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62章 汉兴事落,兵发街亭

第一百六十二章 汉兴事落,兵发街亭

?夜半十分,马蹄声脆。

五千并州军将赵庄围得水泄不通,随着张辽一声令下,并州军开始从四面八方对赵家庄发起猛兽般的进攻。

赵适惊惧的看着密密麻麻的并州军,立即嘶吼一声:“放箭,快放箭”

得了赵适的吩咐,城垣上的食客庄丁纷纷弯弓搭箭,只是手中的弩箭还没射出,只听得头顶上“嗖嗖”的离弦之声顿时如同暴雨般密集,随之而来的是犹如瓢泼般的箭雨。

张辽起初是想用火箭,但是想到这赵庄内还有许多平民,张辽最终还是放弃了。

一波箭雨铺天盖地的洒在了城垣上,顿时惨叫声连天,数百名庄丁食客瞬间就被射得人仰马翻,当场毙命上百人,余下的数百人要么就朝着城墙下面跑去,要么就蜷缩在女墙下躲避箭雨。

赵适几乎吓破了胆,自己有一两千号人,在凭着赵庄成高坦厚,至少能坚持一两天,到时候其他家族的援军一到,自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但是看着现在的情况,恐怕不用一个时辰赵庄就会被攻破。

张辽大刀一扬:“宋宪率先登城攻击,先登城墙者赏金十两,职位升一级”

“杀啊”

得了张辽命令,宋宪手提朴刀,一马当先的渡过了护城河,在他身后紧跟着负责先登城垣的上千精锐,俱都盘刀在手,另一手执着盾牌,吆喝着冲向赵家庄,杀声震天,震耳欲聋。

搭上云梯,勇猛的悍族开始奋不顾身的攀登,城墙上的赵适军实在是太稀疏了,那些被赵适鼓动守庄的百姓哪里见过这阵势,纷纷丢掉手中的菜刀锄头,一哄而散,其中不乏赵适豢养的食客。

此刻,张辽已经命令庄外的兵卒全部点起火把,把城垣上下照得如同白昼,为攻城的悍卒照明,宋宪手持朴刀,奋勇当先,率先登上城垣,怒斥一声,宋宪挥舞着大刀,杀得城墙上的守军人仰马翻。

“寿阳宋宪在此,贼人还不快快投降!”

乱军之中,宋宪手持朴刀在城垣上大杀四方起来,杀得守军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刀光所致,人头乱滚,瞬间就砍翻了二三十名守卒。

赵适吓得魂飞魄散,不敢上前迎敌,对着身边的那彪形大汉下令道:“卢亮,你去杀了那敌将”

卢亮雄壮的应诺一声,从背上取下一杆狼头枪,一连挥出几枪,瞬间便将挡在面前的登城悍卒挑翻在地,看着不远处大杀四方的宋宪,卢亮怒吼一声,奔着宋宪的咽喉就是一枪,长虹贯日,迅疾如雷

“贼将休狂,陈仓卢亮在此,尔等杀我兄长,拿命来”

原来那日甘宁在谷内所斩杀的卢杰便是卢亮的兄长,要说这两兄弟,在陈仓是除了名的凶狠,武艺在陈仓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只是不知道为何投靠赵适这般恶贼。

“助恶匹夫,看某如何斩你”

看着犹如猛虎般呼啸而至的卢亮,宋宪横眉倒竖,怒斥一声,迎刃而上。

大刀势大力沉,犹如雷霆万钧,长枪犹如白虹贯日,疾如闪电。

城楼上好一场恶战,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二人厮杀了三四十回合不分胜负。

宋宪微微有点惊讶,想不到这弹丸之地竟然有如此猛将,兴奋之余,手中的大刀越发的舞得犀利,又过了二十多回合,卢亮的枪法已经逐渐混乱,开始不敌。

宋宪把握住机会,奔着卢亮一阵劈头盖脸的猛砍猛杀,两三合后,卢亮一招不慎,被宋宪一刀齐肩劈为两段。

看着卢亮的尸体,宋宪摇了摇头,低叹道:“有此等武艺,如果用在正途,最起码是个裨将,可惜了”

感叹完毕,宋宪提刀再次杀入战场,直奔前方五十米处的赵适,赵适看着满身血污的宋宪杀来,早就被吓得魂飞魄散,叫喊一声,掉头就走。

看着撒腿狂奔的赵适,宋宪冷笑一声,一脚将地上的一根铁矛踢飞出去,那根发着幽光铁矛刮起一阵厉啸冲着赵适呼啸而去。

“噗嗤”一声,铁矛自赵适的后背透出前胸,赵适的身体在城垣上晃了晃,站立不稳,翻落到了城下。

“赵适已死,贼人何不早降”

宋宪一边奋勇砍杀,一边嘶声怒吼,所到之处无人能敌。

大步来到悬挂吊桥的绳索边上,手中的大刀高高举起,奔着铁链奋力劈下。

只需两刀,铁链便应声而断,吊桥轰然坠落,引得并州军齐声怒吼,军心大震。

宋宪不管三七二十一,提刀杀下城楼,杀散城门内的庄丁,宋宪凭一己之力,奋力将沉重的城门缓缓朝外推开。

“全军入城,但凡有抵抗者,杀无赦”

看到宋宪打开了城门,张辽大刀一扬,身先士卒的率领着四千精兵如潮水一般穿过吊桥,势不可挡的冲击了赵家庄。

一路砍杀敌军,张辽迅速派人将赵适的豪宅围得水泄不通,看着眼前富丽堂皇的院落,张辽不免也发出一声惊叹:“居然比太守府还要豪华,这得耗费多少人才财力”

“文远,赵适全家老小均已押解完毕,此时正运回大营,还有,你看看这个”

接过宋宪递过来的竹简,张辽夸赞了一句:“辛苦你了,自从兴霸、汉升、公明他们投到主公帐下以来,咱们这些老将的光辉渐渐被掩盖,今日一战,足可向主公证明,咱们的彪悍不减当年。”

宋宪只是嘿嘿一笑,欣然的接受张辽的夸赞。

夸赞完毕,张辽便将目光放在了竹简上,只见这竹简上刻着的是人名,是和赵适狼狈为奸的商贾豪强,合上竹简,目光投到满脸血污的宋宪身上:“恐怕今日咱们没法休息了,走,抓人,不能放跑一个”

宋宪点点头,旋即招呼着大军退出了赵家庄,临走时还不忘将赵适的食客庄丁全部屠杀殆尽,一个不留,因为这些人都是赵适派去假扮山贼的,他们的手上沾满了汉兴百姓的鲜血,不杀最平民愤。

次日晌午,汉兴城下密密麻麻的围满了难民,人数大约有数万之众,他们围着的中央,有上千人跪成几排,这些人他们都认识,都是汉兴城内的富商、豪族,其中还有他们的家人。

当韩松得知劫掠汉兴城的山贼竟然是赵适他们派人假装的,差一点没把他惊昏过去。他在张辽的授意下,将事情的真像告知了全城百姓,顿时引起难民们的愤怒,张辽也已经放出话来,这些人全部由汉兴百姓处置,要杀要剐,全在他们一念之间。

随着张辽一声令下,拦截那些难民的并州士卒纷纷退下,全场顿时变得死一般的宁静。

“杀了他们”

不知道是谁怒吼一声,顿时引起一片喷怒的呼声,几万难民一拥而上,瞬间便淹没了那些跪着的人群

,人们愤怒的对着汉兴城的豪强地主及其家人乱踩乱砸,更有甚者奔着那些豪强地主乱啃起来,一时之间,便将那些豪强地主啃得面无全非,血肉模糊。

还有的百姓夺过并州军的刀枪,对着豪强地主乱砍乱捅,瞬间便将他们砍成一团模糊的血肉,更惨的是被人群扯得四分五裂,大肠小肠流了满地都是。待人群散去之后,只见平原上跪着的人群已经见不到一个活人,上到八十岁老媪,下到八九十岁的小孩,全部被愤怒的汉兴百姓吃的只剩下一副骨架,满地找不到一副完整的尸体,全是残缺不齐的尸体。

张辽看着这惨绝人寰场景,面色尤为平静,他没有怜惜,没有劝阻,因为这些豪强地主的行为,让多少家庭失去了孩子,失去了父母,失去丈夫,失去了妻子,这一切全是他们亲手造成的。

看着身边已经哭成泪人韩松,张辽从怀里取出县令印绶和户口籍薄嘀递给韩松:“韩大人,我想这汉兴县令还是由你来做,这样我比较放心。”

看韩松接过两样东西,张辽又接着说道:“某的营寨中有清剿山贼时缴获的粮食,待某走后,你便差人将其运出发给百姓,剩余的便放入府库,以便不时之需,至于那些豪强地主的土地,你按每家每户分割下去,只要他们按时交纳随税收即可”

韩松闻言,颤巍巍的朝着张辽跪下:“老朽代替全县百姓,叩谢张将军”

张辽急忙将他扶起,展颜笑道:“希望你能替某家主公治理好这汉兴县”

“老朽必不辱使命”

得到韩松的回答,张辽也就放心了,看着余怒未消的汉兴难民,张辽深吸了一口气,旋即大手一挥,率领着大军穿过汉兴,直奔街亭而去,大军所到之处,除了遇到少许的县城反抗,其余诸县望风而降,正当张辽所向披靡,占领诸县时,陈仓的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