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70章 我叫姜维

第一百七十章 我叫姜维

初平元年,吕布率领大军尽占陇西之地,在军师贾诩的建议下,吕布把陇西的治所迁到陇县,分派大军驻守陇西、汉阳各郡县,各路守将一边守边驻防,一边操练兵马,只等着吕布一声令下,进军西川。

秋意浓,麦田青青,河水清淼,大雁南翱,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吕布府邸,一个身材高大,将近一丈,面目俊朗,器宇轩昂,蚕眉入鬓,年约三十五六左右的男子正在院内来回踱步,一脸的焦虑与担忧。

虽然秋风卷起漫天残叶,飘落全身,但这男子却浑然未觉,除了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之外,就是走到窗前透过窗棂向里观看将要生产的妻子。

“呜哇......”

蓦地,两声清脆嘹亮的啼哭声在堂屋里面响起,顿时让男子高兴的跳跃起来:“哈哈....生了,终于生了!”

房门推开,露出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妪,向男子恭贺道:“恭喜将军,贺喜将军,夫人生的双生子,一位公子,一位小姐。”

“好,好,好”

吕布大吼三声好,从怀里掏出一把五铢钱扔给老妪后,旋即大步冲入屋内。

“将军,快来看看我们的孩子,长得多么可爱”

自从孩子被老妪清洗干净,穿上了崭新的棉衣之后,就被严蕊爱不释手的抱在怀里,多年的夙愿,终于如愿实现,作为妻子,她也完成了自己的职责。

“啧啧.....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的,有我吕布分风范!”

记得前世严蕊生吕玲琦的时候,自己正在征战匈奴,所以两世为人的他,还没有抱过孩子的经验,也不敢从侍女和严蕊的怀里接过孩子,只是凑上头去逗弄了下紧闭的眼睛,哇哇大哭的孩子,皮肤很皱,吕布看在眼里,暖在心里,脸上的表情尽显和蔼。

吕布站直身躯,又大步走到侍女的面前,低头猛瞧自己的女儿:“哈哈,和玲琦小时候一般模样”,逗弄了片刻儿女,吕布大步走到床前,向面色虚弱的严蕊笑道:“夫人,让你受苦了”

严蕊轻轻将孩子放在榻上,挣扎着想要起身,被吕布坐在床边温柔的阻止了,这才半躺半坐的露出幸福的笑容:“夫君说的哪里话,为吕家开枝散叶是妾身的本分,何来辛苦之说”

轻轻拭去严蕊额头上的汗水,吕布难以掩饰面上的微笑。

“父亲,母亲,我来了,弟弟妹妹在哪里?”

闻讯而来吕玲琦小跑着走进内堂,惊喜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母亲,吕玲琦身后,

看着粉雕玉琢的女儿,吕布与严蕊对视了一眼,本以为吕玲琦会哭会闹,不曾想她是这般董事,严蕊抱起榻上的孩子,示意侍女也将孩子放在吕布怀里,吕布颤抖接过,扭头招呼吕玲琦:“玲琦,过来,看看弟弟妹妹”

吕玲琦开心一笑,碎步走到父母亲的跟前,清澈的眼睛看着严蕊怀里的婴儿笑道:“母亲,真是弟弟马?”

“是弟弟,玲琦,以后你就是姐姐了,一定要好好照顾弟弟妹妹”

“女儿省得,让我抱抱,让我抱抱”

“小心点,可别摔着”

吕玲琦笑盈盈的接过吕布怀里的女孩,逗弄了一下,有接过严蕊手中男孩,嘴巴里还说着:“叫姐姐,快叫姐姐,弟弟乖”

吕玲琦抬头看着吕布说道:“父亲,如果蝶儿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的”

可是还没等吕玲琦把话说完,一道清晰的水线,呈抛物线的形式洒了吕玲琦一脸都是。

“母亲,弟弟尿我!”

一旁的侍女急忙取出丝帕替吕玲琦擦拭,但是丝毫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而吕玲琦被弟弟尿了一脸,也并没有丧失兴致,反而愈加的开心:“母亲,弟弟妹妹叫什么名字”

严蕊柔弱一笑,目光停在了自己丈夫的身上,吕布莞尔一笑道:“某曾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夫人替我生了一双儿女,想不到事情真的应验了,这名字我早叫想好了,女儿取名为吕雯,至于此子取名‘吕云’,取天高云袅之意”

严蕊在**柔声拜谢:“妾身替孩儿多谢夫君赐名”

嫡子诞生,整个吕府里一片喜气洋洋,吕云、吕雯诞生的消息也像风一样迅速传播到各郡县。

数日之后,为了庆贺儿女降世,吕布在府邸大摆筵席,在陇县的所有官员纷纷前来府邸道贺,其中不乏从各郡县赶来的谋臣武将。

“张辽拜见主公,恭喜主公喜得贵子!”

“黄忠拜见主公,恭喜主公府上添丁!”,黄忠话音刚落,就从他身后闪出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那小女孩小跑来到吕布跟前笑盈盈的说道:“义父!”

吕布立即将那个小女孩抱在怀里,旋即眉毛一挑,冲着黄忠咧嘴一笑:“汉升,蝶儿才与你在临洮呆了一个多月,就胖成这般模样”

黄忠无奈的摇摇头,低叹一声:“这丫头,才在临洮呆了几天就吵着要来找姐姐!”

吕布将黄舞蝶稳稳地放在地上,双手负在身后,含笑着说道:“如此的话,就让蝶儿呆在陇县吧,她和玲琦一般大小,也好有一个伴。”

看到黄忠想要拒绝,吕布又立即说道:“你每日都在练兵,也无暇照顾她,让她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呆在府衙也不好!”

黄忠沉思半响,看到满眼希冀目光的女儿,黄忠摇了摇头,拱手拜谢:“如此,就劳烦主公,夫人照顾了”

黄舞蝶听后,立即欢呼一声,立即越过黄忠和吕布,朝着吕府的内堂跑去,一边跑一边还喊着:“玲琦姐姐,玲琦姐姐”

恰在这各时候,在吕布府邸的街角拐出四人来,吕布见后,不敢怠慢,立即率领众将迎了上去。

“姜叙拜见主公,家中无甚相赠,唯有在坊间购得两样小物件,特此送给公子与小姐”

吕布接过姜叙递过来的礼盒,道了一声谢后,目光移到了姜叙身旁的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笑问道:“伯奕,这是你的孩子吧,叫什么?”

不等姜叙答话,那个小男孩立即高声说道:“我叫姜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