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97章 孤狼老卒

第一百九十七章 孤狼老卒

如果东门的作战用如火如荼来形容,那么北门就是血流成河。

因为攻打北门的主将是韩遂的大将周懿,他所率领的兵马大都是久经沙场的西凉悍卒,与那些驰骋草原流窜山林的羌人相比,他们攻城的器械,亦或者是攻城的方法,都要比羌人高明许多。

张辽杀了不少韩遂军将校,但是余下的将校要比羌人聪明许多,他们纷纷提刀下马,窜入攻城的军队当中,不停地来回奔跑,指挥作战。

张辽无奈之下,只有放弃这个折中办法,开始有条有序的指挥着将士们战斗,经过数过时辰的鏖战,城头几经易手,都在张辽的亲自带领之下,杀退了敌军的几次进攻。

“杀!”

刚刚打退敌人进攻的并州士卒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到半刻,就听见城下再次传来敌军攻城的呐喊声,士卒们机械地捡起手中的刀枪,躬身躲在女墙之后,等待着敌军的来临。

虽然襄武城军民一心,但在韩遂军持续的强攻之下,堆砌在墙角下的箭镞已经开始已经匮乏,望着城下一浪接着一浪的敌军,百姓们的眼中一片茫然与恐慌!

看到城墙上的弩箭越来越稀疏,手持大刀的周懿引领着百十名亲卫,在城下来往驰骋,专门斩杀畏首畏尾的士卒。

“全军竭力攻城,那个敢退后一步,休怪某的大刀无情!”在周懿的强力督战之下,两万多韩遂军再次鼓噪呐喊,吹响号角,抖擞精神,发起了又一波猛烈的攻势,争取一举破城。

一个六七十岁的白发老叟看到敌军再次袭来,手里拎着一个破陶罐,站在城头上大声为年轻人加油鼓劲:“襄武城的老少爷们们,就算今日拼死也要也要坚守援军到来,叛军之中可有数万异族,如果让叛军攻破了城池,襄武城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为了家园,为了妻子儿女,为了亲戚朋友,大家唯有死战!”

这老者本就是一族之长,因为年轻的时候乐善好施,帮助过不少的黎民百姓,颇得襄武城平民的拥护,如今虽然老了,但是他的话依然含有一定的说服力,看到一个个如同凶神恶煞般的敌军,不用张辽吩咐,纷纷用手里的檑木和滚石向下砸去,顿时就激起一片血雨,砸得韩遂军惨叫连天。

周懿恼羞成怒之下,令人在城下大声喊话:“谁要是胆敢帮并州军守城,破门之日,便屠尽襄武城,老少不留!”

敌人凶神恶煞的喊话顿时就坚定了百姓们坚守城池的想法,当下手上毫不含糊,纷纷举石便砸,举木便扔,比先前的反抗还要猛烈。

石头没了,就拆自家房子上的砖瓦,檑木投完了,就拆了自家的房梁,只要能阻止叛军登城的器械,纷纷一股脑地狠狠砸去,就算豁出一切代价,也在所不惜!

一架云梯搭在了城垣上,一名身手敏捷的悍卒顶着盾牌,口衔环首刀,犹如猴子爬树一般窜到离城墙不足半米的地方,猛地抬头,看到挡在面前的不过是一个年近七旬的老叟,不由得露出狰狞的笑容:“老头,你找死”

取下口中的环首刀,猛地朝老叟的胸腔捅去,“噗!”的一声,手中钢刀一下子刺穿了老叟的胸膛,鲜血顿时汨汨的冒出。

老叟嘴角流出一丝鲜血,咧嘴一笑,露出了满是血污的牙帮子:“老朽就算要死也要拉着你一起!”

老叟一副全然不觉得疼痛的样子,手中的破瓦罐高高举起,狠狠地砸在了这名悍卒的兜头上,伴随着瓷片破碎的声音,这名悍卒顿时眼冒金星,大脑发懵。

老叟发出一声狂笑,拼尽全身的力气搂住悍卒的脖子,一起朝着城墙下面栽了下去,“砰”的一声,老叟与悍卒一起砸落到地面,连带着砸伤数名攻城的韩遂军,老者躺在地上,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扭头看着进气多出气少的悍卒,老叟义无反顾的大笑:“贼子,还欺吾老否?”

他的笑声瞬间就引起了周围攻城卒的注意,听着老者放肆的狂笑,纷纷大怒,一齐上前,乱刀狂砍,直将老叟砍得面目全非才肯罢休,随后朝着老者啐了几口吐沫,扭头加入了攻城队伍当中。

眼见百姓如此奋不顾身,张辽心中在滴血,抹掉眼角流出的眼泪,扬起手中的大刀咆哮:“兄弟们,作为将士,我们的职责就是保护百姓一方安宁,今日某在此立誓,誓与襄武百姓共存亡!”

或许在老叟奋不顾身的激励下,城头上的并州军和百姓都不顾飞蝗的箭雨,齐齐呐喊一声,将搭在城墙上的几架云梯合力推下,纵然有人不幸被箭矢射中,他们也会发出困兽一般的嚎叫,纵身抱着攀登城池的叛军一起栽落城楼。

周懿阴冷地看着这一切,正准备下令让下一波攻城卒攻城的时候,忽然听见东门方向传来收军的号角,他握了握拳头,对俄何烧戈的收军号角充耳不闻,继续下令士卒攻城,可是攻了半响,他赫然的发现北门的防御了竟然增强了一倍,一下子就让本方损失了上千人,无奈之下,周懿也不得不敲响了收兵的梆子。

看到敌军退却,无论是士卒还是百姓,都发出胜利的欢呼,唯有张辽面露苦涩,因为他知道,这才是第一天。

入夜,朔风呼呼地刮着,陈宫在张辽、李封的陪伴下,缓缓登上了襄武城的城墙,李封举起火把,注视城外,荒野里除了敌营闪烁着零星的火光,其余各处,漆黑一片。偶尔传出几声野狼的低啸,闻之令人毛骨悚然,天空一轮残月如勾,顿感孤独凄凉。

有老卒坐在地上低唱:“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其音低沉,终不可闻,远处山涧,一只老狼孤独地走到峭壁上,在月下嗥嚎,声音里泛出一丝哀愁,孤狼老卒,其心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