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79章 援军来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 援军来了

“主公!”

就在马腾陷入沉思的时候,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马腾正睛望去,只见庞德雄壮的身躯踏上了城楼。

“令明,你前来所谓何事?”

苍松有四门,马玩守东门,庞德守西门,陈横守南门,他自守北门,看到庞德仓促而来,想必是有四门重要的事,不然庞德也不会撇下城门不守来北门找他。

大步走到马腾的跟前,庞德立马拱手禀报:“主公,我收到消息,大公子率领数百人突出了姑臧城,此时已经不知所踪!”

“什么?”马腾轰然起身,双手死死的抓住庞德的两臂,激动得脸上的肌肉都在抖动:“你说孟起还活着?”

庞德正色的点点头:“不错,不仅有大公子,还有二公子和小姐他们,只是夫人和其余公子却未能幸免于难!”

马腾闻言,神情有点落寞,嘴唇蠕动了一下,久久不能言语,须臾,他咧嘴一笑:“我本以为马家会绝后,不曾想峰回路转,真是天佑我马腾。”

马超还活着的消息,是他近半余月以来收到的唯一一个好消息,本来已经抱有死志的他,顿时又有了生的渴望,自己无论如何也要突围出去寻找马超,想到此处,马腾扭头正色的看着庞德询问:“令明,可有机会突围出去?”

庞德目光凛冽的看着城下星罗棋布的寨栅,艰难的摇摇头:“微乎其微”

马腾闻言,顿时就像被人用一盆冷水浇下,心情瞬间跌落到低谷。

庞德看着落寞的马腾,握紧手中的大刀,此时不报马腾的知遇之恩,更待何时?想到这里,庞德雄壮的身躯猛地朝马腾跪下:“主公,某愿亲率一千死士,助主公突出重围!”

马腾听后,负手朗声说道:“我马寿成乃是大汉伏波将军马援之后,岂能抛弃将士们独活,此等言语,令明日后休要再言!”

“主公……!”

庞德想要在言,被马腾立即打断:“今夜我们就突围,是生是死,全凭天意,我誓与将士们共存亡,令明,你去召陈横和马玩前来,共同商议突围之事!”

是夜,经过四人的精心讨论,在充分分析了敌军的兵力部署后,众人一致认为从东门突围的机会要多一点,原因无它,因为攻打东门的将领是西羌大将越兮。

越兮身为西羌大将,手里紧紧地拽着西羌的大部分兵权,而马腾的母亲恰恰又是西羌女子,所以马腾在当上西凉太守后,对西羌颇为照顾,因此也颇得西羌诸位豪帅的爱戴,此次若不是西羌王彻里吉反叛,越兮打死也不会跟着韩遂造反,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彻里吉还是西羌的王。

所以马腾想借助在西羌里的那些威望脱困,而越兮正是最好的选择,打定主意后,马腾下令大军杀羊宰牛,让军士们饱餐一顿,然后磨刀霍霍,准备突围。

夜色深沉,天黑如墨,往日的漫天繁星也不曾出现,偶尔有一颗流星带着凉意从夜空中划过,炽白的光亮又是那般凄凉惨然,西风从初始的温柔变得愈发的迅猛强劲起来,拧着苍劲的风势,几乎有着野牛一样的凶蛮,尽情地肆虐着浩瀚沙漠里的狂沙。

越兮在巡视完防务之后回帐准备睡觉,刚躺在榻上不久,就被一片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吵醒,身高九尺的他猛地起身,朝着帐外大吼一声:“发生了什么事?”

越兮吼过不久,就有一名亲卫掀帐走了进来,大步来到越兮跟前,那名亲卫左手握拳放在胸口,用着羌语说道:“启禀大将军,是马太守想从我们这里突围,恰好被我们的斥候发现,此时勇士们正在和马太守交战!”

越兮眼神微闭,心中暗乎不好,自己的大寨除了本族的羌兵外,还有韩遂的女婿阎行也暗藏在大寨中,为的就是防止马腾从这里突围出去,不曾想马腾还真来了,他在暗叹韩遂老奸巨猾的同时也在暗叹马腾对自己的信任,可是有阎行在此,马腾突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想到这里,越兮立马提起落兵台上的方天画戟冲了出去。

马腾本想从越兮的营寨悄悄绕出去,避免双方交兵,可还是被藏在暗中的斥候发现,随着几声惊呼,立即有成千上万的人马从大寨中涌了出来,与马腾的兵马撞个正着,就在双方都在迟疑要不要打时,便从寨中传来一声羌语:“韩太守有令,能取下马腾首级者,赏百金,良马百匹!”

“吼!”那话刚落,立即激起了羌兵们的杀意,奈何你马腾的威望在西羌人的心中有多高,但是比起金银财宝,马匹绫罗来,他显得什么都不是,要不然怎么会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随着第一个羌兵嚎叫着冲来,其余的羌兵纷纷吆喝着杀向马腾军,他们此刻丝毫没有迟疑,如果晚了,别说马腾的首级,恐怕连一根毛都得不到。

“主公,杀吧!”

庞德手提朴刀,身躯凛凛地护在马腾左右,见到犹如毒泷恶雾般席卷而来的羌兵,立即扭头建议。

“唰!”的一声,马腾迅速抽出腰间的佩刀,扬手指着冲杀而来的羌兵吼道:“将士们,随我杀出去!”

随着马腾一声令下,他身后的西凉纷纷怒吼一声,挥舞着手中的刀枪迎了上去,也就在那一瞬间,双方的人马霎时间便撞在了一起,一方是想要砍下马腾首级换取丰厚奖励的贼兵,一方是想要保护主公突出重围的奋勇之士,没有过多的话语,挥刀便上,遇到便砍。

须臾,越来越多的羌兵从寨内涌了出来,马腾的军队拼死抵挡,双方展开混战,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马腾军知道,若想活命,就必须将挡在面前的羌兵砍到刺死,所以打起仗来,纷纷不要命的往前冲,森林一样的矛枪乱搠,雪花一样刺眼的刀剑狂砍,整个营寨的上空,都充斥着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分不清谁是将军谁是士兵,只比谁的刀狠剑快,狂风暴雨、血肉横飞,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绝望的惨叫,可是羌兵越来越多,而马腾军却越来越少,杀到最后马腾发现就剩下一千多人活着,而且已经完完全全被黑压压的人群包围了,他衣甲不整,威风不在,身上鲜血淋淋。

当越兮率领人马赶到的时候,大战已经接近尾声,而马腾也被密密麻麻的人群围在中央。

“住手!”

一声羌语犹如惊雷般拔地而起,众羌兵回首望去,只见一个身高九尺,面目凶恶,手提方天画戟的大汉大步踏出了辕门。

“谁让你们动手的?”

看着眼前手提弯刀的部众,一股怒火不由得从越兮的两肋间窜出。

“是我!”忽然一声雄浑的大喝在越兮的后面响起,回首望去,不知道阎行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看着一脸愤怒的越兮,阎行戏谑一笑:“我家岳父早就知道你会心慈手软,会放马腾离开,哼,果不其然,若不是我今天在此,越大将军,你是不是会放马腾走?”

越兮冷哼一声,将头扭到一边。

阎行摸了摸逼尖,对于越兮的不屑一顾,他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只见他大步走到越兮身旁,对着远处的马腾咧嘴一笑:“马寿成,今日你插翅难逃!”

阎行说完,立即用羌语朗声说道:“你们还不去取下马腾首级,更待何时!”

可是还没等羌兵们提刀冲杀上去,在越兮大营的后方,忽然传来震耳欲聋的战鼓声,那鼓声震彻田地,撼动云霄,从这杂乱的鼓声中,庞德断定人数少说也有上万人,看来是援军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