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127章 血染枝阳

第一百二十七章 血染枝阳

尽管阎行想加快速度西撤,但他却没有机会,一万并州军在大将魏延的率领下,从南面截断了归途,一场突围之战在黄昏时分爆发。

在枝阳城东南约十里外的旷野里,两支军队展开了泾渭分明的厮杀,战鼓声如雷,喊杀声震天,一万韩遂军分成三队拼死突围,魏延早有准备,他指挥军队多次变换阵型,将一万并州军分为三队,从南面、北面和东面三个方向夹击韩遂军。

“冲出去,在枝江回合!”阎行厉声高喊,命令手下突围,他率领两千军迎战魏延所在的南面并州军,企图给其余两支军队创造机会。

但东面的大将周泰也率领一万并州军杀到,分成两队从东面和北面压制韩遂军,四面围攻,使得韩遂军的突围变得异常困难。

旷野里刀枪交错,血肉飞洒,流血漂橹,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一群群士兵混战一处,杀红了眼,一名韩遂军士兵被两名并州军刺翻,并州军都伯踩住韩遂军士兵的脖子,在绝望的惨叫声中,狠狠将手中的环首刀插进韩遂军的胸腔。

但不等他拔出砍刀,一匹烈马从两旁飞奔而过,马上将领大刀挥舞,并州军都伯人头腾空而起,脖腔中的鲜血一下子就喷射出来,就好像天女散花一样。何靖长刀左右劈杀,十几名并州军顷刻间边惨死于他的刀下,他周围的并州军士兵吓得纷纷散开。

这时,他远远看见几十名韩遂军士兵突围失败,被百余名并州军士兵包围,逐一被乱刀剁为肉泥,他眼睛布满血丝,怒吼一声,提刀纵马,单骑杀进了重围。

“将军,阎将军有令,命你立刻率军撤离。保证士兵安全!”一名阎行的心腹亲卫看到何靖被困在数十名并州军的包围圈中,立即挥刀劈出一条血路,来到何靖跟前大喊:“将军,军令如山倒。若将会不从,军法从事!”

阎行武艺高强,威望极高,军中从来都是军令如山,尽管何靖知道阎行是要掩护自己突围。他心如刀绞,但他是不敢违抗军令,对手下士兵大喊:“三军结阵,随我突围!”

他发疯似的想外冲杀,一千名韩遂军士兵也跟着他拼死,众人一鼓作气,从西面薄弱处杀开了一条血路,何靖率领一千人向西奔逃。

但只奔跑到山岗不远处,何靖便勒住战马,回头向战场望去。只见阎行率领的军队被并州军重重包围,已经是强弩之末,何靖咬咬牙,对手下的部将喝道:“你可率领兄弟们撤会允吾,我去援救阎行将军!”

何靖说完,立即勒马向战场杀去,几十名士兵纷纷拔出腰刀,挥臂呐喊:“我等愿意跟随将军血战!”他们跟随着阎行向并州军最稠密处杀去。

此时天已经快黑了,韩遂军已经突围了两千人,只剩下阎行率领的一千士兵被两万并州军包围。其余的士兵已尽皆战死,阎行已经杀得精疲力尽,手中的铁枪已经弯了,就像一把蓄势待发的强弓。他一手持刀。一手持弯枪,策马在乱军中横冲直撞,奋力突围,可是冲杀无数次,却始终无法突破重围。

就在这时,左边爆发出一片喊声。只见何靖带着数十人杀了回来,阎行大怒,催马上前指着何靖破口大骂:“混账,谁叫你回来的?”

何靖咧嘴一笑:“某受将军大恩,岂能抛弃将军独自逃生?”

阎行鼻子一算,何靖武艺虽然并不高强,但他却是个忠义之人,不肯抛弃自己独自逃生,韩遂给自己密信的中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带何靖逃生,而且一路上要多听何靖的建议,事实上韩遂说得不错,何靖的确比自己要聪明,若是先前他听从何靖的建议,恐怕此时也不会陷入这样的绝境。

想到此处,阎行的眼睛不由得红了,点点头道:“好,你我二人能战死在一起,也是缘分!”

这时,魏延在不远处大汉:“阎将军,若肯投降,我便放你的士兵回去!”

阎行回头向士卒们望去,他作为阎行的女婿,可以战死,但他希望士兵们可以活下去,但数百名士兵几乎同时呐喊:“愿与将军死战到底!”

阎行胸中豪气顿生,冷然对众人道:“为将者,虽马革裹尸亦无憾矣,能与你们一起战死沙场,何其幸也!”

他抖擞精神,扬起砍刀对士兵们高声喊道:“儿郎们,让敌军尝尝咱们西凉军的勇烈!”

天,渐渐暗下,黑得犹如一洒泼墨,双方鏖战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时辰,韩遂军越来越少,并州军却越来越多,就仿佛无数个巨大的圆圈,环环相套,足足有四层包围圈,将何靖和他的士兵死死压制在包围圈内,无论他们怎么突杀,都无法冲出重围。

韩遂军包围圈越收越窄,无数并州军士兵手持火把,将战场照如白昼,中间韩遂军的范围只剩下不到两亩,而韩遂军士卒也不断阵亡,阎行身边的将士不足五百人。

此时,阎行人困马乏,已经战得筋疲力竭,他身旁的何靖已经身中数枪,鲜血染透战袍。

阎行见身边士兵越来越少,地上淌满了阵亡将士的尸体,不由得潸然泪下,对何靖道:“德公,想不到我们会战死在这里!”

何靖艰难一笑,牙槽上已经布满鲜血:“能与将军一起征战,也是某的缘分,如果有来生,某必定还会追随将军,鞍前马后,任由驱使!”

阎行嘿嘿一笑,甩了甩发酸的手臂,忍着酸痛翻身上马,提起战刀对士兵们高声呐喊道:“各位二郎,振奋起精神,随我最后一战!”

“杀!杀!杀!”

士兵们举刀高声怒吼,阎行大喝一声:“跟我杀!”

他猛地催动战马,战马奔腾,他们就像一把永不回头的战刀,向西面的并州军直扑而去,这是,魏延见阎行死战不降,他心中大怒,便冷冷下令道:“既然他不愿意投降,就娶他的人头请功!”

“咚咚咚”并州军战鼓声骤然响起,跟随着战鼓的命令,四面八方的并州军俨如狂涛怒浪,向着不足剩下五百人的韩遂军杀去。

这时是最后一场激烈的战斗,战场上箭如雨下,那些跟随阎行嚎叫着向前突围韩遂军顿时就像是割倒的春麦,一片片地倒在地上。阎行旁边的何靖身躯先是猛然一顿,然后就像是被锯倒的木头,直挺挺地向着后方到了下去,在倒地之前,他的脖子就已经被箭镞射飞了大半,宽厚的胸膛插满了密密麻麻的雕翎。

“德公!”阎行目眦尽裂,愤懑地大吼一声。

何靖躺在地上,伸出猿臂指着西面的丛林中一笑,随后瞳孔逐渐涣散,手臂也重重的垂下。

“将军,快走!”心腹亲卫一拥而上,护着阎行就走,阎行泪如余下,大吼一声,提刀边走,剩下的韩遂军手持盾牌,迅速结成一个圆,将阎行包围在中间。

此时阎行的战马被射死,勒下挂着一支雕翎箭,此时正汨汨流出鲜血,在心腹亲卫的搀扶下,他右手柱刀,缓缓而行,此时他失血过多,已毫无体力,要么自刎而死,要么束手就擒。

阎行望着四面黑压压的并州军,不由得长长叹了口气,难道我阎行就要战死在此处?他忽然一咬牙,拔刀架在脖子上就要抹去,几名亲卫早就留意他的动静,众人拉住他的手臂大哭:“将军不可,你若死了,我们怎么办?”

阎行愣神:“我死了,你们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可我宁死,也不愿被俘受辱”

他的话音刚落,远处忽然传来一阵马蹄,俨如原野上的风暴,山中的雷鸣,韩遂军将士们即将冷却的鲜血又被这马蹄声点燃了,战意重新燃烧,他们纷纷回头向西望去,眼中充满了希望:“是骑兵,是刚刚突围的兄弟们来救我们了!”

魏延剑眉徒然一扬,扭头向西望去,黑暗中,原野上如闷雷一般响起,只见千名骑兵在西方突然出现,俨如月光下的狼群,正铺天盖地向阎行突围的方向杀去,使得西方忽然变得灰蒙蒙一片,烟尘弥漫,遮蔽了月光。

“将军快上马!”千名骑兵冲突重围,七手八脚地将阎行簇拥上马。

“你们怎可如此……”阎行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心中五味杂陈,这些将士都是刚刚突围出去的,此时他们竟然冒着阵亡的危险来救自己,这份恩情,他毕生难还。

“将军勿要多言”何靖的部将策马向前,一刀砍在阎行所跨的马臀上,那马吃痛,疯狂地载着阎行冲出了包围圈。

看着已经驰骋远去的阎行,何靖的部将拱手大喊:“将军,保重!”

呐喊完毕,何靖的部将便拎着大刀,招呼着四周的韩遂军道:“兄弟们,报答将军恩情的时候到了,杀!”

“杀!”

数百士兵厉声大叫,挥刀向前,像飞蛾扑火一样涌向并州军,他们想用自己的生命掩护阎行突围。

“将军,追不追?”魏延副将策马上前询问。

看着阎行已经跑远的身影,魏延淡淡地说了一句:“跑不掉,兴霸将军在等着他,至于这些人,杀了,一个不留!”

官道上,漆黑一片,阎行纵马奔至枝江,看着眼前被拆毁的桥梁,眼里写满了绝望,一万名将士拼死护他突围,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行,我不能让他们白死,绕道!”阎行眼神一凛,立即勒马想要绕道。

他刚奔驰不到百十步,忽然马失前蹄,战马跪倒在地,阎行也随之被陷翻在地,还没等他起身,从黑暗中忽然窜出一个人影,一把将战刀架在阎行的脖子上:“阎将军,甘宁在此等候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