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64章 王异

第一百六十四章 王异

陈仓南门

听到中军方向传来开战的鼓声,周泰吆喝一声,率领五千精兵朝着陈仓城席卷而去。

乱军之中,周泰单肩扛着四丈高得云梯,手提龙纹盘刀,第一个冲过护城河,想着陈仓城发起了强攻。

看到周泰来势汹汹,城头上的守军乱箭齐发,滚石狂轰乱砸,周泰单手舞刀,拨打雕翎,舞得水泄不通,密封不透,很快就逼近了陈仓城的墙根低下。

“哐当”一声,云梯架在了城墙上。

“儿郎们,随某杀上去”

周泰一马当先,大步踏前的向城墙冲去,龙纹盘刀挥舞得风雨难透,羽箭、滚石被拨打的纷纷扬扬的坠落,丝毫不伤得他半分,

身后的并州精锐被周涛的勇猛所鼓舞,纷纷顶着盾牌紧随其后,奋勇向前,五千并州军如同潮水一般涌到了陈仓城下。

一通鼓还未敲完,周涛已经登上了城楼。

“大汉温侯帐下大将周泰在此,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周泰手中盘刀一招横少千军,瞬间便将挡在前面的比七八个守军拦腰斩断,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周泰大喊一声过瘾,旋即挥舞着盘刀冲入敌群。

乱军之中,周泰犹如虎入羊群,狐入鸡舍,所到之处,尽皆披靡,一口大刀在敌群中左突右刺,上劈下砍,立即搅起一片腥风血雨。

连续砍杀了一二十名敌军,城墙上便闪出一大块空当,周泰身后的并州军纷纷登上城垣,看到周泰于乱军中龙腾虎蹴,搴旗取将,兴奋的大吼一声,纷纷冲入战团,一时之间,杀得陈仓守军连连后退,血肉横飞。

就在周泰率先登城的时候,徐晃先率领着五千精锐也登上了城头,在徐晃的带领下,数千并州精锐以猛虎下山之势追杀城头上的守军,赵昂军抵挡不住纷纷败退,不消一通鼓的功夫,便夺取了陈仓的北门。

直到一通鼓响,除了秦宜禄未能夺取东门,其余城门在众将的带领下,以雷霆万钧之势尽皆攻陷。其实这也不能全怪秦宜禄,因为东门确实比其他城门难攻很多。拱卫陈仓南门的是一位女将,在她有条有序的指挥下,顿时打得并州军节节败退,头破血流,无奈之下,秦宜禄只能向贾诩求援。

贾诩当机立断,将吕布派来保护自己的成廉,魏越调到东门,在成廉二将的支援下,东门终于支持不住,最终陷落,在三位将领的带领下,并州军纷纷由云梯登上城楼,直杀得陈仓守军鬼哭狼嚎,溃军如决提,纷纷丢下武器跪地求饶,而那名女将也被成廉一矛挑掉佩剑,失手被擒。

一场战役下来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就尘埃落定,四面的城门除了吕布用躯体撞开大门外,其余三门甚至没有敞开,拱卫陈仓的五千守军一个都没有走脱,要么成为了刀下亡魂,要么就被生擒活捉。

贾诩也没想到破陈仓如此容易,他满打满算的还以为需要半天的功夫,没想到直花了一个时辰便攻陷了成高坦厚的陈仓,更没有想到的是吕布帐下的这帮武将如此凶猛,不由得暗自感叹:“有这等猛将悍卒,何愁大事不成”

————————————

陈仓府衙,吕布负手而立,目光凛冽的看着眼前的赵昂与他身边的女将,冷冷开口道:“此番被擒,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赵昂与那女将纷纷冷哼一声,同时将头扭到一遍,对吕布的话置若罔闻。

吕布轻咳一声,面朝被绑得像粽子一样的两人,笑容如春风拂面,嗤笑道:“死到临头还如此傲慢,赵昂,我身为西凉召讨使,奉朝廷诏令讨伐西凉,尔等为何阻塞要道,挡我大军去路?”

还未等到赵昂答话,他身边的女将讥诮一笑:“说得好听,你说你来平叛,那我倒想问问你,那马腾已经投降朝廷,何来平叛一说?就算你是来平叛的,不去武威攻打马腾,却来攻打陈仓,你是何道理”

吕布抚了抚自己的眉,眉毛随之一挑,想不到这女将竟然将事情看得如此通透,当下不由得细细打量这女将来,只见这名女将杏目微红,墨发泼洒如瀑,面庞淡淡狠厉,此时女将铠甲罩体,由于争斗,铠甲几乎破损,几滴血渍若隐若现,使她整个人看起来有一丝野蛮飒爽,凭空为此女将增添一种韵味。

那女将被吕布如炬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当下娇斥一声:“看什么看,全天下之人属你吕布最恶”

吕布笑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善恶来回交替,轮回变更,今日你说我恶,怎知日后我不是善”

吕布说完,立即收敛笑容,朝着外面大喊一声:“刀斧手何在”

听到吕布喝叫刀斧手,赵昂与那名女将依旧面不改色,昂首傲然而立,颇有一点引颈受戮的意思。

吕布暗自称奇,想不到陈仓这弹丸之地,居然能遇到这般忠义之士,吕布迈步走到赵昂身边,“唰”的一声抽出腰间的佩剑。

赵昂并没有求饶,而是看着那名女将笑道:“夫人,某先走一步”

只见寒光一闪,那名女将立即绝望的闭上双眼,可是等了良久,她也没有听见剑入骨肉的声音,当下不由得睁开杏目,只见丈夫身上的绳索已经被吕布一剑挑断,而她身上的绳索,也被吕布帐下的大将一刀斩断。

“你这是何意?”

看到吕布利剑已入鞘,赵昂并没有感激,反而开口冷冷喝问。

吕布郎笑一声,一挥大氅,翻身端坐在桌案之后,一双虎目紧紧的盯着两人:“不瞒二位,我的确不是为了平叛而来,我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打下一片安身之地,我见你二人颇为忠义,于是便动了恻隐之心,想要招降二位,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还没等两人答话,吕布又接着说道:“当然,如果二位不同意的话,可以自行离开,我绝不阻拦”

吕布说完,食指不停地敲打着桌案,双眼如炬的看着两人,耐心等着两人的回答。

女将的柳眉轻轻一挑,又轻轻落下,脸上的冷冽渐渐散去。

赵昂看在眼里,他读懂了妻子的意思,旋即大步走到吕布跟前,拱手败道:“温侯如若不弃,我夫妻二人愿效犬马之劳”

吕布呆了呆,才道:“赵将军,此话当真”

赵昂与妻子对视一眼,双双朝吕布单膝跪地:“赵昂,王异,愿意投到温侯帐下,鞍前马后,生死相随”

吕布双眼一亮,轰然起身道:“我得二位将军,犹如旱苗得甘雨,大事可期”

贾诩见吕布又收得良将,立即差人备下筵席,鸡鸭鱼肉一齐送上,为吕布阵营又收得大将而庆祝。

ps:对不起大家,静静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