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60章 程昱的假设

第一百六十章 程昱的假设

?晌午十分,汉兴城垣上插满白旗,下面城门大开,韩松手捧县令印绶和人口籍册,带领着一县官员步行而出。

张辽翻身下马,立即率十数名甲士迎上。

“下官汉兴县县令韩松,拜见张将军”,看着眼前身躯凛凛的张辽,韩松立即叩拜下去。

张辽急忙大步上前将他扶起,朗声说道:“韩大人开城献降,避免了两军刀戈,乃是仁义之士,某乃一莽夫,岂能受此大礼,韩大人快快请起”

将韩松扶起来之后,张辽这才细细打量他,只见他已年过花甲,身上穿的官服缝满了补丁,眼里写满了担心和忧郁,看他的样子,是一个廉洁的官员,只是不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接过韩松递过来的籍册和县令印绶,张辽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就把这两样东西交给了身边的程昱,本来他心里是想让韩松继续担任汉兴县令,因为除了程昱外,军中没人有治理一方百姓的能力,而程昱又是本方大军的军师,不可能在此弹丸之地当县令。

所以张辽多长了一个心眼,先入城查看百姓的生活状况如何,之后在做决断,如果好了,这汉兴县令必定还是韩松的,如果不好,非但这汉兴县令当不成,恐怕还要追究其责任。

于是张辽便让宋宪和魏续在汉兴城外安营扎寨,自己率领甘宁、程昱和亲卫一百来人,在韩松的带领下,缓缓开进汉兴城。

一进城,张辽的眉头瞬间就扭成一团,只见汉兴城内处处是残垣断壁,百姓居住的屋舍,大多成为一堆废墟,偶尔有一两个百姓路过,但他们走路的样子都如同行尸,毫无生气。

再看守城的兵卒,他们身上只有少数人披着几块皮甲,其余的都只是简单地用布衫裹住身体,手里的武器,也只是简陋的木制或者竹制长矛,甚至连一面像样的小盾都没有,这样的军队,这样残破的城垣,本方只要派出一两百人便可轻松拿下。

“文远,你看这汉兴城如此残破,必有蹊跷”,张辽旁边的程昱看着鸡犬不闻,人烟稀少的汉兴城,心情瞬间就滑落到低谷,当下急忙在张辽的耳边低声说道。

张辽点点头,这汉兴城虽为一小县,但是作为交通枢纽,就算百姓不怎么富有,但是也不会太差,再看城垣上被火焚烧的痕迹清晰可见,俨然是不久前经历过大战,等到了县衙,自己得好好问问这韩松。

越往后走,众人心里越觉得奇怪,这汉兴城的民房差不多都被焚烧,百姓露宿街头,只有各街道的商铺完好无损,而且人人富得流油,与四周的景象格格不入。

带着诸多的疑问,众人来到了汉兴县衙,只见此时的县衙早已经是人满为患,许多县吏不停的在其中来回穿梭,但凡见到没有气的,便吆喝着叫人合力抬了出去,其后跟着的便是死者的亲人。

进入厅堂,不等张辽发问,韩松率先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在半年前,有一伙山贼趁夜偷袭了汉兴城,将百姓的粮食和钱财劫掠一空后便扬长而去,而这城中的豪族地主、富户商贾却幸免于难,不仅如此,他们趁着百姓没有粮食,开始哄抬粮价,一斛粮食飙升到数百钱,钱财早被洗劫一空的百姓,那有钱财购买粮食,所以大多数人都被活活饿死。

“见利忘义的奸商,欺压百姓的豪强,千刀万剐的山贼,都是祸国殃民的逆贼,韩太守,你可知道那山贼的老巢在何处?我等身为大汉将军,有职责保护一方百姓的安宁”

还没等张辽说话,他旁边的甘宁早就气得七窍生烟,他恨不得立马提兵杀上山,剿灭这帮蟊贼。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程昱闻甘宁所言,开始细细咀嚼他的这句话,然后迅速的把商贾、豪强、山贼窜成一线,须臾之后,程昱获得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不过他没有立即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如果真的如自己所料一般,在场的人员比较杂乱,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程昱决定回营之后在将心中的想法告诉张辽。

“将军,你真的会帮助汉兴百姓除去恶贼吗?如果真是这样,在下愿为向导,与将军一起平贼雪恨”

听见甘宁要领兵前去剿灭山贼,韩松立即激动的身体为之颤抖,急忙开口询问。

甘宁没有直接回答韩松,而是拱手向张辽请命:“文远,某愿借精兵五百,上山剿贼,还百姓们一个公道”

张辽皱了皱眉,思忖半响后,低声沉吟道:“兴霸休慌,这山贼是要剿杀,但是如何去剿,还需我们从长计议,毕竟我们对汉兴地界不太熟悉,如果中了贼人埋伏,恐怕会得不偿失”

“区区山贼,何须准备,无须再议,明日便可提兵前去”

甘宁刚要反驳,就听见程昱抢先一步,当下眼睛不停的看向程昱,对着他嘿嘿直笑。

张辽知道程昱不是无的放矢的人,他这么说肯定有深意,想到这里,张辽冲着两人展颜一笑:“既然兴霸和先生都这么说了,那明日我们就上山剿贼。”

张辽的话音刚落,矗立在韩松身后的一个官吏眼神忽然闪了一下,虽然是转瞬即逝,不过还是被眼光毒辣的程昱捕捉到了,于是便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敲定注意之后,张辽便辞了韩松,一行人回到了大营。

回到大营后,张辽立即召集众将议事,而程昱也将心中的假设说了出来。

众人听后,瞬间就诈开了锅,张辽若有所想的疑问道:“按照先生所说,这豪强地主和商贾巨富勾结山贼抢夺百姓粮食,然后在以高价转售?”

程昱点点头:“又或者不是勾结,而是他们让私兵假扮的也不一定,要不然怎么会轻易破城,想必城中有内应,而且按照韩松所说,汉兴城每到粮食生产之际,山贼便会前来劫掠,而汉兴城的街头巷尾都差不多被焚之殆尽,唯有那些豪强、富商的房子没有被烧,诸位试想一下,一次或许会侥幸,但是次次都是如此,难道大家不觉得反常吗?”

在场的众将都不是无智之人,听了程昱的分析,众人都觉得有理,事出反常必有妖,或许还真像程昱分析的这般也不一定。

“仲德先生,这山贼要是知道我们去围剿他们,要是在路上埋伏我们怎么办”,魏续又提出了一个疑问。

程昱抚须一笑,从怀里取出一张地图,然后摆在桌案上:“列位将军请看,这便是陇西郡的山川地形图,汉兴地处扶风和陇西的交通枢纽,地势平坦开阔,唯有西北一百里处有一处深山,如有在下所料不差,那伙贼人必定藏匿其中”

甘宁听后,眉毛倒竖,一拳轰在桌案上,厉声大喝:“好啊,待某明日去杀了这帮蟊贼”

程昱摇摇头:“等兴霸将军明日去时,恐怕山贼早已收到消息,撤退得干干净净了”

“先生此言和解?”

程昱缓缓将地图收入怀中,然后说道:“豪强地主称霸一方,那韩松的身边肯定会有他们的眼线,今日我赞同兴霸率领五百精兵前去剿贼,也只是为了麻痹他们,我料定今日他们便会收到消息,然后快速转移,等我们明日领兵前去时,早已是人去寨空,所以我们要尽快派兵前去清剿,以防有变”

甘宁佩服的看了程昱一眼,怪不得主公会派程昱当军师,就凭这智慧,就让众人心服口服。

而张辽也当机立断,让甘宁、魏续领兵精兵两千,前去拦截山贼,他与程昱、宋宪率大军驻扎在汉兴,随时观察城中商贾的动静,至于城外的豪强地主,张辽也派了斥候盯梢,如果真如程昱分析的那样,这城中的商贾和城外的豪强,一个都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