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03章 陈家庄

第二百零三章 陈家庄

西县是汉阳郡最北边的一个县,距离武都郡只不过百里的距离,无论是从汉阳攻打武都,亦或者从武都攻打汉阳,西县都是大军补给的中转站,具有极大的战略意义。

高顺在收到吕布的回信后,迅速召集张绣以及前来支援的周泰商议,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三人决定两日后出兵,收复西县,剿灭陈家。

两日之后,大军一路长途跋涉,终于在第三日晌午十分开到了西县城外,高顺并没有急着攻打城池,而是麾军绕过西县,朝着陈家建筑的堡垒而去。

越过西县,再行不到两里,就是西县陈家的驻地,驻足在山岗上,远远的就看见一座占地甚广,高大坚固的庄子耸立在原野之中,这就是陈家的驻地,也是陈家称霸一方的依仗。

高顺等驻马山岗,遥望原野上的庄子,与其说是个庄园,不如说是坞堡,四周高墙厚壁,深沟围绕,前有哨棚,庄墙很宽,上有持矛戟的私兵守卫,墙角有望楼,庄内一座峭然耸立的碉阁,自下而上逐层收敛,下宽上宅,差不多得有五六层,数丈之高,楼中每层都有武士,俯瞰庄外,离得远看不清楚,但可以隐约看到他们的手中似乎都端有东西,应该是弓弩之类。

高顺扬鞭一指,说道:“这陈家果然非同凡响,这座坞堡占地不小,深沟高垒,屋宇重重,壁垒森严,两面围山而建,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

张绣点头同意,说道:“观其沟墙,色泽还很新鲜,应该是刚刚修缮不久”又举目远眺了片刻,接着说道:“看这个庄园的大小,可以容纳一千多人,若是储存粮草谷物,少说足够千人食用一两年!”

周泰嘿嘿一笑:“千人之众,依险拒守,两年之粮,照伯平所言,这陈家是想与我军持久了”

“咱们去近处看看”高顺打马向前,驰入草原之中。

去陈家的路很崎岖,很窄,而且坎坷不平,与管道不能比,马奔驰在上面,烟尘飞扬,很是颠簸,道路两旁是桑树,稀稀拉拉的,树外是田野。

或许知道梁双退兵回武都之后,知道吕布大军不日后将要到达,于是陈家便将族中的庄丁都召回到坞堡内,所以才使得田野上空无一人,只有一片片东倒西歪的麦子。

高顺一边驰行一边观望四周,在心中暗自思忖:“这道路狭窄,田中又有麦子,而庄园高固,外有深沟,且壁垒森严,这场仗不能硬打!”

高顺已经在心中模拟了一下战斗,敌军身居高垒,利箭上弦,下面是一片崎岖旷野,被坎成波浪行的地势跌宕起伏,战马不断陷坑,骑兵不断跌落,漫天的箭雨不断射下,这样的损失不可估量。

高顺但凡领兵作战,都会事先站在敌军的角度上看问题,无论是防守还是攻占,他都会考虑得清清楚楚,此时的陈庄外围,路窄、田有麦,不利于大部队展开进攻,而庄外又有深沟,墙又高,碉堡上又有弓弩手,这些大大增加了强攻的难度。

张绣似乎也想到了这点,蹙眉道:“将军,这庄外的地形对我军不利啊”

高顺点点头,旋即策马在田中来回驰骋了一阵,随后有奔回到张绣他们跟前:“陈家在田地里挖了很多沟道,刚才差点绊倒了我的战马!”

田中有麦子本就不利前行,再加上有沟豁,这就更难展开大规模的进攻了。

张绣望着远处的庄子,若有所思的说道:“陈家准备得很充分,幼平将军,看来你说对了,他们就是想与我军在此地相持拒守!”

周泰急忙看向高顺问道:“伯平,那该怎么办?”

高顺见离庄子不是太远,勒马停住,远远观望,此时距离较近,已经看得清楚,墙上的私兵披甲执锐,碉楼上的武士的确都是拿着弓弩,庄子里的守卫早就发现了高顺一行,甲士如临大敌,武士持弩严阵以待,望楼上和碉楼上的鼓声惊慌失措地敲响战鼓,庄中闹成一团。

一个可能是陈家的家族子弟披甲登上城墙,手搭在垛堞上,向这边看来。

高顺看了很久,扭头说道:“就像伯平方才所说,这庄子不小,足够容纳上千人,观其城垣上、碉楼上的守卒数量,庄中的敌军没有千人也有八百,不过这胆子也忒小了点!”

周泰朗声一笑:“可不是么?见咱们来了,他们只击鼓示警,却没有人敢出庄,的确胆小如鼠!”

高顺一行人加上亲兵也只有百来骑,这要换了高顺在庄中守卫,他早就派大军压了上来,而此刻陈庄虽然鼓声隆隆,锣鼓喧天,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迎敌,这陈家的人要么是谨慎过头,要么是胆小过人。

庄中既然没人敢出来,高顺也不急着回去,便骑在马上,矗立在道中,细细观瞧庄中的守备措施,观看了许久,见城垣上出现的陈家族人越来越多,心知该到回去的时候了,笑问周泰,张绣:“幼平,伯锦,可有破敌之策?”

周泰与张绣对视了一眼,周泰挠了挠头:“伯平,如果你叫我攻城拔寨,那我毫不含糊,如果你叫我出谋划策,我就算想十年也想不出来!”

“伯锦,你呢?”

张绣沉吟片刻,瞥见高顺嘴角的微笑,恍然大悟,咧嘴一笑:“既然将军已经想到破敌之策,还调侃我和幼平将军做甚。”

高顺哈哈一笑,却不肯说出来,他打马转行,带着众人离开庄子,沿途返回大军营寨。

高顺本是想今天就攻打陈庄,但是因为刚才观望过陈庄的防备,心中已经有了攻庄的计策,为了能更好的实现这个计策,当下改变了注意,他驻马山岗,仰望天色,见此时已经日落西山,在心中暗自思忖:“主公从洛阳一路打到陇西,十万本部兵马,如今只剩下不到六万,自己无论如何也要以最小的损失博得最大的战果,这样才能对得起活着的并州将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