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32章 枝阳李家

第二百三十二章 枝阳李家

金城讨伐战历经数月,终于尘埃落定,战事以韩遂兵败身亡而宣布告终,与此同时,陇西南部也捷报频传,

在张辽率领下,并州军一路攻城拔寨,以摧枯拉朽之势攻破临洮,诸县俱都望风而降。

既然大战已经结束,余下的就剩下金城郡归属问题。

枝阳,朔风刮过湟水江面,卷起一片片浪花,此时已经是八月中旬,进入了一年中最热的三九季节,此时已

经接近晌午,除了个把渔民还在撒网,余下的都已经回家吃午饭补充体力,准备下午大干一场。

怒浪拍案,江面上的船已经不多,大部分渔船都已经靠岸停泊,江面上偶然也会出现一队长长的商队,这时

,一艘四百石的大船出现在枝阳县外的江面上,船头上,吕布正背着手注视着远处的枝阳县,这次他是受马腾

相邀,前往枝阳县共同商讨如何划分金城郡。

在江上行了二里地,他忽然惊讶的发现,枝阳似乎正在筑城,数千人在江边担土扛石,格外的忙碌,须臾,

一个城池的轮廓隐隐已经出现,由于不久前经历过战争,城垣破损,上万人正在城墙上堆砌砖瓦,打捞护城河

里的砂砾巨石,偶尔也会打捞出几具残缺的尸体,那些民夫却显得习以为常,与其说习以为常,不如说是麻木

冷静捞取,抬上牛车,驾车去野外焚烧,一切的步骤都显得异常娴熟。

贾诩和李儒走上船头,矗立在吕布左右,举目观望四周。

此时已经日上三竿,霞光万丈,照得湟水波光粼粼,无数身着单衣单袴的士卒肩抗铠甲,三五成群的牵着战

马走到江边洗刷。感觉马上再无半点血渍后,便将战马放在江边任其啃食水草,一个个纵身跳入水中,互相泼水,嬉戏打闹。

吕布道:“军师,这样的景象能持续多久?”

贾诩默然,只要还有战争。这样的场景不会持续太久,今日在江中凫水的将士。或许明日就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见贾诩答不上话,吕布又把目光投降李儒,李儒抚须正色道:“西凉,短时间不会发生战争,至于这样的景象能持续多久,关键在于温侯你自己!”

李儒话走偏锋,含蓄地指出西凉现在的局势,如今韩遂已除,只剩下武都的梁双。不过梁双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只要梁双被灭,西凉十郡三王国,只剩下马腾和吕布两人,别看他们如今的关系和睦,保不齐日后不会因为利益而爆发战争。

“马腾想让马超娶玲琦为妻。对此,你们怎么看?”吕布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立即提出新的问题。

贾诩和李儒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一抹喜色,贾诩道:“马超作为马腾的嫡子,日后会继承马腾的家业。如果主公把大小姐许配给马超,利大于弊!”

“我知道了”吕布注视着越来越近的枝阳城,目光显得极为深邃,马超这小子,他还是挺满意的,只不过有点担心他的性格而已,如果你比他强。他或许会尊敬你,如果你比他弱,又不是他所熟知的人,他会表现出嗤之以鼻,这样的性格说好听点是清高,说难听一点是傲慢。

李儒还想说点什么,贾诩立即对他摇了摇头,示意不必多言,这是吕布的家事,他们做幕僚的最好不要多言,适当的提一点有效建议即可,说多了实属不智。

吕布兴致平平,回头吩咐道:“靠岸停泊!”

随着吕布令下,那边的甘宁立即指挥锦帆老卒向岸靠拢,须臾,大船缓缓靠岸,枝阳的码头上也停满了船只,大多插有世家大族的独特旗帜,有龟、有雁、有鲤、有鹤,五颜六色,迎风招展,形成一副美轮美奂的画卷,船上都装载着粮食和草料,许多家奴泾渭分明地穿插在其中,往来搬运。

吆喝声、号子声、呼喊声交汇在一起,好不热闹,吕布先上岸,贾诩和李儒紧随其后,甘宁在招呼部卒看守船只后,立即率领三十余人跳上江岸,将吕布、贾诩、李儒护在中央。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还没等吕布走上河岸,站在岸边持械警戒的各族私兵立即紧张起来,因为吕布他们虽穿着布衣,但明眼人仔细一看,就知道他们不是善茬,其中甘宁最为显眼,腰胯龙纹刀,背负双戟,半匹蜀锦斜撘在肩上,露出半块古铜色肌肤,其上绣满诡异的花纹,像足了截江拦道的悍匪。

吕布没有理睬,自顾的踏步向前,一个似乎是领头的汉子立即持刀拦在路中央,其后的庄丁仆从立即跟在他身后,手上的武器也都五花八门,有刀有枪,其中还有木棍和锄头。

“我问你们是干什么的?难道不知道这码头已经被李家包了?闲杂船只,不得在此靠岸!”那大汉见吕布等众还在往前走,立即扬刀喝问,其后的家丁立即扬枪助威,呵斥吕布他们快走。

吕布眉毛徒然一扬,面色有点难看,转身过去,看了甘宁一眼。

甘宁会意,立即走上前喝道:“让开!”

那大汉见到甘宁威风凛凛,也不畏惧,争锋相对道:“不让又如何?我劝尔等还是速速离开,否则别怪某刀下无情!”

甘宁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唰”的一声,抽刀走到大汉跟前,伸出耳朵问道:“你说什么?我刚刚没听清!”

面对甘宁的挑衅,那大汉勃然大怒,爆喝一声,挥刀朝甘宁兜头劈来。

甘宁轻蔑一笑,随意挥刀迎上,荡开大汉的长刀后,一脚将那大汉踢翻在地。

周围的家丁傻眼了,这大汉虽然武艺不咋样,但在他们之中却是少有的好手,想不到他们心中的高手,却被眼前怪异打扮的汉子一招击败。

那大汉丢了面子,一股怒火不由得从两肋之间窜了上来,急忙捡起地上朴刀。翻身再次朝甘宁杀来。

“住手”一声娇叱在后方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远处有一员女将策马而来,她手提一杆银枪,身披亮银锁子甲,**白马极为神骏。

大汉见女将策马而来,立即收刀行礼:“拜见大小姐!”

那女将策马来到大汉跟前。柳眉紧蹙:“怎么回事?”

“启禀大小姐,这些都是截江的贼人。卑下正要捉拿”那大汉立即刀直甘宁,信誓旦旦的说道。

“贼人!”那女子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自己平时只在家中练武,并没有真正打过仗,她之所以这样打扮,只不过是装装样子罢了,想过过将军的瘾,不曾想今日遇到截。正好试试自己的武艺。

想到这里,女子银枪指着甘宁娇斥:“我问你,你可是湟水?”

甘宁目光深邃,脸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想他甘宁征战沙场十数载,死在他手上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何曾这般让一个女人指着。当下冷冷地说道:“女人,最好把你的枪收起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女子感受到甘宁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当下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可当着这么多家奴的面,她心中纵然有诸多畏惧也不能表现在脸上。否则日后那还有威严可言,当下不由得吞吞吐吐道:“贼人,我劝你不要乱来,这里到处都是官兵,我劝你还是快走,否则别怪我长枪无情”

甘宁被她左一个贼人右一个贼人的喊,心中早已大怒。当下健步冲到少女马前,猿臂扣住战马的缰绳向下一拉,那战马虽然看起来神骏,但是却被像宠物一样豢养,早已失去野性,哪里禁得住甘宁猛扯。

只听见一声战马哀鸣,那战马“轰”的一声,硬生生被甘宁拽倒在地,而马上的女子也被掀翻在地。

“噗,噗”女子吐出口中苦涩的杂草,眼里满是泪光,委屈的看着甘宁:“你居然打我,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打我!”

“这只是一个教训,你胆敢在胡言乱语,我必杀你!”甘宁虽然觉得这个女孩有点楚楚可怜,但是并没有怜香惜玉,说话依然是那么冷,使地上的女子从头凉到脚尖。

“主公,我们走吧!”看到甘宁解决完一切,立即向吕布建议。

“走”吕布点点头,招呼甘宁一声,准备离去。

“不准让他们离开,给我拦住他们”女孩从地上爬起来,白皙的脸上全是泥土。

以大汉为首的家丁立即将吕布等人死死的围在中央,使他们不得前进半步。

吕布眯了眯眼睛,眸子里全是杀意,他就想安安静静的和马腾谈判,然后领兵回家与家人团聚,可是为什么就这么难,这让本就不怎么待见士族的吕布大怒,深吸了一口气后,手臂向上一扬:“杀!”

“唰”的一声,随着吕布一声令下,身后的亲卫齐齐抽出佩刀,抽刀的声音整齐划一。使人听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从家丁们身后传来一声断喝:“住手”话音刚落,就有两个人拨开人群走了出来,那些家丁见到来人,急忙行礼:“拜见老爷,参见庞德将军”

庞德拨开人群,看到吕布一行人后,急忙上前作揖:“庞德拜见温侯!”

与庞德一同前来的是一名年近五旬的老者,见到庞德行礼后,立即大步上前,拱手作揖:“李荀拜见温侯!”

吕布深吸了一口气,平息心中的怒气,立即咧嘴一笑:“令明,好久不见,不知这位是?”

庞德不敢怠慢,立即介绍道:“这位是枝阳城李家家主李忠,听闻温侯前来枝阳,特来相迎!”

从李忠前来到家丁们叫他老爷开始,吕布就知道眼前的这名老者是他们的主人,听完庞德的介绍,吕布的脸霎时沉了下来,指着一个个手持兵刃的家丁道:“李家主,这边是你的待客之道?”

说完之后,吕布带着众人拂袖而去,留下一脸尴尬的两人,庞德无奈的看了李忠一眼,立即追了上去。

李忠见到吕布等人离开之后,立即咆哮了一声:“怎么回事?”

众家丁立即低下脑袋,不敢吭声,他们早就摸清了李忠的脾气,没发怒时什么事都好说,发怒之后谁都不敢惹。

李忠回顾四周,忽然发现一个娇小的身影躲在家丁们身后,立即吹胡子瞪眼道:“李文君,给我出来!”

周围的家丁急忙散开,将躲在他们中间的女子亮了出来,那女子被家丁出卖,立即指着他们破口大骂:“你们给本小姐等着!”

众家丁立即躲避李文君的目光,对于他们来说,李忠现在比李文君可怕。

“父亲,事情是这样的,我本来是向来监督这帮家伙的,刚来的时候就发现……”李文君立即跑到李忠面前,娓娓解释刚才所发生的事,不过她却将所有的事都揽了下来,否则让李忠知道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那大汉,那大汉恐怕会有性命之忧。

大汉此时吓得不轻,他何曾想到刚刚那波人居然有那么大的来头,本以为此次在劫难逃,不曾想大小姐居然为他开脱,当下急忙感觉的看着李文君。

面对大汉感觉的目光,李文君只是用杏目瞪了他一眼,最后问了一句李忠:“父亲,那个打扮怪怪的家伙是什么来头,武艺好生了得!”

李忠瞪了李文君一眼:“他是温侯帐下大将甘宁,那可是朝廷亲封的将军,你一个贼人贼人的叫,难怪别人会发火,今晚我要在府邸宴请温侯,你还不快快回去,换身干净点的衣服。”

李文君噘着嘴,不满道:“我才不去,凭什么宴请他们?”

李忠双目一瞪:“我那知道为什么,这是你伯父说的”枝阳李家是临洮李家一脉,李忠是李家家主李显的从地,在吕布没来之前他就已经收到家族传来的书信,信中让他支持吕布,李忠不要怠慢,立即安排心腹从金城各县运来粮草,准备资助吕布军资,不曾想却发生这样的事,不行,他必须马上赶到马腾军中,否则让吕布误会就不好了。

想到这里,李忠立即招呼家丁继续搬运粮草,转身朝着马腾的军营赶去,看到李文君还呆呆的矗立在哪里,立即吼道:“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还不给我回府去。”

李文君这才反应过来,冲着李忠挺挺鼻子,翻身上马,朝着枝阳城驰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