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90章 朱圉山大战

第一百九十章 朱圉山大战

趁着蔡邕和李儒去安排家眷住行的空当,陈宫开口询问程昱:“仲德,虽说文优帮过我们不少,但是他也帮助董卓做过不少恶事,而且少帝辩还是他鸠杀的,如果我们收留他,会不会对主公造成影响?”

正在收拾出征行装的程昱闻言,抬头注视着陈宫,忽然展颜一笑:“公台,我知道你对文优所做的事心存芥蒂,但是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希望你能抛开对他的成见,一切以主公的大业为重,况且他也说了,他是来避难的,不是来投靠的,一切等主公回来再说”

陈宫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按你说的办!”

陈宫说完,转身准备离去。

“公台!”

看着陈宫大步离去,程昱忽然叫住了他。

听到程昱叫唤,陈宫扭头疑惑的看着程昱:“怎么了?”

“小心行事,城池没了可以在夺,但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搭档。”

陈宫抚须一笑:“程仲德,你管好你自己吧!”

看着仰天大笑离去的陈宫,程昱稍微整理了一下歪斜的帽檐,含笑的摇了摇头。

朱圉山虎踞龙盘,地势险要,坐落于冀县西北三百里处的丘陵地带,是冀县的一处天然的壕沟,高顺弃守西县后,迅速率领大军在朱圉山一带扎下营盘,以逸待劳,准备死守朱圉山。

数日之后,武都兵马与羌族叛军也狂飙而至,这支大军迅速在朱圉山一分为二,一支以梁双部将李相如率领羌汉杂兵攻打上邽,梁双亲自率领三万大军在朱圉山展开厮杀。

朱圉山主峰,高顺负手矗立在山腰上,一双黝黑的眸子不停的打量着远处星罗棋布的敌营,他的不远处站着张绣以及并州军大大小小的战将十数人。

自从两军在朱圉山对峙以来,他们已经高挂免战牌五日,这五日以来,敌军不停地在营寨外进行谩骂,并州军上到战将下到兵卒,都忍受不住敌军的嘲讽,想他们并州军征战沙场十数年,哪里被别人说过是缩头乌龟,于是纷纷向高顺请战,最后高顺被吵得烦不胜烦,干脆在中军大帐竖起令箭,但凡再有请战者,定斩不饶。

高顺一向以治军严明而闻名,得到高顺的将令,虽然将士们心中有气,但是也不敢触及他眉头。

“伯锦!”

高顺看完敌军的营寨,又抬头看了看天空,随后咧嘴一笑,朝着后面喊了一声。

“末将在!”

身后的高顺立即迈步出列,雄壮地高声应诺。

高顺徐徐转身,看着帐下愁眉苦脸的战将,他咧嘴一笑:“你们不都嚷嚷着出战吗?还不快快回营,点齐兵马随我出战,破敌就在今日。”

高顺的话音刚落,立即引得将军们一片欢呼,纷纷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几日来憋着的火气,终于可以找一个地方撒一撒了。

就在将士们欢呼雀跃的时候,只有张绣提出了疑问:“将军,为何选择今日出战?”

张绣说完,立即引起了将军们的共鸣,他们也很好奇高顺为什么早不出战,晚不出战,偏偏选中今日,当下纷纷瞪着一双大眼投向高顺。

高顺咧嘴一笑,指着空中的烈日说道:“我在等它!”

“将军,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你快别打马虎眼了!”

“对啊,对啊,请将军明言”

“就是,明知道我们都是莽汉,还指着太阳‘看它’,看它做甚!”

“”

高顺收敛笑容,面对众将的疑问,他不快不慢地说道:“连日来都在下雨,而今日却出现强烈的日光,我军坐西面东,太阳从敌军那面升起,晌午之后,太阳就在我军后方,而在敌军前方!”

张绣稍微分析了一下高顺的话,立即得出一个结论,当下不敢确定地说道:“将军,我似乎明白了,晌午过候,敌军就要迎对阳光,不利作战,我军可以利用天时来击败武都兵马?”

高顺赞赏的点点头,立即竖起食指,补充道:“伯锦说的不错,不过这只是一个原因”高顺顿了顿,又指着敌营笑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武都兵马狂飙而至,锐气正盛,经过几日的消磨,他们的锐气已失,而我军此时基本处于群情激愤的状态,若是此时与对敌军对垒,他们必定会化身为一群愤怒的公牛冲向敌营,必能打破敌军!”

“将军睿智,某等佩服”

听完高顺的解释,众将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先前他们无论如何请战,高顺死活都不松口,原来是在谋划布局,看来他们是错怪高顺了,此时他们心中难免会有一点自责。

“好了,该说的我也说了,大家就快点回营点齐兵马,晌午过后,出寨迎敌!”

众人纷纷应诺一声,一伙人簇拥着高顺走下山去。

并州大营,听说高顺已经同意出战,大营内响起一片震耳欲聋的欢呼时,在偏将校尉的带领下,士卒们纷纷厉兵秣马,磨刀霍霍,准备展开一场殊死的搏斗,憋了五日的怒火,终于有地方撒了,此时他们就像一座蓄势待发的活火山,正等待着爆发的那一刻。

晌午过后,烈日逐渐偏西,随着并州大营内传来一声出征的号角,上万名并州军气势汹汹的开出大营,像一群愤怒的公牛陈列在武都军大营以西的平原上。

见到并州军终于出战,已经熄了火的武都军终于吁了一口气,如果在这么耗下去,他们带来的粮草可就不够了,梁双召集众将商议一番后,遂留下一万兵马保卫大营,他亲自率领两万兵马出寨迎敌。

朱圉山下,旌旗猎猎,尘土遮天,刀枪蔽日。战鼓、号角一片喧嚣,天上的云彩都被这数万人的杀气给冲散,留下烈日独自挂在苍穹,但云雾虽然被冲散,烈日悬挂长空,这无云的天比晨时更加令人觉得阴郁,似是一场大战的将要展开的前夕。

一万并州军与两万武都军各自射住阵脚,遥相对峙,互相叫骂。

并州军帅旗开处,张绣手提一杆银枪,**白龙驹,大声叫阵:“大胆梁双,竟然与异族勾结,犯我大汉边境,杀我大汉子民,真是羞煞了你冢中的列祖列宗,听我一句劝,速速下马归降,可免一死,否则攻破武都,掘你十八代祖坟!”

梁双在大旗下勃然大怒,回骂道:“哪里来的乳臭未干的蟊贼,竟敢在此大言不惭,某保证让你有来无回”

叫骂完毕,扭头大喊一声:“夏育何在?给我斩了这员叛将!”梁双见张绣是一个三十岁不到的毛头小子,并没有将他放在心上,于是随便地叫了一名战将去斩杀张绣。

“末将领命!”

随着一声雄壮的允诺,武都军旌旗开处,一员身躯凛凛的悍将纵马而出,只见他身高八尺,白面无须,手提一把朴刀,怒视在阵前来回晃动的张绣:“敌将休狂,护羌校尉夏育在此”

这夏育本是朝廷亲封的护羌校尉,搁以前那可是一方大员,可是在这乱世横行,将军校尉无数的年代,他的护羌校尉已经变得不值钱了,无奈之下他只有率部众投靠梁双,混口饭吃。他看到敌军出战的是一个青年小伙,心中已然起了轻视之意,同时心中也在暗自窃喜,合该自己立下战将大功。

“护羌校尉夏育?此等无名之辈,某不曾听闻!”

“贼将狂妄,下马受死!”

夏育大怒,勒马舞刀,奔着张绣一阵劈头盖脸的猛砍猛杀,企图一鼓作气将对方斩于马下。

只是让夏育意外的是,对手不仅相貌堂堂,似乎武艺更加出色,一阵刀来枪往之后,自己反而渐渐处于下风,战有二十回合,夏育逐渐不支,左支右柮,险象环生。

“夏育将军休要惊慌,某来助你!”

看到夏育不能旗开得胜,武都军旌旗再次开出,一员手持大斧的悍将飞马而出,直取沙场中央的张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