庞德的肩膀,抚慰道:“你说的哪里话,你跟随我征战沙场十数年,我岂不会保你?若他们要杀你,我马腾第一个不答应!”

看到马腾语重心长的样子,庞德顿时心中一暖,对于马腾的提携之恩,庞德发自肺腑的感激,也愿意为马腾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主公的知遇之恩,庞德虽肝脑涂地,也无法报答!”

马腾展颜一笑,立即领着庞德一起进入凉州大营。

见到马腾和庞德步入大帐,坐在左上方的两个彪形大汉立即轰然起身,纷纷抽出腰间的弯刀,其中一人指着庞德大骂:“庞德,上次你在泾阳屠杀我部众几百人,若非马将军替你求情,我们早就将你活剐了,今日你又在武功屠杀我部众上千人,今日谁也别想救你”

说完便大手一挥,他们身后的羌兵见状,立即挥刀上前,想要砍杀庞德。

“我看谁敢”

马腾怒目环眼,眉毛倒竖,厉声大喝。

彻里吉见此,冷笑一声,操着流利的汉语讥讽道:“怎的,马将军还想替这厮求情不成?”

马腾瞟了一眼彻里吉,旋即朗声说道:“某的部将,岂容尔等斩杀,尔等的部众趁乱烧杀我大汉子民,死有余辜,与令明无关”

雅丹立即提刀上前,开口大声反驳:“马将军,我和彻里吉率部众从武威与你一起杀到扶风,死在我们手上的汉人没有一万,也有七八千吧,那个时候也没见你出来反驳,再说,我们千里迢迢杀到中原,抢一点财物和女人又算得了什么,某看你是诚心想要包庇庞德”

马腾一挥白袍,指着雅丹怒斥:“是又如何?你们又想拿我怎样?你们西羌若没有我马腾护着,早就被诸羌饿何与烧戈瓜分了,还岂容尔等在某帐下大呼小叫”

马腾的怒斥,立即激怒了两名羌族豪帅,彻里吉拦住想要冲上去的雅丹,目光平静的盯着马腾说道:“马将军,既然你看不起我们西羌族人,我与雅丹自然会率领部众离开,不知道马将军肯于不肯?”

马腾冷哼一声:“自行离去,某不会阻拦。”

彻里吉点点头,侧目看了庞德一眼,旋即将雅丹拉出马腾的中军大帐,然后召集营内剩余西羌兵,朝北奔驰而去。

一路疾驰,直到出了凉州大营数十里,两人才下令缓缓进军。

“首领,刚刚你为什么阻止我杀马腾”

逃出凉州大营,雅丹立即用羌语询问彻里吉,要不是刚刚彻里吉拦住他,他早就提刀杀了马腾,以解心头之恨。

彻里吉闻言,像看傻瓜一样看着雅丹:“庞德武艺超群,有他在,就算再加上两个你我,也动不得马腾一根汗毛,再说,就算我们杀了得马腾,又如何逃得出他的大营?”

雅丹点点头,想想也是,就算他们杀得了马腾,也不见得能逃出凉州大营,可是不杀马腾,心中的那股怒火无法湮灭,当下立即询问:“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我们可是有上千勇士死在他们手中!”

彻里吉冷冷一笑,眼中写满狠唳:“当然不能这么算了,等回去后,我们立即联系越吉、伐同、蛾遮塞等羌族首领一同反叛,杀入武威,我要让他今日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雅丹立即嘿嘿一笑,露出满嘴的大黄牙:“首领所言极是”

彻里吉得意的笑了笑,扭头看了一眼凉州大营,厉声沉吟:“马腾,既然你先负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凉州大营,中军大帐。

见到彻里吉和雅丹含怒而去,庞德忧心忡忡的对着马腾说道:“主公,彻里吉和雅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此间他们负气而去,必会作乱”

马腾眉头紧蹙,低叹一声:“我也知道,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赶回武威,以防有变,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先草拟一份报表寄往长安,就说我们遵从朝廷诏令,退守西凉!”

庞德点点头,表示赞同马腾的做法,就在两人为西羌的事情而烦恼的时候,只见马玩迈步踏入大帐。两人顿时一愣,还是庞德首先反应过来,立即上下打量着马玩:“季武,你不是让黄忠生擒了吗?”

马玩苦涩一笑,旋即便将吕布的话一字不漏的传达给了马腾,马腾闻言,立即勃然大怒:“他吕布是何人?竟然敢觊觎某的陇西”

庞德沉思了一会,立即提出不同的意见:“主公,我们答应他!”

马腾惊疑了一声,他知道庞德不会无的放矢,当下疑问道:“令明有何高见?”

庞德抚摸着颌下的虬髯,答道:“陇西一直距离武威较远,我们想要治理哪里,可谓是鞭长莫及,而陇西的豪族与太守勾结在一起,佣兵自重,不尊朝廷,更何况是我们?如今我们要退守武威,何不卖吕布一个人情,就将武威送与他,若他打得下陇西便是他的,若打不下我们也不损失什么,这样做,我们至少能去掉吕布这个强敌”

马腾听后,点了点头,他觉得庞德说得有理,在心中权衡利弊后,马腾旋即下令:“让李堪退出槐里,而后率军与大军汇合,之后我们便会武威。”

马玩立即应了一声,旋即迈步踏处大帐,想来是传马腾的将令去了。

次日,马腾的信使早早的便赶到并州大营,并将马腾的书信交到吕布手中,见到信中的内容后,吕布咧嘴一笑,旋即下令全军退出武功,开进了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