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89章 汉阳保卫战

第一百八十九章 汉阳保卫战

狂风呼啸,雨哗倾落,大雨疯狂地从天而降,黑沉沉的似欲要崩塌下来,风追雨,雨逐风,风和雨联合起来赶着天上的乌云,整个天地都处在雨水之中。

山岗之上,有一个大汉跨在雄健的马上,他一手持着朴刀,一手提着马绺,目光锐利地看着远处不断涌入城内的士兵。

这个大汉,身材高大,膀阔腰圆,身高在九尺开外,铜铃大眼,嘴唇恁薄,脸上长满了乌黑浓密的虬髯,此人正是武都郡太守,梁双。

“启禀主公,大军已经全部攻入西县城,并未遇到抵抗的兵马”

须臾,从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一人一马犹如一把寒光闪烁的利剑,顷刻之间就割破了层层叠叠的雨幕,飞驰到大汉的跟前禀报战况。

“没有遇到并州军?”听完汇报,大汉的浓眉徒然一扬,脸上的横肉随之一抖,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凶恶、嗜血、残忍。

那员战将嘿嘿一笑:“肯定是被我大军吓得屁滚尿流,溜之大吉了”

梁双看他鼻孔高仰,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心里莫名地窜出一股怒火,旋即开口怒斥:“蠢货,若不是有陈家的帮助,我们就是打一年也不一定能打得下西县,用兵之法,十则围,五则攻,倍则战,少则守,不能则避之,如今城破,没遇到抵抗的兵马才正常,遇到了那才叫有鬼!”

看到部将似乎还不明白,喝道:“十八路诸侯扣关虎牢,为何两个月不能前进半步?就是因为吕布帐下的大将高顺,此人不仅武艺卓越,而且还极其会用兵,封丘一战,打得袁术晕头转向,差一点就死了。”

梁双顿了顿,又正色叮嘱:“与他对敌,我们还是小心为上,传令大军,徐徐进城,提防高顺反扑”

“诺!”

那员部将躬身应诺一声,旋即策马在阵前来回传递命令,喝令大军徐徐进城。

正如梁双部将所言的那般,大军入城后,丝毫没有遇到一点的反抗,兵不血刃就夺取了西县城池,而西县与临洮的陷落,也向长了翅膀一样,飞到了程昱和陈宫的手中。

此时的两人已经是忙得焦头烂额,到处都是战报,到处都是兵败的消息,不到三日,除了襄武和障县,陇西全境基本陷落,不仅是陇西,还有汉阳的几个郡县也都已经被叛军攻破。

拿着手中的战报,陈宫火急火燎地在帐内来回踱步,脸上写满了愁容,而他旁边的程昱也不遑多让,饱经风霜的脸上开始逐渐出现皱纹,此时正专心致志的查看着地图。

须臾,程昱抬头望着陈宫,正色道“公台,我们已经丢失陇西,这汉阳不能在丢,否则再也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

陈宫闻言,大步走到程昱跟前,开口询问:“仲德可有什么好计策?”

程昱招呼陈宫,指着地图上说道:“你且来看,朱圉山、落门聚、上邽、襄武乃是汉阳郡的咽喉之处,若能守住这四个地方,汉阳郡就稳如泰山,我们就还有希望!”

死死地盯着地图半响,陈宫眉头微微皱起:“我们还有多少兵马?”

“我已经粗略的算了一下,张辽将军处一万,黄忠将军处一万、高顺将军处一万,我们手中有一万,杨阜韦康那里有五千,陈仓赵昂那里有五千,但是陈仓属于军事要塞,弃之容易,取之难,所以赵昂那里的兵马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妄动!”

“好,就依你所言,坚守住这四个地地方,等待主公和文和回来驰援,那我去襄武协助张辽将军,你率领一万兵马去上邽,朱圉山有高顺将军可保不失,但是这落门聚怎么办?”

程昱点点头:“言之有理,黄忠将军虽然有勇有谋,但是不善于守城,这该如何是好?”

就在两人不知道派谁去协助黄忠时,忽然有亲兵来报,说帐外有两个文士求见。

陈宫嘀咕一声,在这危急存亡的时刻,到底是谁?当下与程昱一起迎了出去。

辕门外,两名中年人负手而立,此时正细细地打量着并州军的营寨。

须臾,其中一个约莫四十多岁中年人抚须说道:“李文优,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现在才来见仲德和公台了”

李儒摇了摇手中的鹤羽扇,嘴角划出一条弧度:“哦?伯喈先生明白什么?”

蔡邕含笑地看着李儒:“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碳,我们刚来的时候,吕布帐下,人才济济,文有贾诩、陈宫、程昱、郑浑等人,武有黄忠、好顺、张辽等将,哪一个不是屈指可数人物,纵然你李文优帮助过他不少,虽然你的智谋不在贾诩等人之下,但却无尺寸之功,就算吕布想重用你,但是又怕众将不服,所以你想建功立业,至少要等一两年。”

蔡邕顿了顿,又继续道:“现在就不同了,陇西豪强联合梁双作乱,此刻他已经到了危急存亡之秋的时候,你现在的出现,无疑是雪中送碳,等日后吕布论功行赏的时候,少不了有你李儒一功”

李儒摇头苦笑,对着蔡邕作揖行礼:“先生慧眼如炬,学生受教了”

就在两人谈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就见陈宫和程昱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

陈宫和程昱一路上都有一个疑问,此时的天都快塌下来了,到底是谁在这个时候前来求见,须臾,当他俩看到矗立在辕门外的人时,陈宫和程昱眼睛瞪得跟蛤蟆似得,而后又不可思议的揉了揉双眼,在确定辕门外的人是李儒和蔡邕之后,口中大呼:“伯喈先生,李文优,怎么会是你们?”

李儒和蔡邕立即迎上前去,互相见礼之后,才听见蔡邕笑道:“怎么不会是我们?”

程昱摇头苦笑:“我与公台一路上都在猜测,在这危急存亡的时刻,到底谁会前来帮助我们,不曾想是二位,真是失策,失策啊!”

尽管叛军来势汹汹,陈宫心中忧虑,不过依旧从容不迫,微笑着冲两人说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请伯喈先生与文优到帐中叙话”

在陈宫两人的带领下,蔡邕和李儒先后迈步进了中军大帐,四人无论是名声高低,均是士子出生,事情再紧急,该有的礼节不能荒废。

待双方作罢,陈宫道:“不知伯喈先生和文优到汉阳郡,所为何事?”

按道理来说,蔡邕身为朝廷的五官中郎将,李儒又是董卓的谋士,两人应该在长安才对,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汉阳,此事必有蹊跷,陈宫必须搞清楚才行。

李儒看了蔡邕一眼,见他点头后,立即跪直身子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与伯喈先生前来,是为了躲避灾祸,不知道二位可否收留?”

听到李儒模棱两可的回答,陈宫也不愿多问,当下说道:“不管先生和文优前来所谓何事,但我想不是坏事,可是这叛军来势汹汹,不知文优有什么建议?”

李儒轻摇鹤羽扇,眼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这次叛乱,也是对奉先的一次考验,而且也并非不是一件好事!”

程昱惊疑了一声,立即开口询问:“怎么不失为一件好事?”

李儒低叹一声,吕布毁灭临洮董家的事,已经在大汉传得沸沸扬扬,董卓听说此事后,还在长安杀了数百人泄愤,可是泄愤归泄愤,次日又回到夜夜笙歌生活,既然董卓都不想管,他李儒也没有理由去管,平复一下复杂的心情,李儒笑道:“临洮董家的灭亡,纵然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是口服心不服,通过这次叛乱,所有隐藏着的危机都已浮出水面,只等平叛之后,你们各个击破了”

程昱和陈宫同时点头,都觉得李儒说得不错,以前是敌人在暗,他们在明,经过这次作乱,敌人都已经浮出水面,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至于平叛,此时还言之过早,你们现在首要的任务是保住汉阳,等待奉先回来!”

程昱与陈宫相视一笑,于是便把他们商议的结果说给李儒参详,李儒听后,同意地点点头,旋即起身道:“在下愿赶往落门聚协助黄汉升,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陈宫猛地一拍桌案,朗声大笑:“有你李文优帮忙,我实在放心得很!”

蔡邕抚须一笑:“那我就和仲德去上邽!”

程昱听后,立即躬身作揖:“多谢先生!”

四人又细心的商议了一番,感觉没有什么漏洞之后,陈宫旋即草拟了几道命令,盖上印章,差哨骑八百里加急分别送到黄忠、高顺、张辽的手中,一场轰轰烈烈的汉阳保卫战就要拉开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