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31章 枭雄末路

第二百三十一章 枭雄末路

周泰率领数十西凉骑兵,踩着泥泞的道路向西追赶了一百多里,连韩遂的影子都没看到,只好悻悻的勒马回头,沿途向西北方向搜索。 ,

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有负责搜索的西凉军快马来报:“启禀将军,在东面五里处的村庄发现了韩遂的踪迹”

周泰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这韩遂是属狐狸的,明明看他往北逃跑的,这会怎么跑到东边去了”

一名西凉军猜想道:“或许他出城不久就丢弃了马匹,徒步而行,我们追得不过是没有人骑的战马”

“你说得有理”周泰赞赏的点点头,手中盘刀一挥,命那名报信的西凉军带路:“走,随我活捉韩遂,到时候,你们可就立了大功了”

张绣的话音刚落,立即引得数十骑哈哈大笑,韩遂与马家的仇恨他们都非常清楚,如果让他们生擒韩遂,那功劳可比斩将立功大得多,当下众人一扫先前的疲惫,纷纷调转马头,向着东面的村庄驰骋而去。

另一边,韩遂冒雨向东赶了四五十里路,他在出城五十里左右就已经下了战马徒步前行,有惊无险地躲过了周泰的追捕,刚刚在村里斩杀了一户人家,吃了一点热食,就被周泰散布的斥候发现。

韩遂虽然武力不济,但是狡猾得却像一只狐狸,看到村外麦田青青,趁着夜色的掩护,韩遂像一只敏捷的猴子扑进了麦田里,伺机逃走。

他刚栽进麦田不久,就见数十骑驰骋到村口,然后迅速分成数队将刚刚他呆的那户人家围了上去。

周泰破门而入,带领着十数人冲了进去,整户人家。除了地上的尸体以及锅中煮得沸腾的肉类,周泰并没有发现什么。

看着倒在血泊中皓首老翁,周泰大怒:“儿郎们,给我挨家挨户的搜,这老贼跑不远,任何一处都不要放过。但是一定要记住,不准扰民,否者别怪我不客气”

“诺”

那些西凉军高声应诺一声,随后向着四周散去,开始挨家挨户的展开搜索,但凡能够藏人的,他们都没有放过,不过周泰事先有令不得扰民,所有的西凉军都是轻轻叩门。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乱砸一通。

须臾,所有负责搜索的将士都垂头丧气的回来,俱都表示没有发现韩遂的踪迹。

“不可能啊,难道这老小子人间蒸发了不成”周泰自言自语了一声,随后举目望去,开始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起来。

只见这座村庄坐落在三山夹一谷的山谷之中,除了前面有一片规格整齐的麦田外,四周全是繁茂的森林。不过韩遂想要逃窜森林,就必须要淌过一条颇为湍急的河流。但韩遂说不定会藏在河岸上的砾石之中。

想到这里,周泰开始着手分配任务,除了少许人沿河岸搜索外,大部分兵马开始朝着麦田涌来。

一名西凉军驰骋到韩遂的跟前,由于韩遂整个人匍匐在沟渠里,将他全身包裹在夜色当中。那名士兵根本就没有发现韩遂,正当他翻身下马,准备下地搜索时,忽然韩遂就像一只敏捷的猎豹,一把便将那名西凉军拽下马来。随后一道寒光闪过,那名西凉军的脖子处立即出现一道血痕,正在往他的咽喉里“嗖嗖”进风。

这边的动静立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周泰眼神一凛,大吼道:“韩遂,某看你往哪里跑”

韩遂不管不顾,纵身上马,沿着官道便跑,周泰大怒,留下一名士卒收敛被韩遂杀死的士兵后,立即率领大队人马直追上去。

“放箭,将这厮射下马来”看到距离越来越远,周泰担心再次追丢韩遂,立即改变策略,让士卒放箭。

数十名骑兵纷纷弯弓搭箭,瞄准了韩遂。

可是众人与韩遂的距离较远,再加上道路泥泞,战马起伏颠簸,数十支雕翎箭连韩遂的毛都没碰到。

“弓来”不满的看了数十骑一眼,周泰爆吼了一声。

接过士卒递过来的弓箭,周泰张弓便射了出去。

韩遂奔跑正急,突然自他的背后响起一股凌厉的破空之声,犹如流星一般疾速。

“噗”的一声,利箭穿透布衣,正中韩遂的左肩,一下子射透了胛骨,剧烈的疼痛让韩遂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他却没有跌落下马,而是一手捂着受伤的肩膀仍然狂奔,不过速度比之前慢得许多,使得周泰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就要生擒活捉,变故再生。

一阵矫健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数百匹战马飞驰而来,马上一员大将威风凛凛,手提一杆镔铁长枪大呼:“主公休慌,周朝在此”

韩遂一听是周朝,当下大喜过望,绝处逢生的他立即惊呼:“周朝救我”

眨眼之间,韩遂单骑便于周朝率领的数百骑合在一起,手中短刀一指,厉声呵斥:“峰回路转,你们今日休想走脱”

今天,是他韩遂自狼狈的一天,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全是对面的周泰,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周泰活着离开。

而周泰却不以为然,抱着盘刀笑道:“韩遂,就凭你这数百骑也想杀我在我眼中,他们只不过是土砖烂瓦”

韩遂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刀指周泰对着周朝下令:“杀了他。”

周朝闻言,并没有执行韩遂的命令,而是低声劝诫:“主公,我们还是撤吧,后面后敌军追袭”

“谁的兵马”

“程昱和成公英的兵马,两日前他们就已经攻破榆中,此时正率兵朝这边追来”

韩遂抿了抿嘴唇,立即下令:“向东走”

周朝大惊失色:“主公,东面有程银和成公英,我们过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韩遂没有搭话,扭头便走,因为只要他自己知道,往东走是最安全的,如今四面楚歌,唯有东面还有一线生机,程银和成公英,韩遂了解他们,程银两面三刀,虽为马腾大将,但时时刻刻都想脱离马腾,佣兵自守,而成公英为人忠义,纵然自己当初有错,成公英也许会看在以前的份上,放自己一条生路,综合以上两种原因,东面突围,机会最多。

周朝看到韩遂越走越远,遂留下百十骑断后,拍马朝着韩遂赶去。

周泰咧嘴一笑,看着挡在面前的百十骑,并没有下令冲杀,而是等他们撤退后,率人徐徐跟上,使得双方的距离相差不过两百步。

韩遂沿途狂奔,在一处弯道迎面撞上一支大军,为首的两员大将一挥大刀,喝令大军停止前行。

韩遂很自然地看着眼前的千军万马,对着两员大将拱手问候:“程将军,成公,好久不见”为首二将正是北地太守成公英和安定太守程银。

“韩遂”程银眼里闪过一丝诡谲,目光时不时的瞟向成公英身后一人。

韩遂并没有发现程银的异样,展颜笑道:“正是韩某,两位将军可否安好”

成公英抿了抿嘴唇,并没有说话,而程银则持枪一指:“韩遂,我等踏破芒鞋正要捉你,没曾想你却自投罗网。”

韩遂听出程银话语中带着一丝杀气,看他样子不像是说谎,当下不疾不徐的说道:“程将军,你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程银心中一慌,立即打断韩遂:“叛贼,死到临头还胡言乱语吃我一枪”

韩遂和程银的约定,就是韩遂在攻打马腾的时候,程银拒不发兵,只要韩遂控制西凉,就将汉阳、北地、安定三郡交给程银打理,这就是程银拒不发兵营救马腾的原因,他不仅自己不救,而且还陈兵在险要关隘,阻止成公英出兵支援马腾。

当下看到韩遂就要把真相说出来,心中恶胆边生,挺枪纵马,就要刺死韩遂。

他快,有人比他更快,只见成公英身后闪出一将,一刀斩向程昱的马头,程昱大惊失色,立即勒住战马,盯着那人不满的吼道:“庞将军,你是什么意思”

“哼,什么意思韩遂是主公仇人,自当由主公亲自发落,什么时候轮到你了”庞德瞥了一眼程昱,丝毫不给他面子。

所有人都看得出,程昱这样做,有杀人灭口的嫌疑。

对于庞德的出现,韩遂并没有感到惊讶,从刚开始与程银对话开始,他就知道有人藏在两人的军中,要不然程银也不会那样和自己说话,成公英也不会一言不发。

呵斥完程银,庞德转身指着韩遂怒骂: “韩遂,现如今你还不束手就擒”

韩遂默然半响,忽然仰头大笑:“束手就擒庞德,你太小看我了,我岂会让你们擒去受辱”

大笑完毕,韩遂袖中短刀往脖子上一抹,开始只是在他脖子上出现一道血痕,随后就开始往外溢血,看起来就好像蓄满水的水缸一样,之后鲜血犹如碾爆的水管一样,瞬间就喷了出来。

韩遂的身体在马背上抽搐了一下,直直地坠落马下,他身后的周朝自知没有生还的希望,提刀下马,跪在了韩遂的尸体旁拔刀自刎,余下的数百骑互相看了一眼,随后俱都下马,上前将韩遂和周朝围在中央,随后抽出腰间环首刀架在脖子上:“黄泉路凶,我等愿为主公点灯探路”说完便双双自刎在韩遂周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