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98章 吕布来了!

第一百九十八章 吕布来了!

襄武城的上空,层层叠叠的乌云遮蔽长空,沉重得像是黑色的悼词,陈宫仗剑立在城头,漫天的乌云让他感觉到窒息,他的心情和黑云一样沉重。

而敌军并没有因为天气的原因而停止攻城,反而愈加的狠戾、凶残,五万羌汉联军将襄武城围得严严实实的,犹如一只装满了水的铁桶,密不透风,敌军日夜攻打,在持续的压力下,成内的抵抗越来越稀疏,已经逐渐有了破城的迹象。

面对几倍与己的敌军,襄武军民齐聚一心,顽强抵抗了三日三夜,箭矢已经差不多射光了,檑木、滚石也砸完了,此刻除了一些专职的弓弩手箭壶中尚有羽箭之外,普通士卒的箭壶里早就空空如也,更别提那些协助守城的私兵与百姓。

形势危急,兵卒们只好把一些坚硬的枝条做成粗糙的箭矢,虽然杀伤力有限,但总算能够稍微阻滞一下敌军的进攻,只要能多拖延一刻,就有等来援军的希望。

乌云已经逐渐褪散,日光透过乌云之间的空隙折射到城楼上,让将士们的心情一下子就舒畅起来。

“先生,有点不妙啊!”李封指着远处的敌阵,扭头对着陈宫说道。

顺着李封所指的方向,陈宫举目远眺,只见敌营的寨门缓缓打开,二十架高二丈开外的投石车被敌军推了出来,其后跟着数十辆牛车,牛车上装着犹如磨盘大小的石料。

“韩遂老贼,居然给了羌人这么多投石车,可恨,可恨!”陈宫一拳砸在垛堞上,眼里写满了无奈、绝望、悲伤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他是不怕死,他只是不甘心就这样失败,可是面对二十架如同凶兽的投石车,他却无能为力。想当年李信攻打楚国的时候,楚军就秘密准备了大批投石车,当秦军渡河时突然同时发射,无数尖利的石块乌云般砸向秦军,二十万秦军全面溃败,李信自己也兵败自杀。后来四名将之一的王翦,率领六十万大军再次伐楚,整整花了一年才攻下楚国的国都,可见投石车的威力确实不凡,如果真让羌兵发射了投石车,城破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城下旌旗猎猎,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陈宫用兵,一直都是稳中求胜,但是此时的情况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纵然他足智多谋,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的计谋都是徒劳的

深吸了一口气,陈宫注视着李封道:“李将军,与其引颈受戮,不如鱼死网破,我们出城与敌决战”

李封闻言,立即拔出腰间的佩剑,目光里透出少许的死志:“那我现在就点齐兵马,出城与异族决一死战!”

陈宫怔怔的看着远处开始装载石料的投石车,晦暗的脸上满是苦涩,在心中暗自哀叹:恐怕这次真的没有希望了。

正当他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一抹金色的光芒在地平线闪烁了一下,瞬间就吸引住了他的目光,陈宫手遮在额头,极目远眺,当看清楚那团金光之后,他的心瞬间就漏了半拍,就仿佛被人用铁锤狠狠砸了一下,

只见地平线上闪烁金光之处是一人一马,在不算刺目日光的照耀下,那一人一骑犹如烈日骄阳,分外夺人眼目,马上之人,金冠束发,两束五彩斑斓的雉尾迎风招展,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双目开合如电,一身金光灿灿的的战甲,反射刺目的阳光,令人难以睁开双目,鞍后龙蛇宝弓,腰挂青锋宝剑,手中丈二长戟,再加上九尺开外的身躯,给人一种如泰山一般的压力,**赤兔宝驹,如同一团腾升的火焰,赤红夺目,提绺间四蹄高高跃起,似有腾空化龙之壮。远远望去,金甲赤驹,人如猛虎,马如蛟龙。

陈宫指着那一人一骑,激动得半天没有说出话来,他的嘴唇在颤抖,他的心中在乱跳,他的双眼噙漫泪光,此时此刻,那一人一骑在他的眼中,就好像一把擎天巨剑划破黑夜,露出了黎明的曙光。

须臾,陈宫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激动,双脚在城墙上不停的乱跺:“援军来了,主公回来了,儿郎们,我们有救了!”

那些准备出城与敌军决一死战的并州士卒,那些已经绝望的襄武平民,纷纷怪异地看向手舞足蹈的陈宫,还以为他得了失心疯,可是转念一心,不对,不是失心疯,他好像说什么主公回来了,援军来了,当下无论是士卒还是平民,纷纷扑向城垣,看向远方,顿时,一股震彻天地的欢呼声从城楼上轰然炸响,直冲整片云霄。

那些攻城的羌兵听到城楼上爆发出呐喊,还以为他们在绝望中发了疯呢,当下不管不顾,自顾擦拭刀具,等投石车破开城垣的防御,他们将会用手中的弯刀让汉人好好瞧瞧,与他们羌族作对的下场。

俄何烧戈感觉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思忖了半响,旋即扭头朝后方看去,他不看还好,看了之后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远处的平原上,首先出现了一员战将,那员战将身高九尺开外,赤马金羁,手持画戟,鞍悬强弓,战将的身后,首先出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马头,马头过后,就见成千上万的骑兵出现在马背上,两里开外的地平线,几乎都被骑兵所占据,这还是他肉眼能看见的,那些看不见的岂不是……

想到这里,俄何烧戈的眼角瞪得犹如铜陵般大小:“撤军,快撤军,韩遂误我,韩遂误我啊!”

吕布目光凛冽地看着星棋罗布的敌营,手中的画戟一扬:“还在等什么?给我杀!”

“吼!”

随着吕布画戟向前一指,身后数万名并州狼骑纷纷拔出腰间的环首刀,微微一提马绺,怒吼着冲向羌兵大营,直到此刻,那些羌兵才知道汉人为什么欢呼,因为吕布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