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35章 回家

第二百三十五章 回家

在解决完所有的事情后,吕布立即遣散了众人,但他却没有离开,而是端坐在帅案之后,等待贾诩和李儒回来。

须臾,贾诩和李儒双双从议事厅外走了进来,没有过多的话语,吕布便直奔主题:“说说阎行吧,你们认为他是征投靠,还是他的权宜之计!”

贾诩率先发言:“从他刚才的表情上看,不像是假话,再加上我对他的了解,是真的无疑!”

吕布点点头,同意贾诩的观点,贾诩看人一直很毒辣,他说什么,基本上是不会有错。

李儒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吕布咧嘴一笑:“文忧可有话说?”

李儒道:“温侯,阎行固然是真的想投靠,但温侯不要忘了,这阎行可是韩遂的女婿,不得不防!”

吕布的目光瞬间暗了下来,李儒说得对,阎行可是韩遂的女婿,纵然他是有心投效,但是他的妻子可是韩遂的女儿,免不了会在他的耳边吹枕头风,想当年高祖轻率三十万大军征讨匈奴,被困在白登山,要不是冒顿单于的妻子在旁边吹枕头风,哪还有大汉数百里的基业? 如果阎行也是一个惧内的人,日后恐怕会是一个祸患。

贾诩却笑道:“文忧,别忘了你是董卓的女婿,主公杀了临洮董氏一族,你不也是投到主公帐下?”

李儒听到贾诩的比喻,当下心中悠然一惊,虽然知道贾诩说的玩笑话,但也是惊得李儒一身冷汗。

吕布点点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不过却不是重用,而是慎用,你我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两人见吕布敲定了注意,立即拱手应诺。

吕布见两人同意之后,立即提出另一问题:“今日你们可看到了文长的表现?”

两人对视了一眼,俱都点点头。今日魏延的表情,他们一丝不落的看在眼里,虽然魏延极力掩饰,但也没能逃出贾诩和李儒的眼睛。

吕布道:“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失落与不甘,你们怎么看?”

李儒接着道:“的确如此,不过这却在情理之中,这次作战。他的功劳不小,本来以为到手的东西。瞬间就被温侯给了兴霸将军,是我,我也难受!”

贾诩点点头:“启禀主公,魏延将军哪里都好,武艺出色,用兵有方,忠心耿耿,自此对韩作战中,足以管中窥豹。但缺点也显而易见,功名心太重,想得太多,不过这并非没有好处,至少他会为了功名敢打敢拼,以死效命!”

“我就是怕他爬得越高,要求就越高。他不是那种久居人下的人!”从今天魏延的行为上看,吕布微微有点担心。

贾诩脸上露出和洵的笑容:“主公大可放心,适合而止即可!”

“先生的意思是说该用他的时候就用,不该用的时候不用,等到一定的程度再用,不高不低。态度适中?”吕布笑着询问道。

贾诩点点头:“正是,魏延将军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大将,主公却不要因为一时的猜忌而弃他不用!”

“恩,某家知晓了”吕布点点头,心中的两个疑惑已经解决,顿时心中豁然开朗,须臾。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朝着李儒说道:“文忧,这次希望你多费点心,帮助兴霸治理好金城,我知道你志向不在一郡之地,我就与你明说吧,等夺取武都、西征羌族后,再等一两年我就会出兵西川,到那时我可就离不开你!”

李儒不由得感动一番:“温侯请放心,儒必不如使命!”

吕布笑了笑,见事情商议得差不多了,又聊了一些琐事之后,才让两人退下。

一夜无话,时间如白云苍狗,很快就到了第二天凌晨。

随着一声悠扬的号角在允吾城外响起,集结在城外的并州军开始拔营回师,在甘宁和李儒的带领下,允吾城大小官吏一路将吕布送到三十里外方才返回允吾。

临走之时,吕布又嘱咐了甘宁和李儒一番,金城大事由李儒和甘宁定夺,一般小事可由各郡县官吏自行处置,如果遇到不能解决的,可有让快马送到汉阳,禀报自己再做定夺。

在兵权方面,吕布给甘宁配了一个副将,那就是在破羌招降的陈奇,他给甘宁挂上金城大都督的职位的同时,也给陈奇挂上临时副都督之职,在自己回到汉阳后坐镇金城,总督金城各路兵马,虽然和马腾有约在先,但该巩固的地方就巩固,改加强防御的地方加强防御,不能怠慢。

嘱咐了一番后,吕布这才率领大军浩浩荡荡开往大河,然后渡河回师汉阳郡陇县。

一路之上,魏延都有点闷闷不乐,黄忠、徐晃、阎行、周泰等将多次邀请他狩猎南归,但魏延都显得兴致平平,狩得几只鸟兔便自行回引,众人见后,只能无奈的摇头。

这天,吕布特意放慢脚步,等魏延率领部曲赶上之后,吕布与他并绺二行。

“文长!”看到魏延策马而来,吕布立即喊了一声。

魏延看到吕布赤马金羁,似乎特意在等候自己,立即催马迎上:“拜见主公!”

吕布点点头,率先拍马而走,随后大手一挥,示意魏延赶上。

魏延抿了抿嘴唇,立即策马与吕布并绺而行。

“知道我什么不让你当金城太守吗?”作为武人,吕布没有拐弯抹角,开口便直奔主题。

魏延哪里敢吐出实话,慌忙拱手告罪:“某并没有觉得主公这个决定有错,某的确不如兴霸,兴霸做金城太守,某心服口服。”

吕布冷冷得看了魏延一眼,直看得魏延脊背发凉,迫使得他急忙低下头颅。

须臾,吕布这才徐徐说道:“不,你是口服心不服,这次金城之战,你战功卓越,也是金城太守的最佳人选,你心中不服,我知道,不然我也不会停下了与你说话!”

魏延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吧。

“知道为什么不留你在金城吗?”吕布扭头问了一句。

魏延连忙回答:“主公这样做有主公的道理,末将不敢揣测!”

吕布朗声一笑:“还记得当年我在陇县狩鹿时对你说过什么?”

魏延闭眼想了一会,眼中开始回忆当时吕布的话来,须臾,他猛地睁开双目,不可思议的按着吕布道:“难道是武都?”

当年狩猎回营的时候,吕布曾今对他说过,以后会让他作三军主帅,领兵攻取武都郡,这件事本来已经被他抛到脑后,经过吕布的提醒,他这才想起来。

吕布扬扬马鞭,指着眼前的平原道:“以后,我要将旌旗插满大汉的每一个角落,金城、陇西、武都只是各开始,所以你要将眼光放长远,不要放在一郡之地上,或许日后你会统领一州或者两州之地,前提是你必须一生追随我,方能实现你封妻荫子的愿望!”

魏延听后,心中豁然开朗,当下感激地说道:“多谢主公,某必定竭尽全力辅佐主公,虽马革裹尸,在所不惜”

吕布咧嘴一笑:“军师曾言,魏延将军哪里都好,武艺出色,用兵有方,忠心耿耿,但缺点也显而易见,功名心太重,想得太多,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不信任你!”

魏延又惊又喜,惊的是贾诩居然会把自己看得如此通透,喜的是吕布已经表态信任自己,这两种心情加在一起,顿时让魏延的脸色愈加潮红,要不是身高和铠甲不似关羽,否则吕布真的会认为魏延就是关某人。

“你想通便好,记住,若我不信任你,今日就不会和你说这么多了!”吕布放缰驰骋而去,临走时还不忘嘱咐魏延一声。

看着吕布离去的背影,魏延展颜一笑,他发现,他越来越看不懂吕布了,可吕布却看懂了自己,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想着想着,魏延又想到贾诩,想到贾诩对吕布说过的话,魏延顿时心中一凉,以后还是躲着贾诩算了,在他面前,自己没有可言,完完全全被他看透彻了。

“魏延大将军,今日可有时间狩猎,等大军安营扎寨后,你我取狩猎如何?”

就在魏延陷入沉思的时候,阎行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魏延一扫以往的颓废,咧嘴道:“某怕你不成,恐怕这次你又会败在我手。”

阎行摇头苦笑,枝阳大败,足矣证明他不如魏延,他也输得心服口服,不过魏延竟然这样说,立即激起了阎行的好胜之心:“文长将军,虽然你谋略胜我,但武艺却不一定,咱们拭目以待!”

魏延点点头,随后两人策马回到各自的部曲,指挥着兵马急速行军。

吕布一路驰骋,纵马来到贾诩旁边,方才驻马。

“主公与他说了?”贾诩笑问道。

吕布点点头:“有些事还是说清楚比较好,免得日后造成麻烦”

贾诩展颜一笑,指着前方的一座城池道:“前面便是榆中,过了榆中便是汉阳,离家只有一步之遥了”

吕布立即反驳贾诩:“先生难道忘了,金城也是家!”

贾诩眉开眼笑,抚髯道:“主公所言甚是!”

就这样,吕布大军天明则行,天黑则宿,在急速行军半个月之后,终于赶回了陇县,将军营的事情安排好之后,吕布便迫不及待地赶回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