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78章 国仇家恨

第一百七十八章 国仇家恨

这日清晨,程昱冒雨砸开了吕布的宅门,火急火燎的禀报道:“主公,大事不好,韩遂反了”

吕布剑眉一挑,这老贼怎么又反了,他记得在中平二年三月时候,他就率领数万骑兵打着诛杀宦官的旗号入寇三辅,侵逼园陵,最后被皇甫嵩率兵打退。

在中平四年的时候,韩遂与他合作的边章、北宫伯玉、李文侯,坐拥十万雄兵,进军包围陇西,四月,凉州刺史耿鄙率六郡兵讨伐韩遂,陇西太守李相如、酒泉太守黄衍率先响应韩遂,与韩遂联合作乱,最后,耿鄙被凉州别驾所杀,汉阳郡豪强王国,自称合众将军,起兵响应韩遂,进而包围汉阳,汉阳太守傅燮战死,那时的马腾还是耿鄙的司马,也拥兵反叛,西凉叛军一路烧杀抢掠,攻打三辅地区。

如今的西凉不仅有吕布,还有坐拥六郡的马腾、金城郡的韩遂、武都郡的梁双,那可都是割据一方的诸侯,兵力均达到数万之众,其中韩遂的兵马就有近十万,其实力不容小觑,如果他要造反,肯定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吕布不敢大意,立即让亲兵飞快的传下命令,贾诩、陈宫、魏延、成廉、魏越等文武纷纷冒雨赶来,围坐在一起,共商对策。

听了程昱的述说,贾诩最先站出来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据斥候密报,此次作乱的除了韩遂外,还有不少的羌人参与,兵马大概在十五万左右,他们先后攻破张掖、鸾鸟、氐池、骊靬等县,既然马腾向我军求援,就表明他已经无法控制住局势了,因此,主公需要早点做出决断才是!”

吕布点点头,对贾诩的话表示赞成:“我意出兵协助马腾,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陈宫轻抚颌下的短髯,思忖半响后说道:“我同意,马腾身为名将之后,我们理应救援,而且主公身为西凉招讨使,有义务平叛战乱。”

贾诩点点头,表示赞同:“公台说的还是次要的,主要是马腾是名义上的凉州刺史,虽然各郡诸侯对他的命令阳奉阴违,但是他占着大义,只要主公协助马腾平叛,这可是大功一件,不仅如此,主公是从外郡打进来的诸侯,势力单薄,没有外援,如果能与马腾结盟,主公的实力将会大幅度的增强”

程昱也起身跟着说道:“我附议,韩遂乃是色厉内荏之徒,虽能猖獗一时,但是一战可擒也!”

“好,就依三位军师所言,出兵协助马腾平叛”

听完三人的话,吕布不在犹豫,拍案做了最终决定。

“主公且慢!”贾诩立即打断吕布,开口说道:“主公,梁双在武都穷兵黩武,而且西面还有参狼、烧当、白马等诸羌,如果他们趁我军北征时领兵来犯?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贾诩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浇在了吕布的头上,顿时让他清醒了不少,当下急忙问计:“依先生的意思?”

“汉升将军驻守临洮、索西一带,高顺将军驻守在石城、河关一带,文远将军驻守在西县一带,这些地方都是陇西的要害之处,所以不能妄动,而新军又刚刚成形不宜出战。”

程昱眉头微皱:“依照文和所言,那只有调取甘宁、周泰、徐晃、姜叙四路人马了,不过这四路人马加起来不过三万之众,如何能抵挡十五万的叛军?”

“仲德莫急,且听在下道来!”

贾诩手捋颌下的短髯,不慌不忙的说道:“虽然文远将军的兵马不能动,但是他的驻地与金城毗邻,两地不过只隔着一条大河,可让文远将军昼伏夜出,做出大军渡河之状,让韩遂首位不能相顾,如果韩遂不肯退军回防,那我们就假戏真做,攻打他的老巢!”

“好,就依照军师所言!”

听完贾诩的话,吕布最终下定决心,领军平叛。

当即提笔修书,急召周泰、徐晃、姜叙率领大军到陇县与吕布回合,择日兵发武威,令使领下书信后,冒着春雨离了陇县,快马加鞭的直奔狄道、汉阳而去。

数日之后,陇县城下已经是旌旗招展,栅寨林立,三万大军已经悉数集结完毕,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吕布与众人做出了以下决定,留下陈宫、宋宪率领五千人马继续驻守陇县,程昱、魏续坐镇县城,其余众将率领其余三万人马,冒雨向北进军,直扑武威。

徐晃率本部三千步卒,两千轻骑为先锋,魏延率领五千人随后,总计一万人走阿阳,沿东路进军,甘宁三千人在前,姜叙率领七千人随后,吕布与贾诩、周泰率万余人马一道同行,沿瓦亭走西路。两路大军齐头并进,在鹯阴西北二十里的地方回合,在图救援之策。

令行必出,各路人马纷纷披挂出营,仅仅带了一个多月的干粮,轻装上阵,冒雨朝着西北方向的武威治所姑臧急行军。

武威郡治县苍松城下,杀声震天,箭矢纷飞。

数万打着“韩”字旗号的西凉军将苍松围得水泄不通,日夜攻打,在持续的压力之下,城内的抵抗越来越稀疏,已经逐渐有了破城的迹象。

马腾一边指挥着将士守城,一边亲自掣剑砍杀登城的韩遂军,只见他全身已经被鲜血侵染,甲胄也有些破损,自从收到韩遂作乱的密报,他就亲自率大军驻守张掖,与韩遂的西凉军展开野战,本来双方都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只可惜西羌王彻里吉和西羌大将越兮临阵倒戈,投降韩遂,导致本方大败,在庞德的奋力拼杀下,保护着马腾想要退回姑臧,可是不幸的消息接踵而来,西羌丞相雅丹在姑臧反叛,屠尽了满城汉民,马家也未能幸免,除了少许人在灾难中幸免于难,其余人尽皆成为羌族的刀下亡魂。

马腾身负国仇家恨,已经在苍松坚守了半余月,此间他不断向北地、安定两郡求援,可是都没有见到使者回来,看来成公英和程银不打算驰援了,不过马腾还有一丝希望,那就是陇西的吕布。

当初他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因为他并没有与吕布有过太多的交集,而且双方曾经还敌对过,他拿不准吕布会不会出兵相助,不过他心中已经下定决心,如果吕布能助他渡过此劫,他将把安定和北地画给吕布,前提是必须先斩了程银和成公英那两个恶贼。

“呜呜!”

呜咽的号角划破长空,中军处的韩遂看天色渐暗,下令大军停止攻城,退回营寨,待酒足饭饱后,明早再来攻打苍松,一时之间,数万大军留下上千具人尸马骸,如潮水一般涌退。

看到敌军退却,马腾疲惫的瘫软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已经几天几夜都没有合眼了,他一闭眼就会看见自己的夫人满身血渍的看着自己,质问马腾为什么不去救她们,马腾很恐惧,所以他不敢闭眼。

用剑支撑着身躯站起身子,马腾举目远眺,只见千里之地,尽皆黄沙,长城起伏不定的轮廓弯弯绕绕的,不知终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