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33章 金城郡归属

第二百三十三章 金城郡归属

吕布一众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前进了五里多里路,在庞德的带领下,终于到达了马腾安营的地方。 只见马腾的营盘星棋罗布,周围扎下了一圈又一圈的栏栅,把成千上万的帐篷包围在里面,营寨设有四门,辕门外堆满了数不清的鹿角和拒马,辕门两侧都建有两个碉楼,可见营寨具有极强的防御能力。

此外,还有一条丈余宽的小河绕着营寨东面潺潺向北而流,不少士卒就地取材,纷纷走出营寨,或盥洗衣物,或放牛马啃食水草,或下水搓澡,期间有不少士卒加入,也有不少士卒离开,此情此景,正是大战后宁静的生活景象。

马腾父子早已等候多时,看到吕布一众出现在平原之上,立即策马迎了上去。

“温侯叔父!”马超快马将马腾甩在身后,迫不及待地跑到吕布跟前行礼。

吕布笑着打招呼:“孟起,数月不见,你好像长高了不少!”马超的确长高了不少,才十五六岁,身高却有七尺左右,可以与一般的成年人比肩。

马超嘿嘿直笑,似问非问:“不知道玲琦有没有长高!”

“或许长高了一点吧”吕布摇摇头,从出征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女儿长没长高,他的确不知道。

就在吕布与马超相谈甚欢的时候,马腾催马来到距离吕布不足五步的地方施礼道:“奉先,刚才有要事在身,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马腾身为西凉太守,吕布身为司隶校尉,官阶本就相当,马腾本可以在帐内等候吕布,而他却出来大帐迎接吕布,足以表明吕布在其心中的地位,也给足了吕布面子。虽然知道马腾说得是客套话,但吕布依然笑着回一礼道:“数月不见,寿成兄的身体越发的硬朗了”

吕布身后的贾诩、李儒、甘宁立即上前拱手行礼:“拜见槐里侯”

马腾抚髯一笑:“诸位先生多礼了,请到帐中一叙!”

于是,在马腾的带领下,众人一齐来到马腾的中军大帐,双方按主从宾序位置作罢。再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后,马腾直奔主题:“奉先。多谢你此次出兵相助,若不是你,恐怕我也打不下金城,报不了杀妻之仇,再加上你的救命之恩,所以我决定让出金城郡”

要说吕布不想要金城那是假的,金城四面群山环抱,又有湟水自成天堑,《墨子》有云:“虽金城汤池”。“固若金汤”这个词语也由金城而得名,而且金城因为湟水的缘故,使得此地民殷国富,是一个重要的农业基地,这也是韩遂占据金城,经久不衰的原因。

吕布没想到马腾居然如此大方,说给自己就给自己。但吕布也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以他现在的兵力,还吃不下整个金城郡,思忖半响后,笑道:“寿成兄,金城是你我共同打下的。岂能我一人独占?寿成兄报杀妻之仇,我何尝不是为了战士的将士们报仇,所以我决定与寿成兄划湟水而治,湟水以北归寿成兄,湟水以南归我,寿成兄以为如何?”

马腾摇了摇头:“不可,我马腾虽然不是高雅之士。但也知道知恩图报,如果没有奉先,恐怕此时已是冢中枯骨,这金城郡我断然不会取!”

吕布有些不明白了,他眉头皱了皱:“寿成兄,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是实在没有多余的兵力驻守金城了”

“嗯?奉先不是在安夷和破羌招降三万韩遂的兵马吗?为何说没有多余的兵力。”

“开春后我要出兵武都,所以实在抽不出多余的兵马驻扎金城”吕布手指不停地敲打着桌案,有点为难的说道。

马腾恍然大悟,原来吕布要攻打梁双,抽不出兵马驻防,可是攻打梁双与治理金城并不冲突。

须臾,马腾先苦笑一声,他猜出吕布心中所想,他便试着问道:“奉先是担心我会攻打你?”

吕布一愣,想不到马腾会直接了当的说出原因,不错,他是担心马腾会出尔反尔攻打他,所以只想画湟水而治,以湟水为天堑,阻挡马腾,可是这种事情只要双方明白就好,不需要直接说破,没曾想马腾居然会把这个问题点破,顿时间让吕布哑口无言。

吕布沉吟一下,最终接受了马腾的提议,马腾都把话说道这个份上,他哪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这时,在旁的马超忽然插了一句:“如果温侯叔父觉得为难,这权当我父亲给你的嫁妆不就行了?”

马腾朗声一笑,赞成的点点头:“孟起说得有理,如果奉先觉得为难,这就权当给玲琦的嫁妆!”

吕布笑了笑,并没有回答,这让马超瞬间有点失落。

这时,大帐外传来侍卫禀报:“启禀主公,李家家主李忠到来,现在帐外求见!”

马腾点点头:“让他进来”

他又对吕布说道:“奉先,这李家是金城郡影响最大士族,是临洮李家的分支,如果你想治理好金城,或许李家能帮得上忙”

吕布闻言,在心中暗自思忖:“临洮李家么?想不到这李家如此能耐,居然在金城也有分支”

吕布清晰的记得,当初他初到陇西,除了临洮李家和索西周家支持他外,其余世家俱都对他有点排斥,因此他对李家很有好感,他也很照顾李家的生意,听说金城李家是临洮李家的分支,吕布也将心中的那是丝不满压在心里。

不多时,几名侍卫领着李忠重重而来,李忠先是对着马腾行礼,然后对着吕布又是一礼:“李忠参见温侯,今日码头之事,实在是一个误会!”

马腾疑惑地注视着李忠道:“什么码头之事,令明不是与你一同前往的吗?”

马腾可谓是良苦用心,为了让吕布能更好的治理金城,他老早便联系好了李忠,等吕布来到枝阳这天,就让他和庞德去迎接吕布,让吕布和李忠能有一个好的会面,怎么又突然冒出什么码头之事。

吕布展颜一笑,立即将事情的经过给李忠和码头说了一遍。

“奉先。看来你真是误会了,这湟水的确有点不安宁,许多渔民繁忙时靠打鱼为生,闲暇时却做截江之贼,韩遂在时,对这个问题也有点头疼,每次派兵征讨。那些截就窜入水中躲藏,或者逃回家中做回百姓。再加上又是兴霸这番打扮,让别人误会也是情理之中!”

马腾想了想,又接着道:“而且这次李家运来的粮草,是用来资助你的,我才得五千石,而给你的却是一万石,我都有点眼红!”

吕布展颜一笑,对着李忠说道:“敢问临洮李家与你是什么关系?”

李忠不敢怠慢,立即答道:“临洮李家家主是我的从兄。这次资助温侯粮草,也是家兄传信安排的!”

吕布点点头,这李家如此支持自己,想必已经把牌压在了他的身上,既然李家如此看得起自,自己也不能亏待了李家,当下对着李忠道:“金城刚刚经历战争。各县都缺少官吏,如果你族中有想要做官的,可拟一封名单交于贾先生!”

贾诩立即起身对李忠行了一礼,立即连忙还礼。

“如此,在下便替族中子弟多谢温侯!”李忠顿了顿,又道:“我已在府邸摆下筵席。恳请温侯与太守大人移步寒舍畅饮一番如何?”

马腾笑道:“那好,今日我就沾沾奉先的光,到你李府走上一遭!”

“文君,记好了,女子是这样行礼的!”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内,一名衣着华贵的妇人正在教授李文君行见面之礼,那妇人便是李文君的母亲王氏

“母亲。我知道了,我又不傻!”李文君抿了抿嘴,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时,一名婢女前来禀报:“启禀夫人,老爷快到府门了”

王氏连忙替李文君整理好着装,上下打量一番,觉得没有瑕疵后,这才带着李文君走出深闺,在厅堂与李忠的侧室汇合后,带着李文君和侧室以及三个儿子出府侯迎。

这些孩子当中,年纪最大的李文君也不过十六七岁,不过她却没有其他女子看起来那样柔弱,反而有点英姿飒爽,走路大摇大摆,毫无淑女可言;她的三个弟弟中有两个只是顽童,最话。

看到李忠领着几人即将入府,王氏立即带着众人一起行礼,两个小孩笨拙地模仿着母亲行礼,然后偷偷抬起头来好奇地盯着威震西凉的温侯。

李文君看到甘宁,心中不由得一慌,将王氏教她礼节全部抛之脑后,双手放在左下也不是,放在右下也不是,情急之下抱拳相迎:“文君拜见温侯,太守大人”

“额”李忠见后,满脸尴尬,矗立在那里干咳了两声,眼神不停地瞪向李文君。

吕布忽然一笑,眼角的鱼尾纹清晰可见,对李文君如此行礼,吕布显得不以为然,亦抱拳还礼,像李文君这样的女子,在大汉并不多见,以后自己的女儿或许也会像李文君一样。

马腾已经见过吕玲琦的彪悍,对此也没太在意,亦抱拳还礼,两人身后的贾诩和李儒没有抱拳,而是拱手作揖,算是还礼,甘宁显得比较冷淡,先是给王氏还礼后,才抱拳转向李文君,然后又回到吕布的身后。

“呵呵,让温侯和太守大人以及诸位将军见笑了,里边请!”李忠立即用笑来掩饰心中的尴尬,立即伸手邀请吕布和马腾入府。

“温侯好英武!”一个道,另一个冲他“嘘”了一声,瞪了瞪眼睛,旁边最小的男孩不明就里地“咯咯”笑了起来。

“看你父亲呆会怎么罚你”

王氏悄声向李文君说道。今天这个脸算是丢了,自己的丈夫虽然平时溺爱大女儿,可是涉及到家族利益的时候,那确是另一番态度。

听了母亲的话,李文君笑了笑,回答道:“我才不惧,大不了女儿去临洮找伯父”

说完别不理王氏,独自向着自己的闺房跑去,那种样子,哪还有什么大家闺秀可言,王氏无奈的摇摇头,领着三个儿子向后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