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04章 一战定陈庄

第二百零四章 一战定陈庄

?六月的天气,太阳正毒,晒得人汗珠止不地往下直滚,不到晌午,太阳就挂在长空,道路两旁,成熟的谷物被压得弯下腰杆,蚱蜢多如草叶,在麦田里,在岸边的芦苇丛中,发出微弱而嘈杂的鸣声。

高顺扶额,看了一眼空中那轮烈日,感觉时机已经成熟,旋即下令大军开拔,高顺坐镇中军,周泰护左翼,张绣护右翼,五千大军浩浩荡荡杀向陈家庄。

陈家庄坞堡里有望楼,有碉楼,特别是碉楼,有六层那么高,站在最顶上一层可以远望数里之远。

在碉楼的顶层,两名负责放哨的私兵正坐在地上打屁唠嗑,他们将弓弩随意的放在一旁,把裤管卷到膝盖,露出了满是泥土和黑毛的大腿,无论怎么看,他们都像是从地里刚刚干完活的农民。

其中一名私兵满嘴跑火车,吐沫横飞地讲述着他的光荣事迹,这西县城哪家酒肆的酒好喝,哪家歌舞坊的倡妓最水灵,说到激动的地方,他还会起身模仿动作,当真是绘声绘色。

此时他正在表演歌坊里的娼妓跳舞,粗壮的腰躯,黑毛的大腿,满脸的虬髯,怎么看都觉得别扭,不过看的那个人非但没有觉得别扭,反而还看得津津有味。而那名跳舞的大汉还时不时的逗弄一下观看的那名哨兵,两人的行为真可谓堪称千古绝佳。

正当两人正谈到兴致处时,忽然瞧见陈庄外的平原上烟尘滚滚,旌旗招飏,吓得两人急忙敲响了碉楼上的刁斗,一时之间,庄中的守卒乱作一团,鼓声不绝,披甲带剑的庄丁和门客接二连三地登上城垣,垣上的守卒端起长矛备战,碉楼上的弓弩手利箭上弦,总之一个个的都高度紧张。

今天对于高顺来说是一个好天气,此时已经到了晌午,阳光炙烤着大地,照在敌我双方兵卒的衣甲、器械上,熠熠生辉。

高顺率部开到陈庄外,绕开庄园的正面,开进入田野中,向西边斜行了一段距离,到了距庄东门外深沟大约两里处的地方,高顺传下将令,各部依次驻扎。

陈庄虽然建得很大,但那是相对于寻常的世家庄园而言,比起西县来还是小得很多,五千兵卒摆开架势,不需要特意拉长阵型就足能围住陈庄一半,很快,在各营将校的指挥、喝令下,庄子的东面和南、北两面的各一部分就处在了并州军的包围之中。

立在围墙、碉楼之上,远望并州军有条不紊的布阵,对庄园形成半包围之态势,庄中的守卒越发的紧张了,鼓声擂动不断,一股股的兵卒从庄里的屋舍中慌乱的跑出来,在庄中空地上集合,然后有陈氏族人的带领下登上围墙,以加强防御的力量。

高顺勒马出阵,带着张绣、周泰前行了半里,遥望庄中,首先入眼的自是那座峭耸的碉楼,见碉楼各层站满了持弓弩的私兵,一群甲士簇拥着一个衣着华贵,满是奢靡之气的中年人沿着楼梯,匆匆地登上了碉楼的楼顶。

高顺扬鞭一指:“那便是陈家的家主陈阚”

以此同时,陈阚也在向庄外俯瞰,一眼就看到了骑着马立在阵前的高顺,因为高顺是在庄东,从陈阚的这个方向望去,正对着烈日,阳光耀眼,不能久视,他眯着眼望去,望见了高顺,旋即指着高顺说道:“那披黑甲、提刀、骑大宛马的贼将,就是吕布帐下大将高顺!”

左右顺着他的手指看去,见他所指之人是个中年人,个子不高,但是满脸黑霜,被其余的汉将簇拥在阵前,当即一个陈氏族人应声说道:“不错,我曾经在西县的府衙见过他,此贼定是高顺无疑!”

陈阚用拳头不停的敲打着城垣:“高顺乃是吕布帐下最为善战者的大将,虎牢关一战打得十八路诸侯不能前进一步;封亭一战打得袁术成了丧家之犬;汉阳保之战,他独自率领大军一路攻城拔寨,连克汉阳诸县,最终帮助吕布夺得汉阳郡;他还在射虎谷一战中直接打得杨阜、韦康、姜叙投降,还有前段时间率领一万兵马与梁双在朱圉山决战,打得梁双溃军如决提,死伤数千人。不仅如此,他旗下还有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陷阵营,哎,这陈庄是守不住的!”

从吕布回援襄武的那一刻起,陈阚就知道陈氏的灭亡只在朝夕,梁双退出汉阳,根本没有通知陈阚,陈阚也只是在后来才知道吕布已经率大军回到了汉阳,当他去寻找梁双寻求庇护的时候,那知道梁双早就拍拍屁股走了,不仅如此,梁双还将大军驻扎在西汉河一带,彻底的决断了陈家的退路,无奈之下,陈阚只能花重金聘请了数百名游侠以及一些犯了死罪的亡命之徒与他的门客私兵一起拱卫陈庄。

陈阚话音刚落,周围立即响起一片哀叹之声,在场的所有陈氏族人都想不明白陈阚为什么要反叛吕布,以至于将陈家陷入万劫不复的地,甚至走向毁灭,当下纷纷开始低声责怪陈阚起来。

面对族人的低声责骂,陈阚充耳不闻,他也知道一步走错满盘皆输的道理,但是他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当初梁双找到他的时候,许下了许多利益,当时陈阚也是心血**,一来他不愿看到吕布坐拥汉阳,二来他也想要干出一番事业,重现祖上的辉煌,只是万万没想到梁双如此不济,而且还是个背信弃义的狡诈之徒。

日头东升,并州军在庄外的三面列好阵势,陈阚见高顺打马回入阵中,很快,并州军阵里传来了击鼓之声。

陈阚等人心中一紧,他扶着城垣边缘,倾身向着并州军阵远眺,心中暗自思忖:“莫不是高顺要攻城了?”当下立即喝令左右:“传我令下去,命外围的守卒各部备战,令碉楼上的弓弩手开弩拉弓,贼人若是攻庄,就万箭齐发!”左右应声领命,分出数人前去传令。

并州军鼓声阵阵,须臾,陈阚望见并州军阵中各将校涌向中军,这更加的坚定了陈阚心中的想法,高顺要开战了。

初夏已经较热,碉楼的顶部没有遮挡的棚子,升高的日头毫无阻拦地晒下来,陈阚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紧张地远观着高顺的一举一动,只见各部将校到达中军后,齐齐聚集在高顺的旌旗下,高顺提绺勒马,大刀指着庄中不停的说着什么,似乎在酝酿着阴谋。

陈阚越看越心惊,日头既然,他有紧张,不觉的出了一身的冷汗,可是等了许久,也没有见高顺展开进攻,陈阚不敢大意,仍然死死的盯着高顺,以防他搞个突然袭击。

日头越来越高,碉楼上也越来越热,陈阚满头大汗,左右劝他不如先下楼凉快凉快,他拒绝了,留在碉楼上继续观望并州军,只见此时的并州军个个都从怀里掏出一个拳头般大小的东西在那里啃,啃完一个接着一个,一连啃了好几个才罢休,然后他们有从行囊里取出水一样的东西在哪里狂饮,饮完之后有浇撒在马头上,或者直接塞在马嘴里。

陈阚不看还好,一看就感觉口干舌燥,他咂巴咂巴嘴巴:“他们吃的那是梨”

陈阚说了半响,见到没有人应声,旋即扭头望去,只见他左右的族人还有门客个个都满头大汉,嘴唇干裂,不停的吞着口水,显然是渴得不能自拔了。

“传我命令下去,这可能是高顺的懈敌之计,命外围的守卒和弓弩手不可放松,继续监视敌军,以防他们突然进攻!”陈阚望了望天色,又说道:“快到午时三刻了,高顺现在不攻我,也许只是为了让兵卒们解渴充饥!”

左右得了命令,又及其不情愿地下去传递命令去了。

陈阚就这样一直和高顺僵持着,这好像是一段及其漫长的时间,又好像很快就过去了,守在城垣上的庄丁又渴有饿,眼前全是一片五颜六色的日光,蝉不住地在枝头上发着令人烦躁地叫声,就像是在替烈日呐喊助威,吵得守城的庄丁脑袋嗡嗡直叫。

终于,有的庄丁再也坚持不住,他们只感觉眼前一黑,身体便直直的跌倒在地,有的庄丁则丢弃手中的刀枪,跑下城垣下去饮水。

高顺勒马矗立在中军,目光注视着城垣上的人越来越少,忽然咧嘴一笑:“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