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59章 汉兴有山贼

第一百五十九章 汉兴有山贼

竖日之后,槐里城下已经是旌旗猎猎,大焘招飏,三路讨伐陇西的大军已经悉数集结完毕,只等吕布宝剑一挥,便可直捣陇西,扫平诸县。

严蕊虽然有了身孕,但是丈夫出征,她还是拉着吕玲琦前来送行,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严蕊脸上写满笑容:“夫君尽管放心出征,妾身会照顾好自己还有玲琦,你不必牵挂”

在她们中间的吕玲琦急忙插话:“父亲大人,你要快点来接我,你答应过我,让张绣叔叔教我枪法的,你可不能食言”

吕布咧嘴一笑,大手抚摸着吕玲琦的小脑袋道:“好,等父亲打完坏人就来接你”

吕布说完,抬头与严蕊相视一笑,旋即将目光移到她的腹部,从在虎牢关收到严蕊怀孕的消息,如今已经过去四个月,以往平坦的小腹已经逐渐隆起。吕布很好奇,在前世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发现严蕊怀孕过,思来想去,吕布把原因归结到西迁长安的路上,那时的自己,正忙着挖掘王侯将相的墓冢,便将严蕊交给魏续保护,估计那时的她也没有发现有了身孕,最后在西迁的路上不小心磕碰到身体,造成流产。

想到这里,吕布低头陷入沉思,怪不得前世的自己,无论如何耕耘都没有成效,想必是那未成形的婴儿胎死腹中,造成严蕊不能身孕,而这一世,自己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严蕊和他腹中的胎儿。

“夫君,你在想什么?”

看到吕布沉默不语,好像有什么心事,严蕊眉头微蹙,仰着小脸询问。

吕布颔首微笑,安抚道:“无碍,待某离去之后,若夫人有什么事不能解决的,就与汉升将军言明,千万不要逞能,以免动了胎气”

“没事啊,我这才四个月的身孕,有些事自己能做,不想麻烦汉升将军,夫君宽心”

严蕊拍着小腹,信誓旦旦的道:“夫君此去,我们又要相隔两地,刀枪无眼,夫君千万不要有事才对!”

看到严蕊拍着她的小腹,顿时一惊,郑重告诫严蕊:“你小心点,别把某的孩儿拍坏咯”

严蕊闻言,双眼立马渗出泪光,似乎在酝酿着一场大雨:“原来夫君关心的是这腹中的孩子,不是妾身”

听到妻子委屈的话语,吕布顿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低声轻叹一声,缓缓将严蕊拥入怀中:“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一生,做错了很多错事,唯有娶你为妻才是正确的,你安好了,我在讨伐陇西的时候,才能后顾无忧”

“知道啦,夫君放心,妾身一定好好照顾自己的”

严蕊闻言,将欲言欲泣的小脸收起,朝着吕布嫣然一笑,娇声允诺。

“哎!”

正当夫妻两在互相道别的时,被他们挤在中间吕玲琦立即发出一声嗟叹:“父亲母亲,你们是不是把握我忘了!”

直到吕玲琦发出声音,吕布才想起女儿还在这里,当下缓缓放开怀中的妻子,将已经长得很高大的儿女抱入怀中:“等再过几年,玲琦就该出嫁了,我们是时候该给她找一个夫家了”

吕布说完,便将长满胡茬子的俊脸凑到吕玲琦的脸上。

吕玲琦立即扭过头去:“我才不要找夫家,就算要找,女儿也要找一个和父亲大人一样厉害的男子,还有,父亲你不要老亲我”

吕玲琦话音刚落,吕布的脸霎时一黑,低声轻咳一声,掩去面上的尴尬,缓缓将吕玲琦放在地上:“父亲走好,要听母亲的话,否则就别想学武”

“知道了”

吕布点点头,抬头与严蕊对视一眼后,旋即纵身跃上赤兔,放绺准备离去。

“父亲!”

听到女儿的呼唤,吕布立即勒马提绺,扭头看着小跑过来的吕玲琦,立即翻身下马迎了上去。

看着俯首盯着自己的父亲,吕玲琦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亲了他一口,旋即便笑嘻嘻的跑回到母亲的身旁。

吕布咧嘴一笑:“夫人,天气炎日,你们回去吧!”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长相忆,短相思无穷极,直到离去的时刻,两条清泪顺着严蕊的脸颊留了下来:“知道了夫君”

吕布深吸了一口气,扭头纵身上马,放绺疾驰而去。

“呜呜”

随着吕布一声令下,呜咽的号角划破长空,数万大军兵分三路,朝着不同的方向进军,大军所到之处,立即荡起万里尘埃。

汉兴,坐落于渭水北岸,虽为一小县,但是作为连接陇西和左扶风的转折点,这里俨然也成为一处军事重镇。

山谷,险道。

经过两日的行军,张辽大军率先抵达汉兴,在距离汉兴三十里处扎下营寨,安排好一切防务之后,张辽立即召集程昱、甘宁等人前来议事。

“先生,这汉兴虽小,但是也有一千兵马,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先生可有什么良策”,众人做罢,张辽率先开口询问程昱道。

程昱展颜一笑:“此等小城,某略施小计,便可破之”

张辽大喜,立即开口询问:“请军师明言”

“主公身为西凉召讨使,本就是名正言顺,我们就先来个先礼后兵,若是他们不时务,我们在打,不过我有九分的把握,他们肯定会投降。”

甘宁惊疑了一声,立即开口询问:“哦?先生为什么这么肯定?”

张辽、魏续、宋宪也点点头,表示有同样的疑问。

程昱缓缓起身,在大帐内来回踱步,一边走一边说道:“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汉兴一个弹丸之地,守军不过一千之众,防御本来就属于下乘,如今我们有大军两万,已经是他们的十倍,只要我们在汉兴城下摆开阵势,在将劝降信射入城中,我料定县令必会慑于我军威压,开城献降”

张辽闻言,抚掌笑道:“如果真如先生所言,我们将兵不血刃夺下汉兴,那将对我军有莫大裨益”

敲定注意之后,张辽旋即率领大军陈列在汉兴城下,然后甘宁一箭将劝降信射到城中,守城的校尉见后,立即马不停蹄的将书信送去县府。

却说汉兴县令韩松,听闻张辽率大军前来,立即召集幕僚商议如何面对,正当众人无计可施时,守城的校尉却送来一封书信。

韩松看完之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信上说,吕布身为西凉召讨使,本就是名正言顺,如果我们拒城不出,就如同叛逆,到时候他们就会开始攻城,待城破之日,就是我们伏诛之时。”

县丞闻言,眉头紧蹙,上前一步说道:“主公,如果我们投降,这县令之职还是主公的吗?”

韩松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这都无所谓,我担心的是这满城百姓,前番山贼来袭,已经将城内的粮食洗劫一空,如果张辽率大军进城,也像山贼一样劫掠城中百姓,那我就难辞其咎了,况且吕布的并州狼骑威震大汉,就凭我们这区区上千人,如何能抵挡?”

就在韩松犹豫不决的时候,汉兴城的天空充斥着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吓得韩松充满褶子的手一抖,那封字数不多的书信飘飘落地。

仰天悲叹了一声,韩松颤抖的说道:“开城,献降”

ps:今天早上上了一上午的课,下午又去搞社会实践,直到六点的时候才赶回学校,累死静静了,所以只能码一章哒,这回发完之后,我就要去超市买泡面,因为我还没吃饭的。对不起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