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99章 猛将喋血,少年马超

第一百九十九章 猛将喋血,少年马超

辽原阔野,战马驰骋,一万五千名骑兵,六万条马腿,在原野上奔腾,如同滚雷,震得草地上的石子都在有节奏的颤抖,骑兵过后,徐晃和甘宁各率一万步兵从两侧包抄过来,他们意思很明显,就是阻断羌兵的退路,将他们全部斩杀在此。

赤兔马快,瞬间就驮着吕布冲入了敌阵,一名羌将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从耳边传来一声断喝,一片血红从侧里席卷而来,点点寒芒如花芯般绽放,“噗嗤”一声,画戟瞬间就刺入他的咽喉,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瞬间毙命,“砰砰砰!”又是连续几声脆响,吕布提绺勒马,躲过几把砍过来的弯刀,旋即顺势而下,一记横扫千军,一举将挡在面前的羌兵扫翻在地,再看他们的胸前均是一片血肉模糊,俨然是被吕布砸得胸骨俱碎。

赤兔马双蹄落处,立即将一名羌兵踢翻在地,那赤兔马亢奋的嘶鸣着,双蹄狂暴地践踏在那名羌兵的胸口,瞬间就将那名羌兵踏得尸骨无存,血肉横飞。

“贼人安敢放暗箭,看矛!”

成廉和魏越率领亲卫赶到,看到一名羌将撘弓拈箭,想要射向不远处的吕布,成廉大怒,催马杀到那名羌将的面前,挺矛便刺,瞬间就在那名羌将的胸口刺了个窟窿,杀死羌将,成廉勒马与魏越合为一处,率领着百十名亲卫驰骋到吕布身旁,与吕布一起并肩作战,对着周围的羌兵猛砍猛杀,铁骑所到之处,犹如劈波斩浪,摧枯拉朽,直杀得羌人血流成河,人头乱滚。

俄何烧戈一边派人阻击徐晃、甘宁率领的步兵,防止他们阻断大军退路,一边亲率数十名羌将围杀吕布等众。

吕布呼喝连连,长戟疾刺,如同蛟龙闹海,在羌兵当中纵横驰骋,如入无人之境,马前竟无一合之敌,所到之处,每一戟都会夺走一条人命,不过片刻的功夫,吕布百骑到处,已经伏尸上百具,弄得羌族阵角大乱。

于此同时,并州狼骑也席卷而至,锥行的骑阵,激荡起万里尘埃,犹如一把巨剑砍开了羌兵的阵脚,登时之间,一万铁骑犹如潮水一般涌进羌兵的大营,手中的铁枪乱搠,手中的大刀猛砍,在羌阵中来回冲杀,从高空俯瞰下去,密密麻麻的羌兵如同蚁群,并州狼骑就像洪水猛兽,万千铁骑,瞬间就冲垮了羌兵的防御,森林一样的抢矛攒刺,雪花一样的刀枪狂砍,马蹄踏处,所向披靡。

其中一名白袍小将最为显眼,手中的长枪犹如白蛇吐信,“啪啪啪”的连刺十几枪,每枪下去必然透胸而过,瞬间就夺走了十几人的性命。

“汉将休要猖狂,吾乃都帅俄何烧戈手下大将达拉他,吃我一刀!”

随着一声雄浑的吆喝声,只见一员虎背熊腰的羌将纵马而来,只见他身高八尺开外,骑着一匹黑色骏马,手提一把四五十斤的大砍刀,引领着百余羌兵冲了过来。

“西凉马超在此,贼将安敢大放厥词,吃我一枪!”

冲天的尘埃当中,马超眼神中全是睥睨之色,纵马向前,也不搭话,搭话也是白费吐沫,手中长枪一招“蛟龙出海”。自下而上斜刺,疾如闪电,后发先至,在达拉他的大刀将要劈下之时,一枪刺穿了他的咽喉,挑落马下。

一枪挂了对方的主将,马超长枪飞舞,连续戳翻了十余名羌兵,余众尽皆呼喊着奔走,杀散余众,马超将长枪背在身后,开始纵马搜寻吕布的身影,他常常听别人说吕布是如何如何厉害,今日自己倒要好好看看,他究竟厉害在何处?

一路挑杀羌兵,马超终于看到了吕布的身影,只见他此时正纵马飞驰在羌阵之中,后面跟随着百余精骑,黄金战袍,赤兔宝马,竟然千军万马也没能阻止他的脚步,马超眼睛放光的看着吕布,不是露出赞叹的声音,百骑突阵,竟然能杀得敌军连连后退,真是前所未闻,不行,我不能输于他,如果我也到了他那般年纪,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想到此处,马超一勒缰绳,飞马再次突入敌阵。

此时吕布早已怒发冲冠,陇西全境被夺,妻女差一点落入敌手,他如何不恼,他如何不怒,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羌兵,吕布飞纵战马,长枪带着风声向前贯去,一戟下去,竟然硬生生的刺透了四人,如同葫芦串一般,猛地爆喝一声,高高挑起,甩出数丈之遥,如此三五戟下去,登时挑翻了十余人,余众惊慌失措,抱头鼠窜。

忽然,不远处的马超吸引了吕布的注意,只见马超白马铁枪,单骑在敌阵中来回穿梭,手中的长枪抖出千万条银蛇迎了上去,只见那抹黑色闪电一切一扣一撩,在极为快速的人马合一中冲刺敌营,每个动作都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俨然是一个使枪高手。

似乎感觉有人在看他,马超扭头对视过来,两人的目光在千军万马中产生碰撞,马超鼻孔朝天,扭转马头,铁枪连搠,瞬间就将几名羌兵刺与马下,然后扭头骄傲的看着吕布。

吕布哈哈大笑,纵然武艺不错,但始终还是一个孩子,如此的争强好胜,看来还需磨练一番,不过既然他想比,某也不扫了他的性子,看准前面扑过来的十余名羌兵,吕布一提马绺,纵马迎了上去,手中的长戟连戳带扫,顷刻间便将那十余名羌兵扫翻在地,眼看是活不成了。

马超很不服气,当下挺枪纵马,直冲羌兵的中军,吕布见后,俊脸霎时一黑,立即招呼成廉等人跟了上去。

一金一白,一红一黑,吕布与马超不分先后的冲向俄何烧戈而去,赤影白袍所过之处,血雾炸开,肢体横飞,战马嘶鸣,弦断矢折。

俄何烧戈看得清清楚楚,只用了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吕布就从阵前直接杀透到阵尾,此时居然与一员白袍小将直冲自己的中军,当下慌忙派遣五百余骑前去阻拦。

五百骑兵,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对于吕布来说,这还是远远不够,更何况加上了一个马超和他身后的百余名亲卫,伴随着一声呼啸,吕布犹如一列失控的火车,又如一只出山的猛虎,更似一条闹海的蛟龙,顷刻间便撞向这五百余骑,俄何烧戈只感觉两军相遇之处,立即炸开出一片血浪,砍落的人头犹如皮球一样被马蹄踢来荡去,残肢断臂就像天女散花一样飞舞,一片血雨腥风过后,本方的五百骑兵顷刻间便被他们杀得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而此时马速落后的成廉与魏越率领百十余亲卫和马超冲近,刀枪铁矛齐举,连刺带搠,瞬间击杀了三十多名溃逃的羌兵,余下的羌兵斗志全无,夹马溃逃。

“温侯,你救我父子于苦难,今日某便送你一件大礼!”

马超看到吕布独自杀散五百骑兵,顿时激起了少年好胜的心理,看准了百米处的俄何烧戈,立即飞纵战马,直取烧当羌主将,俄何烧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