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65章 大战射虎谷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大战射虎谷

陈仓的战事尘埃落定,吕布等众在陈仓驻扎了两日,在留下秦宜禄与赵昂一起驻守陈仓之后,吕布率领两万大军直奔街亭,临走时,赵昂给了吕布一封书信,说是遇到诸县有抵抗的人,可将此信拿给守军看,那守军必定归顺。

果不其然,凭借着赵昂的书信,吕布大军过处,诸县皆望风而降,收得陇中大将姚琼、孔信、李俊、王灵等众,在一番夸赞表扬之后,吕布继续率大将杀奔街亭。将近用一个月的时间,吕布与张辽所率领的两万大军于街亭胜利会师,将街亭围得水泄不通,大战一触即发。

另一方面,以高顺为主的南路大军,一连攻克散关、上邽、望垣等地,但却在冀城受阻,冀城在参军杨阜、大将姜叙的带领下,在冀城百里之外的射虎谷遥相对峙。

中军大帐,高顺一手抚案,一手抚膝,目光如炬的盯着桌案上的地图,心中暗自思忖:“这射虎谷两面群山起伏,层峦叠嶂,敌军已经在谷中扎下二三十座营盘,如果一座一座地去攻取,不但费时,而且费事,并且废粮秣,这冀城属于汉阳郡治所,守军大约有五千之众,如今本方已经连续作战了一个多月,伤亡已经接近两千人,如果再不能攻陷冀城,突破汉阳的话,恐怕难以完成原定的计划”

想到这里,高顺的心一沉,无论如何都要突破冀城的防御,可是守军已经将射虎谷扎满营寨,如果发动强攻,必定会损兵折将,所以这个方法不到万不得已,自己并不会使用。

“伯平将军”

正当高顺苦思冥想的时候,帐外忽然传来张绣的声音。

见到张绣前来,高顺出账迎接,神色沉重,说道:“可探听清楚了?”

“刚刚询问到本地的百姓,说是有一条小路可直通射虎谷主峰”

“好,破敌就在今日”高顺闻之一喜,与张绣一起迈入大帐,他们身后的曹性急忙跟上。

高顺大步走到桌案旁,指着案上的地图说道:“伯锦,今夜你率领陷阵营抄小路将杨阜围困在主峰上,记住,千万不可以进攻,如果明日姜叙还不派人驰援,你在进攻不迟”

张绣雄壮的应诺一声,说道:“如果姜叙派兵驰援,我又该如何做?”

高顺抬头看了张绣一眼,正色叮嘱:“守住,只要你坚守半日,我便与曹性将军拔掉敌军营寨,前来支援,然后将敌军赶至狐槃一带”

“张绣领命”

张绣知道此战自己充当的是诱饵,如果能诱出姜叙,自己将会腹背受敌,九死一生,不过士为知己者死,吕布待自己不薄,纵然前面是万丈深渊,他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看着张绣离去的背影,高顺大喊一声:“伯锦,小心,此战的胜负在于你”

张绣回首,郑重的朝着高顺点点头,旋即拱手道:“两位将军,伯锦告退”

——————————————

冀城射虎谷里有座山峰叫做卧虎峰,此峰因为山谷弯弯曲曲,从山顶向下眺望,形似一条蜷缩酣睡的猛虎而得名。

五月间山中并不算炎热,满山火树花红,入目一片美艳的景色,和风习习,说不出的令人自在,可是杨阜的心情却不是很好。

看着远处并州军的十里营盘,听着敌营内的人声鼎沸,杨阜显得有点焦躁。

吕布麾下兵卒的勇悍他就有耳闻,几日来的大战也使他心有体会,数次交锋都以本方失败而告终,从冀城带来的兵马也已经损失了大半,无奈之下他只能沿路扎下营寨,用来阻塞敌军的行程。

西风拂面,杨阜神情恍惚地站在山巅,望向高顺的营寨,喃喃自语道:“能拖一日算一日,希望并州军的粮秣早点消耗完才好”

独自哀叹一声,杨阜转身回到主峰大营,在嘱咐将士们提高警惕之后,杨阜回到帐内蒙头假寐,这几日大战使得杨阜心乱如麻,都没有好好瞌睡一下,不消片刻,躺在榻上假寐的杨阜便发出轻微的鼾声。

“不好了,有敌军前来劫营了”“快点防御”“列阵迎敌,快点”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杨阜就被帐外的喧闹声吵醒,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正要差人查看是什么情况时,就见杨阜的副将进了大帐:“大人,你快去看一下,敌军来劫营了”

杨阜闻言,立即起身跑出大帐,都没有来得及披盔挂甲。

看着将大寨围得水泄不通的并州军,杨阜气得眉毛倒竖,指着负责防务的几名校尉怒骂:“这敌军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直到将营寨围住才发现?我走之时叫你们好好警惕周围,你们干什么去了”

几名校尉闻言,皆不知道如何作答,其实他们也想不到敌军会突破重重包围来到卧虎峰。

“刀斧手何在,将这几人拉下去砍了”

看到几名校尉不作答,杨阜立即朝着身后的刀斧手怒吼一声。

那几名校尉听到杨阜要斩杀他们,急忙跪倒在地,磕头乞命:“杨参军饶命,饶命啊,我们也没想到敌军会从崖边的小路上来,那条小路颇为凶险,常年没有人过往,谁会想到敌军会从上来”

“是啊杨参军,我等实属不知,望参军饶我等性命,我等愿意将功赎罪”

杨阜的副将也在一旁劝谏道:“大人,几次大战下来,我们已经损失了不少人马,如果此时将这几人杀了,恐怕无人指挥作战,何不留下他们将功折罪?”

杨阜冷哼一声,一脚踢开挡在面前的几名校尉,大步来到寨前观望,只见此时的营寨已经被四面合围,突围出去已经是不可能了,杨阜摇头苦涩一笑:“败了!败了!”

副将立即上前一步,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大人,何不突围出去向姜叙将军求援”

杨阜连忙晃了晃脑袋:“此乃‘围魏救赵’之计,如果姜叙将军前来支援,高顺必定会率领大军攻城拔寨,将姜叙将军赶至狐槃一带,并州军大部分是骑兵作战,狐槃又是平原,如果姜叙将军被赶到哪里,恐怕那时神仙也难救,我等死就死了,何故拉姜叙将军下水?”

“大人不要忘了,姜叙将军与你是亲表兄弟,如果他知道大人被围困在卧虎山,不需要我们去求救,他自会率领大军前来驰援”

惊恐的看了副将一眼,杨阜目眦尽裂的大吼:“难道天要亡汉阳?”

杨阜知道,如果让高顺突破射虎山的防御,冀城也就成了孤城,单凭冀城里的几千兵马,如何能抵挡高顺的大军。想到这里,杨阜心中一沉,立即大吼一声:“传令下去,立即突围”

他无论如何也要保住姜叙的几千人马,否则冀城真的没有回天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