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85章 贾诩的猜测

第一百八十五章 贾诩的猜测

雅丹见到前路被断,情急之下连忙调转马头,拨马往谷内狂奔,然而疾驰不到一半,迎面就撞上一支虎狼之师,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将他们击败的汉将,前有狼,后有虎,无奈之下,雅丹只能弃掉手中的兵器,下马投降。

徐晃面无表情,手中开山斧一招,令军士将雅丹五花大绑,随后率领大军开出谷口,看到吕布亲自率领大军前来接应,徐晃立即打马向前,问候见礼,看到徐晃押解着两千多名羌兵,吕布立即询问了情况,在得知徐晃以一万兵马战胜羌人两万兵马时,吕布大加赞赏,旋即双方合兵一处,浩浩荡荡地回到并州大营。

为了迎接马腾父子的到来,吕布令人在帐中摆下筵席,为他们接风洗尘,当双方都喝得比较尽兴的时候,吕布下令亲兵将雅丹押进大帐。

“西羌丞相雅丹,见过大汉国吕布将军!”雅丹不知道吕布的军衔,也不知道吕布的爵位是什么,当下只能用将军之名来行礼,按理来说,雅丹是西羌的丞相,官位要比吕布高几个档次,不过西羌属于大汉的属国,他虽贵为西羌的丞相,但是在大汉的国土上,他的身份根本不值一提,而且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单凭雅丹百般不愿,当下也只能卑躬屈膝。

马腾冷冷的看着狼狈不堪,毫无昔日威风的雅丹,开口怒斥:“雅丹,你可曾还认识我马腾?”

雅丹畏惧地抬起头颅,旋即又迅速地将头低下,闭口沉默不语,如今马腾为吕布的座上宾,而他则是吕布的阶下囚,当下最好什么都不用说,先保住性命最要紧。

见到雅丹低头沉默不语,马腾心中杀意凛然,他自认为自己对西羌不薄,每年冬季西羌少粮食过冬,他都会差人一个部落一个部落的赠送粮食,他们不思回报,反而骑兵作乱,这与白眼狼有什么分别?想着想着马腾有想到惨死在雅丹刀下的妻子和姑臧百姓,当下悲从中来,猛地拍桌案,抽刀上前,准备宰杀雅丹。

吕布并没有阻拦,对于异族,他没有丝毫的同情,因为在他的心中一直都秉承着一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更何况是劫掠边境,烧杀汉民异族,别说西羌的丞相,就算是西羌的王来了,他也照杀不误。

雅丹被马腾吓得连连后退,再看吕布丝毫没有阻拦的意思,当下惊恐的往帐外狂奔,甘宁剑眉一挑,起身一脚将雅丹踢翻在地,随后将双手环抱在胸前,戏谑地看着雅丹笑道:“我家主公没让你走,你急什么?”

雅丹奋力挣扎,但是甘宁的大腿死死地踩在他的胸前,使得他动不得半分,看到马腾提刀健步走来,雅丹吓得两眼发直,双腿也不听使唤像筛糠似的乱颤,忽然感觉裤裆处一热,原来是被吓尿了。

“吕布将军,我有话要说,将军,救命,救我性命!”

看到屠刀就要落下,雅丹立即涕泗横流的嘶喊,全无西羌丞相的风范,俨如一个贪生怕死的地痞无赖。

吕布摇摇头,并没有开口阻止,蛮夷的话他从来都不会去相信,出尔反尔,一反再反,为了生存,满口胡言乱语,不管是匈奴还是鲜卑,亦或者是羌氐,他们都是就是一群喂不饱的白眼豺狼,总有一天,他会亲率一支百战之师,将这些异族屠个干净。

见到吕布不搭理自己,雅丹感觉没有生的希望,立即摒弃心中的恐惧,放声大笑:“吕布,马腾,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你们陪我一起死的,不信你们走着瞧”

雅丹说完,立即闭上双目,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样子,他引颈受戮的模样与先前想必,简直是判若两人。

吕布眉头微皱,开口阻止马腾:“寿成兄且慢,先听这蟊贼有何话要说”

马腾扭头看着吕布说道:“奉先,此贼诡计多端,休要被他蒙蔽了”

吕布咧嘴一笑,起身走到马腾的身边,将他的佩刀插回鞘中,随后冷冷地看着地上的雅丹说道:“你刚刚说的话什么是什么意思,最好一五一十的给我解释清澈,否则顷刻间便让你人头落地”

雅丹顿时就感觉仿佛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一般,不过他并没有着急说话,而是和吕布谈起了条件:“吕将军,此事与你息息相关,如果我说了,可否饶我一条身家性命”

吕布眼中杀意一闪而过,拔出马腾腰间的佩刀,一刀斩断了雅丹的脚掌。

由于吕布出刀迅速,起初雅丹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忽然之间,雅丹只感觉自己的脚一凉,旋即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席卷全身,伴随着一声杀猪般的嚎叫,雅丹惊恐的地看着自己白骨森森的断脚,他一边惨叫,一边惊恐的看着吕布,他想都没想到吕布会这般狠,说砍就砍,毫无征兆。

看着在地上不停挣扎、惨嚎的雅丹,吕布漫不经心地擦拭着马腾的佩刀:“我不喜欢和别人谈条件,特别是你们异族人,如果你不愿说,我不介意斩断你的另一只脚掌,然后是你的双手,眼睛,耳朵,某一样一样的给你剜出来!”

雅丹额头上布满豆大的汗珠,听完吕布的话,他惊惧的看着吕布,浑身哆嗦,不知所措。

吕布摇摇头,挥刀准备砍下雅丹的另一只脚掌,吕布的行为,促使雅丹急忙大喝:“我说,我全说”

看到吕布收刀,雅丹知道这只是暂时的,自己命不久矣,为了减少痛苦,当下将心一横,嘲讽笑道:“吕布,你不要高兴的太早,韩遂早就联系好了西羌其他部落的首领和武都梁双一起攻打陇西,你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条丧假之犬了,哈哈!”

听着雅丹狂妄的笑声,吕布皱了皱眉,手中的环首刀一挥,只见寒光一闪,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滚滚落地。

贾诩听完雅丹所言,低头陷入沉思,此次他们出征,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陇西的各个要塞都已经派大军驻守,而且守将都是吕布帐下独挡一方的大将,倒也不惧梁双和西羌来犯,可是看雅丹的样子,并不像是说谎,而且还是势在必得的样子,到底是那个环节出错了呢?忽然,贾诩猛地睁开双目,大呼不好。

吕布见到贾诩脸色难看,立即上前询问:“先生,发生了什么事?”

贾诩如坐针毡,起身焦急万分地说道:“百密必有一疏,必有一疏啊,主公,我们快点回陇西,否则陇西就完了”

看到贾诩火急火燎的样子,吕布不敢怠慢,立即下令众将连夜拔营,迅速回军陇西,众将虽然不明白贾诩为什么会急忙退军,但是军令以下,众将允诺一声,旋即一齐涌出大帐。

顷刻间,刚刚还人满为患的大帐就只剩下吕布、贾诩、庞德和马腾父子,这时贾诩才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主公,我们虽然已经料定西羌和梁双会出兵,但是我们还忘记了一些人,那就是陇西豪强,我们以武力镇压董家和王家,促使他们就范,如果主公不在陇西,他们勾结韩遂和羌人怎么办?纵然几位将军是独当一方的大将,只要豪强一起发难,开城投降,他们就败了”

“轰!”的一声,贾诩的话就要像一记春雷在吕布的脑中炸响,如果真如贾诩这么说,那陇西可能真的完了,记得前世曹操去攻打徐州的时候,自己在陈宫的帮助下,兵不血刃就夺得兖州,这一切都是兖州的士族门阀不满意曹操的统治而献城投降自己,如果陇西士族也像前世兖州士族那般邀请韩遂,那自己,真的无路可走了。

想到这里,吕布双眼立即迸发出无法遏制的怒火,如果陇西豪强真的敢这么做,他丝毫不介意将他们屠个干净。

“寿成兄,如今你已经无路可去,你不如和某一起去陇西,待事情安定之后,某会亲自与寿成兄一起平叛,不知寿成兄意下如何?”

时间紧迫,吕布也又没时间在此处耽搁,本来按照原来的计划,他会与马腾一起领军去平叛,可是如今陇西危在旦夕,他也没有那个心思去打什么韩遂,他只想立马回陇西保护自己的妻子儿女。

马腾点点头:“如今只能这样了”说完之后,马腾又对着身旁的马超说道:“你快去叫醒铁儿他们,我们立即随吕布将军出发”

马超立即应了一声,旋即健步踏出帐外。

贾诩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希望这一切都是我的臆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