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26章 陷入包围

第二百二十六章 陷入包围

枝江距离允吾城约六里,是一条宽约五六丈的中等河流,他发源于六盘水余脉,由无数条小溪汇聚而成,蜿蜒流淌百里,在枝阳注入湟水。

从允吾向东过枝江,一共有两条官道,相应也就是两座桥梁,相距两三里,当阎行率领一万大军浩浩荡荡开过支江,这两座桥也就随之冷清下来。

半个时辰后,突然自江水之中冒出了几十颗脑袋,借着大雾的掩护悄悄地靠近了江岸,然后闷声不响的爬了上去,悄悄地摸到几名殿后的韩遂军身后,钢刀在脖子上一抹,顿时便将那几名斥候放倒在地,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

与此同时,江岸的周围也悄悄的冒出了鬼魅一般的头颅,每一处大约十几人,水性娴熟得犹如水鬼,眨眼之间就攀爬上岸,把手里的兵刃悄悄的伸向了那些没有擦觉的兵卒。

半柱香之后,确定已经肃清了周围的残敌后,那些从水里冒出来的人迅速聚拢到起来,为首一人,俨然就是甘宁,他这次埋伏在枝江里,就是为了拆毁枝江大桥,截断韩遂军返回允吾的退路,因为,前面有一个魏延设置的圈套,为阎行量身定做的。

“拆桥”甘宁高声下令。

二百锦帆老卒和巴陵老卒立兵分两路,向两座大桥奔去,甘宁手提大刀,注视着士兵开始拆桥。

须臾,甘宁看了看已经悉数拆毁的两座桥梁,大手一招,率领着两百士卒隐匿在黑暗中。

枝阳县以西的湟水河畔,阎行率领一万韩遂军正在官道上急速行军,就在这时,忽然东面一阵骚乱,只见无数的士兵奔逃而至,阎行一怔,高声喊道:“发生了什么事”

“骑兵将军,南面来了一支军队”

阎行吃了一惊。莫非这里有并州军的伏兵不成当下搭手帘向东方望去,只见尘土大起,一支军队正疾驰而来,片刻间便冲到眼前,为首大将**黄骠马,手提龙纹盘刀,正是吕布帐下大将周泰。

“哈哈。文长叫我来巡山,不想在此撞到你这厮。活该老子建此大功”周泰吐了一口吐沫,指着何靖破口大骂,原来他把何靖看成了阎行。

话音刚落,周泰提刀纵马,一阵狂风般冲至何靖眼前,何靖招架不及,只见周泰盘刀在手,兜头劈向何靖,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何靖旁边的阎行挥枪直搠,一枪挑开了周泰的盘刀。

周泰只感觉手中盘刀重心一偏,手起刀落,将何靖**的战马马头一刀劈飞,战马惨死当场,将何靖掀翻落地,滚出一丈多远。

何靖惊得脸色惨白。呆呆地望着周泰。

被别人破坏了斩将之功,周泰提刀指着阎行破口大骂:“哪里来的小白脸,竟敢阻挡我夺取大功,此地狭隘,可否与我到平原上一战”

阎行手中的长枪挽了三朵枪花,单手向前一点。指着周泰冷笑道:“怕你不成”

虽然知道这个小白脸是个用枪的高手,但周泰全然不惧,冷笑道:“雕虫小技也敢在此卖弄”

讥讽完毕,周泰手提缰绳,勒马回归本阵,率领着五千人徐徐退出官道,在一处广阔的平原上摆开阵势。

阎行冷哼一声。枪拍马臀,纵马就要赶去。

何靖连忙起身,拉住阎行的缰绳,劝诫道:“将军,当心有诈”

阎行咧嘴一笑:“何将军多虑了,这敌将有点傻,竟然能把主将认错,就凭他这脑子还能埋伏我们不成如果真有埋伏,他刚刚就不会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我们眼前,这岂不是多此一举而且他刚刚也说了他是来巡山的”

“将军,安知这不是计”何靖仍然苦口婆心的劝诫。

阎行微微有点不悦:“如果你担心是圈套,自可留下二千人殿后,我率领八千人去迎战,就这样”阎行说完,立即飞纵战马,率领着八千韩遂军浩浩荡荡杀出官道。

何靖跺了跺脚,急忙率领余下的两千人跟了上去。

湟水河畔,在一片方圆十余里的开阔之地,双方摆开阵势,旌旗招展,战鼓如雷。

大旗之下,阎行凝视着两里外的并州军,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并州军虽然盔明甲亮,士气高涨,确实是精锐之师,不过这领头战将的脑子,他却不敢苟同。

一通战鼓落毕,并州军旌旗开之处,先前那员憨将纵马而出,身高八尺,黑甲无盔,手提一把明晃晃的盘刀,威风凛凛,他大喝一声:“吾乃九江周泰是也,谁敢与我一战”

不等手下将领请命,阎行一纵战马冲了出去,手提镔铁长枪直奔周泰:“敌将休狂,金城阎行在此”

周泰哈哈大笑:“黄口孺子,吃我一刀”

两马相近,阎行和周泰互不搭话,催马便战,刀来枪往,杀气腾腾,两人武艺都属上层,实力相当,很快鏖战在一起。

激战二十余回合,周泰徐晃一枪,拨马便走,口中直呼敌军厉害。

阎行哪里肯舍,大吼一声,紧追不舍,在韩遂军中的将士们见敌军主将已被击败,八千韩遂军士兵呐喊着,挥舞刀枪掩杀而去,何靖在一旁拦也拦不住,只能在那里干着急。

并州军主将战败,难以抵挡士气如虹的韩遂军,使得并州军无心恋战,转身奔逃,一时间兵败如山倒。

在后面观战的何靖越看越不对劲,只见并州军队伍整齐,阵脚稳固,尽管主将战败,但那最多影响士气,不至于如此未战先溃。

他看得清清楚楚,很多并州军士兵根本就是无缘无故地掉头逃跑,而去败退有序,败而不乱,可是何靖发现得太晚,这一切都来不及了。

“铛,铛,铛..”几声刺耳的梆子响,四面随之烟尘大起。

阎行顿时醒悟,连忙喝令:“不准追击,鸣金收兵”

又是几声梆子响,追赶的韩遂军士兵纷纷撤回,就在这时,身后有斥候骑兵奔来,紧张的禀报:“启禀将军,东面出现一支并州军,约五千人”

阎行大吃一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有斥候不断从四面八方奔来。

“启禀将军,北面有并州军出现,约五千人”

“启禀将军,湟水南岸出现并州军,约四千人”

并州军从四面八方出现,竟然将他们包围了“

此时周泰率领大军也停止了奔逃,周泰勒住战马喝令道:“列阵,杀回去”

训练有素的并州军迅速停止奔逃,他们是有序的逃跑,并没有混乱,在各部校尉的指挥下,迅速集结整队。

周泰抬头凝望着远处已经不在追击的阎行,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朗声大喝:“阎行,到现在你才明白吗可惜晚了,你真以为我不认识你吗”

周泰接受的任务便是引诱阎行进入包围圈,并且牵制住他,这是魏延的计策,阎行此人武艺不错,但是却生性骄傲,绝不会轻易认输,他被魏延连番击败,迫切地需要一场胜利来洗刷他的屈辱,而周泰,恰好扮演了这支被阎行打退败兵,事实证明,魏延的计谋奏效了,当阎行意识到周泰是故意战败时,他已经陷入了并州军的包围圈,为了擒住这员虎将,魏延着实下了不少功夫。

“将军,魏延将军来了”一名亲卫士兵指着北面大喊。

周泰回头,只见一支五千人的军队正向这边缓缓而来,旌旗招展,黑压压的军队一眼望不见便际,周泰立即催马迎了上去,为首一人,俨然就是中路军的主将魏延。

吕布这次让魏延担任主将,就是想看看魏延是不是像黄忠说的那样有勇有谋,如果真是如此,那日后攻打武都的兵马将会有一支由魏延指挥,如果没有,魏延只有担任副将的命,不过依照最近几场战斗看来,魏延的确是一名合格的统帅。

“文长,已经成功拖住阎行大军,刚刚还和他打了一架,不过说真的,这阎行的武力果然不弱,如果在全盛时期,我或许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此时他还年轻,我可以在一百五十回合后收拾他”周泰催马上前,立即将战况报告给魏延,毕竟魏延是主将,有些事还是需要他亲自定夺。

魏延咧嘴一笑:“幼平将军辛苦了,成功困住阎行,某会向主公为幼平请功”

魏延心里很高兴,在他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疙瘩,因为与他一起投靠的黄忠、周泰、徐晃、甘宁都立下了赫赫战功,特别是徐晃和甘宁,两人已经独自统兵多次,而自己却一次也没有,这次他能担任中路军的主将,全是黄忠和他自己争取来的,如果这次生擒阎行,定能让吕布和贾诩另眼相看,到时候立功的机会也就多了,也不枉自己征战沙场这么多年。

魏延想到这里,抬头看着已经逐渐收缩包围圈的并州军,立刻下达了命令:“三军听我号令,开始围杀韩遂军”

当发现自己陷入重围后,阎行与何靖合兵一处,在何靖的建议下,他立刻率领大军向允吾县撤退,允吾作为金城郡第一县,城高垣厚,易守难攻,如果能坚守两天,韩遂必然会派来援军,然而,事情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