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34章 阎行归顺

第二百三十四章 阎行归顺

宴席持续了将近三个时辰,双方俱都尽欢而散。

吕布和李忠在宴席上达成共识,金城李家答应每年供给吕布一万石粮草,而且还会派遣家族子弟帮助吕布治理金城,作为交换条件,吕布只需要照顾李家在金城的生意即可。

如今金城刚刚经历战争,百废待兴,正是商贾世家赚钱的好机会,所以李家当然也不想错过。

对于李家提出的条件,吕布也相对地提出问题,吕布可以保护李家的产业,但李家不能在战争时期,或者发生自然灾害的时候哄抬物价,如果李家在二者发生时哄抬物价,就有可能导致灾民泛滥成灾,轻则啸聚山林,截江拦道;重则饿殍遍野,瘟疫横行,无论是哪两种情况,前者吕布可能会应付得来,后者吕布却显得有点乏力。

李忠对吕布提出的问题表示没有异议,而且他还明确的表示,只要发生战乱或者自然灾害,要是吕布应付不来,他李家不仅不会哄抬物价,而且还会帮助吕布赈济灾民,散粥布施,帮助吕布渡过难关。

马腾将李家的行为看在眼里,在心中暗道:“这李家似乎将宝全部押在了奉先的身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那一天奉先飞黄腾达,这李家可就不得了”

在马腾看在,吕布帐下各个都是能人,随便放到哪里,都能翻出一波浪花来,单是与他一起来的贾诩和李儒,自己帐中的幕僚加起来恐怕还抵不过他们其中一人,武将就更不用说了,有甘宁、魏延、黄忠、高顺、张辽、周泰等众,自己帐下除了长子马超、大将庞德能与他们匹敌外,其余武将纵然不错。可是比起吕布的那些大将,那简直是星光比皓月,瞬间失色。

马腾能看出来的事,李家当然也能看得出,如果让马腾站来李家的位置上来选,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吕布。而不是他马腾。

日落黄昏,天色渐暗。

吕布谢绝了李忠让他们留宿的邀请,领着贾诩等人和马腾一起离开了枝阳,马腾本来也想让吕布在大营留宿,明早再赶回允吾,但吕布心系家中妻女,而且他还要回去与陈宫等人商议出兵武都的事,现在时间对于吕布来说,那就是生命。一刻也不能耽搁。

马腾无奈,只能带着马超一路送别吕布到了枝阳码头,等吕布登船向允吾开去,马腾这才匆匆赶回大营,马腾回营后,立即下令,让大军连夜开拔,徐徐撤出金城境内。回到西凉治所武威,同行的还有成公英和程银。

吕布等众在湟水上行了一夜。终于在第二天上午十分赶到允吾城,魏延和周泰早早便在码头等候多时,将吕布接入允吾城后,一行人匆匆来到太守府,商议金城郡日后的防御问题。

允吾城,太守府。

吕布端坐在夕日韩遂坐的位置上。目光扫了堂下跪坐两旁的文物。

沉吟良久,吕布开口道:“据枝阳那边传来的消息,马腾已经撤军,如今金城全境已经尽入我手!”

两边文武立即拱手作揖:“恭喜主公在获一郡!”

吕布点点头:“乱世已经拉开帷幕,我不可能久居于此。所以我将派遣一人做金城太守!”

魏延闻言,忽然间精神一震,这次吕布能夺得金城郡,要说战功,他魏延敢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于情于理,这金城太守非他莫属,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神采奕奕的看着吕布,眼里写满了渴望,可能是激动的原因,他的脸色比原来愈加的涨红,可吕布接下来的一句话,瞬间就击破了他的幻想。

吕布想了一会,终于指定了他心目中最合适的人选:“兴霸,让你做金城太守,你可有意见?”

魏延一听,就差一点没从座位上摔下来,他目光怔怔的看着吕布,他不明白吕布为什么会让甘宁当金城太守,这次金城之战,论战功,他魏延最高,要是没有他打败阎行,阻断了韩遂东面与西面的联系,吕布固然能打下金城,那也得耗费一年多的时间,死伤数万名将士,这样的战功是别人不能比的,这金城太守理应他来做。

可他心中虽有不甘,但又能怎么样?决策权在吕布的手上,吕布让谁做就谁做,当下便将这一切归结于吕布偏心。

“主公,我有话说!”甘宁虽然也很想当金城太守,可是他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能力,要是让他带兵打仗,攻城拔寨可以,如果说让他做太守,那简直是要他的命,而且这次金城讨伐战,魏延表现得相当出色,就拿围攻阎行那场战役来说,从断桥、围歼、生擒严行,他指挥若定计谋跌出,丝毫没有纰漏,于情于理,这金城太守都应该有魏延来做。

吕布微微一愣,随后笑道:“你说。”

甘宁正色道:“启禀主公,末将的才疏学浅,并不适合担任一郡太守,况且这次金城讨伐战的战功,某不及文长将军,所以这金城太守应该由他来做!”

魏延一愣,他丝毫没有想到甘宁会推荐自己,在他看来,这金城太守简直就是肉膜,在场的将领那个不想做?他注视着甘宁,想从他的眼睛里看出点什么,可是除了坚定与真挚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难道是我想错了?他们并没有在意这金城太守”魏延想到此,也对于刚才的臆测而感到羞愧,当下不由得感激的看来甘宁一眼。

吕布摇了摇头,一口回绝甘宁:“我已经和文忧商议过了,他将会留下来辅助你,至于文长,我却不能留他在金城。”

魏延失望的闭上眼睛,甘宁不想当吕布却一定要让他当,自己相当却始终当不上,简直可笑。

甘宁直视吕布,开口问道:“为何文远不能当金城太守,主公这样做。岂不是……”

吕布似乎没有耐心听他说下去,立即伸手打断甘宁:“没有为何,你只需要听令就行!”

吕布的话,顿时让甘宁哑口无言,当下只能道谢一声,缓缓跪坐在桌案后面。眼光无奈的看着魏延。

吕布看了一眼正在喝闷酒的魏延,却没有开口解释,而是起身喊道:“带进来!”

吕布话音刚落,刀斧手便把五花大绑的阎行推进了议事大厅。

“你就是阎行?”

吕布稳住如山,上下打量了阎行一眼,只见这阎行年约二十五六,与张绣一般大的年纪,白面无须,浓眉大眼。肤色微黑,虽然不苟言笑,但也透着一股大将的风范,点头过后,立即厉声问道,想给阎行一个下马威。

阎行面无表情,垂手而立:“正是”

“此番被擒,你可心服口服?”

阎行看了吕布一眼。立即将头扭到一边,漠然道:“败军之将不足言勇。有何不服,但凭温侯处置!”

吕布冷笑:“韩遂倒行逆施,屡屡领兵作乱,你身为汉将非但没有加以劝告,反而助纣为虐,死有余辜。来人,给我推下去斩了!”

听了吕布的决定,阎行面如土色,嘴唇微张,似乎想要求饶。但微微蠕动之后,终于没有开口,任由刀斧手将他押走,似乎已经认命了的样子。

吕布不停地用食指敲击着桌案,他其实只是试试阎行的反应而已,看了阎行的反应后,对他的人品已经略知一二,虽然他没有贪生怕死,但他微微蠕动的嘴唇说明在内心有求生的渴望,并不像那种视死如归的倔强之徒,况且这阎行武艺绝伦,乃是数一数二的悍将,自己可不得杀了他,想到这里,吕布的目光不由得看向贾诩。

贾诩会意,立即出言阻止:“主公且慢!”

阎行本来已经绝望,准备授首的时候,猛然听到有人替自己求情,身体一怔,不由得又惊又喜,当下不由得扭头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自己不认识的文士走出桌案,来到吕布跟前说道:“主公,这阎行虽然有过,但罪不至死,还望主公让饶他一命,他留在帐下听用,也好让他将功折罪,倘若他再执迷不语,主公再杀不迟!”

帐下的将领纷纷起身劝诫,让吕布饶了阎行,特别是甘宁和陈奇(那个与徐晃大战四五十回合的人)最为卖力,甘宁是因为他与阎行交战过数次,很佩服阎行的武艺,而陈奇与阎行私交甚厚,不忍让好友血溅当场。

“把人推回来”吕布看已经达到预期的目的,立即大声招呼。

待刀斧手再次押解阎行来到跟前,吕布用犀利的目光盯着阎行:“阎行,你可愿降?”

阎行仿佛刚刚在鬼门关绕了一圈,见此刻有生还的希望,语气似乎变得柔和了不少,不再似一开始那般无所谓的样子:“末将自知犯了死罪,如今温侯开恩,某愿追随温侯将功补过,鞍前马后,不避斧镬(o)。”

吕布目光冰冷,并没有回答阎行,好听的话谁都会说,他不要的是一员忠义的战将,当下继续问道:“可是真心归顺,抑或是权宜之计?”

“某愿在此立誓,今生今世追随温侯永不变心,若违此言,天诛地灭!”

蝼蚁尚且偷生,看见了活命的曙光,阎行便不在矜持,竭力救生,而他也像今日所立的誓言那样,一生追随吕布征战四方,最后被吕布拜为征被将军、陈仓侯,这不过这一切都是后话。

吕布道:“既然如此,以后你就留在我帐下听用,若生异心,某定斩不饶”

阎行立即叩首:“温侯请放心,承蒙温侯不杀之恩,某岂敢再生异心。”

“来人,替阎行将军解绑!”吕布虽然不会看人,但是他却从阎行的眼睛里看出了坚定,当下立即下令,让刀斧手解开阎行身上的绳索。

贾诩等人有拱手祝贺:“恭喜主公又获一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