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69 天下大乱,喜得贵子

第一百六十九 天下大乱,喜得贵子

“吕布据陇西自立”

这个消息传到长安以后,朝野立刻就炸开了锅,许多人对吕布在洛阳一带的举止记忆犹新,他们想不到,那个替董卓阻拦十八镇诸侯的吕布,居然是这么一个狠戾胆大的枭雄,一些知道更多内情的大臣则暗自叹息:“人说吕布寄人篱下,有如养虎,如今一看,果不其然,陇西是块好地啊”

每个人都在议论,但每个人都不敢大声议论,疑惑、激愤、窃喜和迷茫种种情绪交织在长安这口大鼎内,蕴藏的热力让鼎中水温慢慢地升高,这一鼎水之所以还未沸腾,是因为已经自封为太师的董卓与郎中令李儒还未做出回应。

董卓的主力,此时正据守在安邑、陕县、华阴一线,陇西、汉阳二郡失守,等于在董卓的侧后捅了一刀,如果董卓试图调兵攻打陇西,屯兵在河东的皇甫嵩以及屯兵在中牟的朱隽就会如泰山压顶一般扑向长安,如果董卓置之不理,吕布近可威逼三辅,退可以外联马腾、张鲁,同样是极大的麻烦。

就在这危如累卵的时刻,董卓却在长安城的郊外筑起了一道堡垒,号位嵋坞,嵋坞的城墙可与长安城墙比肩,其中积粮可供董卓寻欢作乐三十年,董卓曾言,如果大事可成,则雄踞天下;大事不成,则据守嵋坞养老送终。

嵋坞厅堂

董卓臃肿的身躯慵懒地斜靠在虎皮大毯上,眉开眼笑的看着下方的清歌妙舞,对候在他旁边的李儒视而不见,须臾,董卓眨了眨发酸的双眼,伸手打了一个的哈气,在侍从的搀扶下,起身准备离去。

“岳父,你真的不打算管了吗?”

李儒看着走远的董卓,立即高声询问。

董卓臃肿的身躯顿了顿,但是并没有转过身来,而是大手一挥:“文优,吕布自立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李儒闻言,上前想要解释什么,董卓立即开口阻止道:“老夫知道,至从入京以来,干的许多事情让你失望了,你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也是应该的,你带着她走吧”

李儒苦笑一声,原以为做的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曾想,还是让董卓察觉了,当下朝着跪拜:“岳父,请受女婿一拜”

董卓转过身躯,含笑的看着李儒:“若是没有你,或许老夫只能做一辈子的河东太守,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全是你谋划的,如今这大汉天下已经乱了套,而我也老了,已经没有当初的雄心壮志,不想在争斗了,只想在此虚度此生,你则不同,你不仅年轻,而且胸怀大志”

董卓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吕布能蛰伏这么久,也算是一方枭雄,或许他有能力完成你的梦想,你走的时候别忘了带上蔡邕,他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早就引得朝中大臣的不满,如果有朝一日老夫不幸身亡,他必被王允等人所害,既然是我们把他弄来的,就要保住他的性命”

董卓低声长叹,展颜笑道:“你走吧,我要去休息了”

说完也不等李儒答话,自顾转身回到内室,李儒看着董卓离去的背影,在心中轻叹:“董卓不仅瞒住了自己,也瞒住了所有人,可怜天下人还不知道被董卓玩弄于鼓掌之中”

李儒摇摇头,大手一挥衣袂,转身大步离开嵋坞厅堂。

董卓矗立在厅脚,看着李儒大步离开,董卓心中的一颗巨石轰然落下,而嘴角也闪过一丝狠戾:“既然如此,那老夫在浇上一把大火,让整个大汉都乱起来”

自此之后,董卓的生活作风愈发的奢华糜烂,他的做事手段愈发的雷厉风行,每次在嵋坞批完公文,董卓总是很客气地挽留大臣在坞中吃饭,吃饭的时候,董卓从来不招待清歌妙舞,而是招待杀人表演,断舌、挖眼、割耳、斩足、炸煮,喝的是人血,吃的是人肉,而董卓也特别喜欢看人未死之际的惨叫与挣扎,越是惨厉,董卓食欲越好,百官都被董卓的残暴吓得战战兢兢,每逢看到董卓大快朵颐地咀嚼人肉,百官只感觉胃部一阵翻腾,不仅吃不下东西,连匙箸都拿不起。

就在长安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下时,冀州的袁绍也有点坐立不安,本来按照田丰的计划,袁绍以冀州之众,东并青州,南定兖州,北降幽、辽,西收并州,结合四州之地,收四州英才,坐拥百万之师,迎天子车架到西京,恢复汉家宗庙于洛阳,号令天下,以讨不服,可是,本年秋天,黑山黄巾于毒、白饶、眭固率领十万之众南下,进逼冀州心脏地区邺城,进而抄掠东郡,于此同时,青州三十万黄巾军,北上攻打渤海,并有与黑山黄巾会师的趋势,战乱、流民、饥民的队伍不断过大,因而造成黄巾又成了声势,成千上万的饥民向有食物的地方缓缓行进,所到之处,官仓和富室被洗劫一空,而沿途饥民又像滚雪球似的加入队伍,一时之间,北方大乱。

就在北方大乱的时候,南方也打成了一锅粥,袁绍与刘表结成同盟,派遣豫州刺史周昂袭夺孙坚的阳城,在家族资助下的袁术,已经养成了气候,帐下谋臣武将数不胜数,而公孙瓒也与袁绍撕破盟约,在磐河鏖战,趁着公孙瓒攻打袁绍时,袁术与孙坚联合攻打刘表,与刘表大将黄祖大战于樊、邓二县,孙坚连战连捷,一路势如破竹,江东军将荆州首府襄阳围的水泄不通,刘表无奈之下,派黄祖连夜回兵援救,在回军途中又遭到孙坚伏击,黄祖大败,往岘山荒野中逃窜,但是孙坚并没有追袭,依然将荆州围得犹如铁桶一般,就当刘表快要绝望的时候,刘璋出兵了,三万蜀军在张任的带领下,一路势如破竹,杀得孙坚大败,孙坚无奈之下,只能领兵退回江东。

就在大汉帝国烽烟四起时,吕布却有点坐立不安,因为颜蕊快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