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63章 吕布撞门

第一百六十三章 吕布撞门

?陈仓城,位于陕西关中八百里秦川西端,坐落在渭水北岸,属于扶风郡治县,至从汉高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自汉中由散关出陈仓平定三秦,从而打败项羽一统天下。为了避免后人效仿他,高祖令人在陇山余脉采取坚石加固防御,引渭水充当护城河,将陈仓城变成了一座坚不可摧的军事堡垒,它与南面有着“川陕咽喉”之称的散关互为犄角,遥相呼应。

此时的陈仓城下,早已是兵马云集,从天上的视角俯瞰,赤色的旌旗犹如漫山遍野的映山红,一阵东风劲吹,面面旌旗如同潮涌,一浪接着一浪地呼啸招展,顿时发出一阵呜咽的空响。

陈仓守将赵昂双手扶着垛堞,满脸的愁容,看着城下密密麻麻的并州军,赵昂真的是无计可施,他本想开城献降,但是想到陈仓成高坦厚,易守难攻,他还想赌一把。

所以吕布的使者送来劝降的书信时,赵昂便一口回绝,此时看到城下如狼似虎并州军,赵昂的心中隐隐有点后悔,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纵然前面是万丈深渊,他赵昂也要跳下去,这便是为将者的骄傲。

贾诩看着城楼上纪律严明的守军,策马来到吕布的身边说道:“主公,这陈仓守军铠甲鲜明,刀枪雪亮,想必也是军中精锐,如果我们夺得此城,亦可以震摄后面的诸县,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不战而屈人之兵,此乃上策”

吕布双眼如炬,气势十足,将眼神投向贾诩:“今日之战,某便把指挥权交给先生,由你来负责这场战役,就算某也要听从先生调遣,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吕布也有自知之明,如果让他冲锋陷阵斩将杀敌的话,那简直是囊中取物,如果叫他攻城掠地,他实在是外行,前世的时候,自己也只知到守城却不知道取城,若非陈宫设谋,那兖州、徐州只凭自己,岂能夺取?看着眼前的雄关,吕布也没有自持清高,而是将大军的指挥权交给贾诩。

贾诩也不推辞,朝吕布拱手领命:“既然主公抬爱,诩就斗胆了”

领命完毕,贾诩策马来到吕布身边对着众将下令:“陈仓城虽然易守难攻,但是城头上的守军秩序十分涣散,现在众将听我号令,当听到中军处一通鼓响后,便从四面同时攻城!”

站在最前排的主将偏将听后,立即齐齐拱手:“我等愿听军师调遣”

贾诩点点头,旋即手持吕布的令旗朗声下令:“徐晃,命你带领五千人马强攻陈仓北门;周泰,命你带领五千兵马强攻陈仓南门;秦宜禄,命你带领五千人马强攻陈仓东门。”

贾诩说完,将目光投降吕布:“主公,你率领五千兵马强攻西门”

“诺”

被点到名字的将领齐齐拱手应诺,其中也包括吕布。

调遣完了众将,贾诩抚髯一笑:“在下自带一千兵马绕着陈仓城呐喊射箭,扰乱城头上的守军。”

晌午十分,陈仓城下烟尘四起,杀声震颤天地,响彻云霄。四员大将各自率领五千兵马,将陈仓城围得水泄不通。

“击鼓!”

看到众将已经准备完毕,贾诩一身戎装,策马提剑,大声吩咐鼓卒击鼓下令。

听到中军鼓声大震,四面的人马同时呐喊一声,扛着云梯,顶着盾牌向前冲锋。而贾诩则亲自提剑纵马,指挥着并州士卒朝城楼上放箭,扰乱守军的秩序,为强攻的士卒减少不小的威胁。

“儿郎们,随某来”

乱军之中,吕布飞纵赤兔宝马,轻松越过护城河,手提方天画戟,对着城门一阵猛敲乱砸,陈仓守军傻眼了,他们看到吕布策马前来,准备弯弓搭箭,射杀吕布,可是当他们取下雕翎箭搭在弓弦后,眼前除了一群吆喝着冲杀而来的并州军,哪里还有吕布的影子,不过城楼下不时传来的砸门声,提醒他们刚刚看到的并不是幻觉。

并州军看到自家的主公如此骁勇,纷纷兴奋的嚎叫一声,奋不顾身的冲向陈仓的城门,直到这个时候,拱卫陈仓的士卒才反应过来,纷纷松开弓弦,将雕翎箭射向攻城的并州军。

“嗖嗖嗖”的箭雨迎面而来,如同倾盆大雨一般,瞬间就阻断了并州军前进的道路。横断在护城河南岸。

在吕布狂风暴雨般的乱轰之下,陈仓的城门隐隐约约有点松动,但是依然没有被吕布砸开,虎目看到本方的士卒被阻断在护城河外,吕布怒喝一声,挥舞着手中的方天戟砸向拉吊桥的锁链。

“给某断开!”

“哐啷”一声,锁链给吕布全力的劈砍之下,竟然被硬生生的切断,失去了拉拽的吊桥,一侧慢慢的垂了下来,吕布怒目圆睁,粗壮的胳膊探出,用蒲扇般的大手抓住吊桥,发出虓虎般的吼叫,用力的向下拉扯吊桥。

“哗啦啦”

吊桥上的锁链另一侧镶嵌在城里面。此刻禁不住吕布的全力扯拽,慢慢的从墙缝里撕扯出来,带着一团团的灰尘。

“给某下来”

吕布再次嘶吼一声,猛地向下一扯,力道何止千钧,那吊桥终于承受不住,轰然砸落在地。

“主公威武”

看到自家主公大显神威,并州军立即沸腾起来,歇斯底里呐喊着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

吊桥落下,就意味着有了攻城的桥梁,这让并州军的有了接近城垣的机会,不消片刻的功夫,便有成百上千的并州军跨过了护城河,纷纷将云梯搭在了陈仓城的城垣,在同一时间,攻城用的攻城车也开到了城门楼子下。

“攻城锥,撞门”

吕布勒住赤兔马,大声招呼着并州悍卒推着攻城车过来撞门。

“砰,砰,砰......”

攻城车一次次的向城门发起撞击,里面的人死死的顶住,是生是死,全看着一扇城门上。

看着还未攻破的城门,吕布皱了皱眉,在这样下去,恐怕本方会伤亡惨重,将方天画戟挂在马鞍上,吕布翻身下马,拨开挡在面前的人群:“给某散开”

吕布一声怒吼,全力向着城门冲刺,用雷霆万钧之势,用自己身高近一丈的身躯,硬生生的撞向了城门。

“砰!”的一声巨响,城门嗡嗡颤抖,上面的灰尘如雪花般纷纷飘落。

“开”

再一次百米冲刺,吕布怒吼一声,以雷霆万钧之势撞响城门。

“啪”的一声脆响,插门的木栓一下子断裂开来,木屑乱飞,巨大的城门被吕布奋力一撞,顿时便缓缓向里敞开。

并州士卒见后,士气飙升到极点,纷纷怒吼一声,挥舞着手中的刀枪,如潮水一般涌入陈仓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