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36章 女人的心思

第二百三十六章 女人的心思

并没有搞出大的动静,吕布依然静静地回到府邸,在他的示意下,仆从并没有惊动任何人,回府之后,吕布径直朝着厢房走去。

一边走一边揉了揉疼痛不已的额头:“唉。。。该怎么和她说。”

成廉一个月之前就已经回来,吕布的初衷是让成廉尽量不要打草惊蛇,只要将貂蝉安置在驿站,派重兵保护即可,没想到纸还是包不住火,这件事最终还是被严蕊发现,貂蝉也被严蕊接到了府邸居住。

原来,吕布在收到董卓身亡的消息后,就知道李傕和郭汜会起兵反叛,于是早早的便派成廉潜入到了长安城,隐藏在庞舒的府中,只要长安城破,便让成廉去王允府上将貂蝉劫出来,至于那些谣言,也是吕布让成廉散播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李傕和郭汜攻打长安,让整个长安乃至整个天下都乱起来,而貂蝉,只是一个附加的目的而已。

果然,在成廉有意识的安排下,将王允想要诛杀董卓余孽的谣言传得沸沸扬扬的,李傕和郭汜心中恐惧,立即集结散乱在陕县各地的西凉军反攻长安。

经过十日的浴血奋战,长安城被西凉军攻陷,只有李肃杀开一条血路,带着几百西凉军逃了出来,加入了郭太的率领的白波军。

长安城变成了血与火的海洋,王允临身前,念念不忘的还是关东诸侯,临死时只念叨了一句:“安国家,吾之上愿,若不获,则奉身以死。朝廷幼主恃我而已,临难苟免,吾不为,努力谢关东主公,以国家为念。”

王允说得不错,国家社稷,多么令人无法割舍。但它就这样在兵戈铁蹄下荡然无存,回眼望去,偌大的长安城再次落到了西凉军手中。而王允念念不忘的关东诸侯,视社稷倾颓而漠然无语。在那无形私厉的笼罩下,大汉帝国政局的残酷和冷峻,反而相得益彰。

长安之乱没有自己的参与,徐荣也跟着逃过一劫,和张济樊稠一起屯兵弘农。段煨仍旧陈兵陕县一带,作为拱卫长安的外部屏障,李傕、郭汜则坐镇长安,先后派出两支安抚使,一支由太傅马日单为首,行程大致在徐州和扬州境内,一支由太仆赵岐为首,行程大致在冀州和兖州境。

而成廉则将貂蝉藏在庞舒府中,等城门再次对外开放后,这才带着貂蝉和庞舒的一家老小来到西凉。

想到此处。吕布又是叹了一口气:“事已至此,在焦虑也没有什么用,还是先睡一会!”

时间在吕布的睡眠中悄然流逝,直到夕阳西落,方才见吕布从榻上轻轻起身,其言自语道:“也不知道夫人怎么想的!”

忽然,从后院飘来一阵琴瑟之音,悠扬清澈,如青峦间嬉戏的山泉;清逸无拘;如杨柳梢头飘然而过的威风,轻柔绮丽。如百花丛中翩然的彩蝶;清寒高贵,如雪舞纷纷中的那一点红梅。

琴音时而高耸如云瑟音低沉如呢语;时而琴音飘渺如风中丝絮;时而瑟音沉稳如松飒崖,时而瑟音激扬,时而琴音空蒙。

琴与瑟时分时合。合时流畅如江河入大海,分时灵动如浅溪分石。

吕布轰然起身,悄悄地开门朝后院走去,在他看来,能弹出这样美妙动听的琴瑟,肯定是貂蝉弹得无疑。越过泛青的水池,踏着青石地板,他伟岸的身躯出现在了后院的远门外。

可是这次他失算了,这次弹琴的并非貂蝉,而是蔡邕的女儿蔡琰。

吕布举目望去,院内站着四个女子,蔡琰不施粉黛,清新自然,此时正在专心的抚琴,琴声正是从她的手中传来,院内,一个女子身着红裳,伴随着琴声翩翩起舞,曲荡人心魄的琴声轻扬而起,此女长袖漫舞,无数娇艳的花瓣轻轻翻飞于天地之间,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随着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仪态万千的绝美姿容。

后院的石阶上,吕玲琦和黄舞蝶将木枪随意地放置在身旁,正托着腮帮子,如痴如醉的看着此女曼妙的舞姿, 一曲落毕,看此女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龙凤钗。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在旁的吕玲琦和黄舞蝶连忙鼓掌,簇拥到女子身旁连声叫好。

女子首先谦虚的朝着吕玲琦和黄舞蝶行礼,然后走到蔡琰跟前又一礼,蔡琰徐徐起身,然后很自然的还礼。

吕玲琦正痴痴的看着两人,忽然黄舞蝶拉拉她的衣袖,在她耳边轻吐:“姐姐,义父在院外。”

吕玲琦听后,连忙转身看去,只见自己的父亲不知何时站在了院外,首先是开心的叫了一声父亲,准备冲上去抱他,而吕布也蹲下身子,伸开双手迎接吕玲琦的到来,没曾想吕玲琦跑到了一半,脸瞬间大变,立即停下脚步,冲着吕布冷哼一声,拉着黄舞蝶的手就往另一扇门跑去,留下一脸尴尬的吕布蹲在哪里。

吕布无奈的摇摇头,心道:“看来这丫头对自己的意见还很大的,不然也不会又喜又怒!”

蔡琰和那女子也看见了吕布,两人双双走到吕布跟前行礼:“昭姬参见温侯”

“民女貂蝉,参见温侯!”貂蝉等蔡琰行礼完后,这才徐徐施礼。

貂蝉很迷茫,义父死的那晚,他被人莫名其妙的劫持,又莫名其妙的来到千里之遥的西凉,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正是眼前的大汉温侯吕布,起初她还以为吕布是一个如同义父一般年纪的老者,却没想到温侯如此年轻,而且还如此英俊。

目若星朗,剑眉入鬓,身躯凛凛,恍若神人,心中不由得一阵急促,如同一头小鹿在胸口横冲直撞。

吕布并没有说话,只是锐利的注视着貂蝉,这就是他千方百计想要获得的人。这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可如今再次相见,心中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喜悦,反而有一点释然。自己在释然什么,吕布想不明白。

历经两世,前世的事吕布想得明明白白,从王允让他与貂蝉相见开始,他就已经中了王允的美人之计。随后又中了王允的连环之计,而这一切的诱饵,这是眼前的女子。

一旁的蔡琰见吕布眼中只有貂蝉,心中忽然一痛,眼前的这个男子,是他从异族手中救出自己,从那时侯开始,她的心就已经沦陷,可蔡琰有自知之明,她和吕布不可能。

原来。在吕布离开长安后,她就嫁到了河东卫家,在卫家生活了一段时间,她的丈夫卫仲道暴毙,卫家的人又嫌她克死了丈夫,那时才高气傲的他顾父亲的反对,毅然回到长安,最后便与父亲和李儒辗转来到西凉。

她现在并非完璧,而且还是卫氏遗孀,吕布身为大汉侯爷。又是鼎鼎有名的将军,如何看得起她。

想到此,蔡琰抿了抿磹口,强忍心中痛楚。抱着琴瑟行礼道:“天色已晚,昭姬告退。”

吕布道:“某已经备下晚宴,要不吃了晚饭再走,你父亲那边我派人打招呼便是!”

蔡琰笑颜如花:“多谢温侯好意,今日温侯府中是家宴,昭姬一个外人。怎敢留在侯府”

吕布闻言,这才仔细的打量着蔡琰,算是这一次,他与蔡琰只见过两次,上一次,她还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和现在的吕玲琦一般大小,当年自己从异族人将他救出,那时的她,虽然眼里被恐惧填满,但大眼睛里依然不缺乏灵动,几年过去,那丝灵动已经昨日黄花,反而多了许多哀愁。

“什么家宴不家宴的,让你留下就留下,你父亲那边,待会我就派人请他过来,离得不远!”吕布看现在的蔡琰,心中不由得一酸,看来,在蔡琰身上发生了不为人知的事情才让她变成这样,或许当初将她救出,她的人生已经和自己有了关联,他倒想看看,是那个不长眼的人竟然敢欺负蔡邕的女儿。

蔡琰见推脱不掉,当下只能轻声允诺。

就在三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时,就见严蕊带着吕玲琦和黄舞蝶走进了后院,严蕊在中间,吕玲琦和黄舞蝶一人拉着一只手,此时正在气鼓鼓的盯着吕布。

严蕊进入后院的那一刻,看见自己的丈夫与别的女子站在一起,心中泛起无边的痛楚,她知道吕布很优秀,不可能只有自己一个人,总有一天会纳妾的,她也有了心理准备。

可是真正的等到这一天,她却无法释怀,她知道,从今以后,有人和他一起分享自己的丈夫了。

在她将貂蝉接到府中的这段日子,这每天都以泪洗脸,泪哭干了,心也就碎了。

吕布看到严蕊前来,心中踌躇了一下,还是迎了上去,笑道:“夫人”

严蕊很细心的给吕布擦了擦额头上的泥土,笑道:“我听下人说,你很早就回来了,却在屋里不出来,为什么?”

吕布道:“太累了,所以想休息会。”

吕布又看了看吕玲琦和黄舞蝶,咧嘴一笑:“数月不见,你们都长高了不少!”吕玲琦如今十四岁半,身高在六尺左右,而黄舞蝶也接近六尺左右,比一般的女孩都要高,正旦一过,那就得及笄了。

“父亲,你出征那么久,有没有受伤”终究是父女,吕玲琦虽然很喜欢貂蝉,但也不愿让吕布娶貂蝉做妾,因为自从貂蝉进府后,母亲每天都红着眼,吕玲琦不傻,知道吕布的想法,虽然心中责怪,此刻见到吕布脸上隐隐约约有了皱纹,吕玲琦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

吕布哈哈大小,蹲起身想要抱起吕玲琦,可是顿了顿,他还是放弃这个动作,女儿已经长大了,许多事,恐怕以后也不也能做了,当下连忙摸了摸吕玲琦的脑袋:“这天下,还没有让父亲受伤的人,到是你,刚刚的确让我受伤了”

吕玲琦挺了挺鼻子,跑到蔡琰和貂蝉的中间,拉着两人就往正堂方向走去,蔡琰和貂蝉对视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无奈,这吕玲琦是想让吕布和夫人独处,特意前来拉两人离开。

吕玲琦扭头,对着严蕊笑了笑,见黄舞蝶还在那里,立即招呼着:“蝶儿,快来”

“哦,来了”黄舞蝶呆头呆脑的,立即碎步跟上。

吕布如何不知道女儿的心思,等他们走后,将妻子缓缓拥入怀中:“夫人,我……”

严蕊连忙笑道:“夫君不必向我解释,自古以来,男子谁没有三妻四妾,我只是还没准备好而已!”

吕布伸手,替严蕊别上凌乱的发梢,正色道:“我这一生,最在乎的还是你,还有玲琦,还有那两个小家伙!”

“从雯儿和云儿出生到现在,你还只抱过他们一次,如果你在不积极一点,恐怕以后他们都不认识你。”严蕊掩嘴轻笑。

“今晚某就抱,不过某现在先抱你再说!”吕布说完,轻轻松松的便将严蕊抱在怀中。

严蕊心中一慌,连忙在吕布怀中挣扎,娇羞道:“快放我下来,让下人看见不好”

吕布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愈加的抱紧,以免严蕊挣脱:“某到要看看,那个不睁眼的敢看”

说完,便将严蕊朝着里屋走去,期间有仆人不断的从他们身边走过,不过都垂着头,低着眼,等吕布抱着人走后,这才吁了一口气,各自忙着手中的事情。

一个多时辰后,吕布和严蕊这才从屋里走出来,吕布整理好衣衫,立即挽着妻子的手朝着厅堂走去。而蔡邕也在吕布到达厅堂之后紧随而来,双方互相见礼之后,这才分主从宾序坐下,谈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后,仆从也也饭菜端了上来,家宴,就这样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