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80章 贼将,马超在此

第一百八十章 贼将,马超在此

凉州,苍松,绿松林。

鏖战还在持续,听闻越兮大营后方传来漫天的鼓声,马腾军以为援军来了,顿时军心大振。

庞德大刀一挥,朗声大喝:“兄弟们,援军来了,随某冲锋,保护主公突围!”

随着庞德一声怒吼,马腾军阵中汉杀声震天动地,上千名马腾军在庞德的鼓舞之下士气高涨,人人奋勇,各自争先恐后的冲向羌兵。

一人拼命,百夫难挡,千人必死,横行天下,见到马腾军犹如困兽一般的冲杀,那些围杀的羌兵阵脚顿时大乱,再加上庞德一口大刀在乱军从中所向披靡,马前无一合之敌,马蹄到处,每一刀必斩一人,大军在庞德的带头冲击之下,杀得羌兵节节后退,溃军如决堤。

眼看着就要杀出一条血路,庞德顿时信心倍增:“兄弟们,胜利在望,杀死羌兵,保护主公突围”

庞德一声虎啸,挥舞着朴刀全力冲杀,但有阻挡者,均一刀斩首,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正当庞德一柄大刀在乱军中上下翻飞,杀得羌兵残肢乱飞时,冷不防斜刺里突然杀出一人,冰冷的长枪奔着咽喉如同流星一般刺了过来。

“不好!”

庞德大惊失色,急忙低头闪避。

只见寒光闪过,庞德兜头上的鹤翎羽被一枪挑落。

庞德目光凛冽的看着挡在面前的大将,讥讽道:“阎彦明,想不到你也会偷袭?”

阎行冷笑连连,并不答话,手中的铁枪带着一点寒星刺向庞德左胸,庞德面色沉静如水,丝毫不敢大意,虎躯一震,舞刀来战。

同属于西凉大将,阎行的武艺庞德自知,不过自己还没有和他交过手,今日正好一决高下。

庞德催马掠过,不管刺向自己胸口的铁枪,而是一招力劈华山,兜头斩向阎行的头颅,阎行蚕眉一挑,手中的铁枪急忙变招,枪头直刺庞德的刀口,两马交错,阎行再次挥出一枪,奔着庞德的马臀就是扎了过去。

庞德挥刀格挡,堪堪将阎行的铁枪荡开,刀枪相交,两人虎口俱都一麻,齐齐在心里道一声“好大的力气”

庞德立即爆喝一声:“马玩、陈横,保护主公冲出去与援军回合,我来拖住这厮!”于此同时,庞德拨马回头,在此猛虎下山,扑向阎行,又是一刀凌空劈下。

阎行苏秦背剑,铁枪横架,用枪头将庞德的大刀分毫不差的架住,同时一脚踢向庞德坐骑的两条前腿,庞德大骂一声无耻,单手荡开阎行的长枪,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抽出腰间的环首刀,一刀斩向阎行的双腿。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见到阎行频频向自己的战骑下毒手,庞德一声怒喝,大刀挂着一股劲风斩向阎行战骑的马头,阎行嘴角挂着一丝冷笑,猛地一提马绺,轻轻松松地躲过了庞德的刀口,随后凌空一枪,奔着庞德的咽喉就刺了过去。

庞德也不惧,猿臂卷向阎行的铁枪,单臂挥刀横扫阎行战马的四腿,只见一片寒光闪过,阎行战马的四蹄被庞德齐刷刷斩断,那马立即嘶鸣一声,倒在地上不停的挣扎,健壮的身躯想要站立,但是却不能如它所愿,最后只能独自地躺在地上流泪哀鸣。

而庞德也被阎行的长枪刺破手臂,贯入肩窝,若不是他在危险时刻扭转马身,恐怕此刻被贯入的不是肩窝,而是左胸。

那边已经冲杀出去的马玩见到庞德受伤,立即拍马舞枪冲杀过来。

阎行冷冷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庞德,枪头抵住庞德的咽喉问道:“如今你还有何要说?”

庞德嘲讽地看了阎行一眼,开口讥诮道:“你若与真刀真枪的拼杀,你岂是我的敌手?既已被擒,但求一死。”

庞德说得不错,若是真刀真枪与他厮杀,两人最多就是半斤八两,谁也奈何不谁,就是知道一时杀不了庞德,阎行因此才频繁对他的坐骑下手。

阎行不怒反笑:“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只要能斩杀敌将,赢得战争的胜利,手段低劣又如何?”

庞德默认,竟然无言以对,阎行见庞德已经抱了死志,叹息的摇摇头,枪头猛地向前刺去,想要一枪结果庞德的性命。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斜刺里突然杀出一骑,手提长枪,荡开了阎行的长枪。

马玩横枪策马,拦住阎行的去路:“敌将休狂,扶风马玩在此”

马玩一边拦住阎行,一边朝着庞德大喝:“令明,快走,我来挡住他”

庞德挣扎着起身,咆哮大吼:“你回来干什么,快滚,我不需要你救,快给我滚”

马玩咧嘴一笑:“令明,我与你相比,主公更需要你,你走吧,别让我白死?”

马玩言罢,不等庞德答话,自顾挥舞长枪扑向阎行,看着飞马而去的马玩,庞德双目通红,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他是征战多年的老将,看到多年的袍泽为了让自己活命,悍不畏死的冲向强敌,庞德却无能为力。

捡起地上的朴刀,庞德扭头看了一眼奋力阻挡阎行的马玩,一挥战袍,单手抽刀而去,转身间,一滴清泪从他的眼角划过,西风劲吹,泪水消失在夜空中。

看到庞德离去,马玩再也没有后顾之忧,手中的长枪上下翻飞,专门挑阎行的要害之处下手,阎行面色阴沉,铁枪连挑带扎,专门刺向马玩的咽喉,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连拆数合,而庞德也已经走远。

两人约莫战有十多回合,马玩一时力怯,被阎行枪挑非手中的长枪,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阎行铁枪挥舞,奔着马玩的咽喉连刺三枪,每一枪都犹如白蛇吐信,刁钻迅疾,枪枪致命。

“噗”“噗”“噗”三声脆响,马玩毫无防备之下,咽喉处被阎行戳出三个血洞,此时正汨汨地流出鲜血,马玩只觉得咽喉一凉,喉咙里顿时嗖嗖进风,而自己整个人却已经被从马上挑了下来,正个身体悬在空中。

“令....明...,你一定....要...活着...出去!”

这是马玩临死之前的最后一句话,他的眼里写满了微笑,

割下马玩的首级,阎行瞪了一眼不远处的越兮喝问:“你为何不拦住他们?”

越兮扫了一眼阎行,冷哼一声,自顾大步踏入自己的营寨,今日之战他已经死了不少部众,他实在不想为韩遂浪费自己部族的性命,他也不想看到马腾身死,因为他们西羌诸戎实在欠马腾太多,这次就当还报。

阎行的脸瞬间阴沉得吓人,将马玩的头颅悬于鞍上,立即长枪一召,率领着五百亲兵,追赶马腾。

庞德拖着受伤的悍躯,在绿松林中四处搜寻马腾的踪迹,正当他搜寻正急,忽然后方传来如暴雨一般的马蹄声,庞德回首望去,只见不远处有数百铁骑席卷而来,只见无边的光身烈马,凶猛如狮,漫卷如洪勇,为首一人,黑马白羁,威武不凡,只见他的马鞍上悬着一首,庞德见后,痛苦的闭上双眼。

阎行一路追赶,看到不远处拖着残躯的庞德,咧嘴一笑:“哈哈,庞令明,看你往哪里逃?”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只看得阎行侧面百米出烟尘大起,呐喊震天,鼓角相闻,阎行军仓促间阵形尚未调动之际,来敌已经席卷至军前,眼见得部队已经被冲散,狂飙将到眼前,阎行立即怒斥:“不要乱,不要乱,列阵,待战!”

就在阎行的西凉军结成阵势,准备迎接狂飙而至的敌军时,顿时四面鼓声骤起,喊杀震天,只见四周旌旗招展,狂沙飞卷,由此看去,人数少说也有上万,就在阎行的西凉军惊惧之际,侧面的那波兵马席卷而至,将阎行的西凉精锐冲得人仰马翻,坠马的士卒惨呼,避让的兵将惊恐,手中的刀枪不知招呼向何处,歪斜的旌旗难分横竖之东西,吓得数百西凉精锐肝胆欲裂,自相践踏,死伤者无数,哀嚎者遍地。

忽然之间,那狂飙而来的战骑中冲出一名白袍银甲的小将,看到阎行马鞍上的人头时,立即目眦尽裂的怒吼:“贼将,扶风马超在此,还我叔父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