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84章 六盘山大战,彻里吉之殇

第一百八十四章 六盘山大战,彻里吉之殇

马蹄声震耳欲聋,并州铁骑迎面疾驰,越来越近。

雅丹手提一根大槊横在胸前,嘴里冷哼:“这汉将竟然以轻骑兵正面冲击我们,真是不自量力”

彻里吉和雅丹二人各自提刀舞槊,并肩而行,身后跟着八千骑兵,一万二千步卒如潮水般追随在后。

“分”

眼看着两支队伍就要迎面相撞,短兵相接,冲锋在前的徐晃大斧忽然一招,七千并州铁骑突然以“人”字形的阵势两旁分开,数千骏马嘶鸣着两旁裂开,绕开了彻里吉和雅丹的骑兵冲锋。

彻里吉带队冲的凶猛,身后的羌兵也是蓄满了全身力气,恨不得将迎面而来的汉军撕得粉碎,只是迎面相遇后,汉军骑兵突然两旁分开,让彻里吉的羌兵犹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般,毫无着力之处。

眼看着汉军骑兵敏捷的从两旁绕开,这让雅丹怒不可遏,手中的大槊狠狠一搠:“这汉将真狡猾”

可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一片破空的声音在他们头完,轻抚颌下的短须,目光诡谲的看着已经冲出来的羌族残兵,阴冷一笑,手中的令旗一挥,下令西凉军围杀羌族败兵。

阎行虽然不满意韩遂过河拆桥,但是身为他的帐下大将,又是他的女婿,阎行不得不应声领命,旋即将手中的铁枪一招,亲率上千西凉铁骑冲向败退而出的羌兵。

那些羌兵看到阎行纵马飞奔而来,以为是来接应他们的,纷纷兴高采烈的欢呼,嘴里吐出一系列叽里呱啦的羌语。

阎行面色沉静如水,丝毫看不出任何情绪,临近羌兵,手中的长枪犹如毒蛇出洞,瞬间便戳穿了一名羌兵的咽喉,随后轻喝,将那名羌兵挑飞到阵中,成为了西凉铁骑的蹄下亡魂。

直到这个时候,涌出来的羌兵才知道阎行不是来接应他们的,而是来杀他们的,当下纷纷拔出腰刀,嚎叫着冲向西凉铁骑。

骑兵自古以来都克制步兵,更何况是经历惨败,士气全无的羌兵,谷内喊杀震天,谷外哀声如潮,败逃出来的羌兵不到一个时辰就被阎行屠杀殆尽,他和徐晃一个杀内,一个杀外,顿时便将上万名羌兵杀得大败,损失惨重。

“完了,完了,我如何像族人交代悔不该不听韩遂之言”

谷内发生的事,彻里吉是看的是得真真切切,作为西羌的王,带领着上万名羌人作战,非但没有斩敌立功,反而全军覆没,如果就这样回去,定是王位不保。

感觉再也没有石头滚落,雅丹立马拉着彻里吉狂奔到山脚,本想护着彻里吉突出重围,忽然就听见彻里吉说口中的话,眼里闪过一丝狠唳,是啊,如果这次回去,彻里吉的王位必然不保,我身为西羌丞相,夺得王位的机会比较大,此刻何不杀了彻里吉,等回到西羌之后,在将此战的责任全部推到他的身上,到时候西羌的王位岂不是唾手可得

彻里吉没想到自己无心的一句感叹,竟然引起了雅丹的杀意,自顾提刀上马,想要突出重围,雅丹感到时间成熟,手中的大槊奔着彻里吉的后脑勺猛地刺去。

彻里吉想都没想到雅丹会对他痛下杀手,正当他扭头想要招呼雅丹时,就见一根铁槊奔着他的门面直搠过来。猝不及防之下被雅丹一槊戳穿了口腔。

“噗”的一声,雅丹的大槊带着一片寒光刺进了彻里吉的嘴巴,斜斜向上贯穿了脑门,猛地一用力,彻里吉的身体被雅丹一搠从马上挑了下来,彻里吉到死都不明白,一向对自己毕恭毕敬的雅丹为何刺杀自己,回答他的只是天旋地转,还有就是雅丹阴笑远去的背影。

雅丹一槊刺死彻里吉,看到回去的道路被汉军截断,立即调转马头奔向另一边,看到近在咫尺的谷口,雅丹心中狂喜,西羌,终于迎来了他雅丹的辉煌时刻,他一路奔驰正急,刚刚驶出谷口,就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

只见谷外的辽原阔野之上,密密麻麻的大军正在齐头并进,橘红色的铠甲如同赤潮,面面旌旗迎风招飏,黑色大燾遮天蔽日,枪矛戟林遮蔽长空,踏步间立即卷起一片风沙。

为首一人,身高九尺开外,赤马金羁,画戟抗肩,一双虎目炯炯有神,两束大红翎羽迎风而飘,看到谷口外的雅丹,那人将手中的画戟一招,数万大军立即停止进军,成千上万双眼睛凛冽的盯着雅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