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吕布传奇

第237章 夫妻夜话

第二百三十七章夫妻夜话

家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方才结束,在送走蔡邕父女后,吕布便回到了厅堂,现在他面临着一个严肃的问题,貂蝉该怎么安置。

在妻子的建议下,吕布把貂蝉安排到偏房居住,等待合适的时机再行嫁娶。

敲定注意之后,吕布又大加赏赐一番,无论是主子还是仆人,都获得应有的赏赐,吕布的妻子女儿以及貂蝉,都获得雕钗锦绣等物,至于仆人,吕布赏赐了他们不少钱财,用来慰藉他们几个月来的辛苦,这其中,吕雯和吕云的乳母获得的赏赐最多。

办完这一切后,已经是深夜十分,吕布没有去貂蝉那里,而是回到了他和严蕊的房间,

房内,严蕊正拿起一面铜镜,照了照脸上的花钿,然后用磨得比较整齐的指甲一点点刮下来,放进一个小锦盒里,当她再次抬起头颅的时候,从铜镜中看到丈夫含笑的盯着自己,当下又惊又喜。

“哼,你来干什么,不去陪貂蝉吗?”严蕊没有起身,嗔怪的看着铜镜中的男人。

吕布眉开眼笑,单手握拳放在颌下轻咳一声:“这府邸上上下下都是我的,包括你也是我的,我怎么不能来?”

严蕊缓缓起身,碎步走到吕布跟前,她的头颅,刚刚抵住吕布的下颌,取下头上的镶玉步摇,交到吕布手中,然后解下头束,乌黑的头发无声地披洒下来,说不出的妩媚动人:“你怎么那么霸道,把别人掳来,却放置不管?”

吕布低头看着妻子,只见她的衣襟微微敞开,触目可及尽是一片雪白,他直勾勾地盯着,喉结不经意间动了动。

严蕊咯咯地笑了起来,轻柔地为吕布取下紫金冠,忽然俯身凑到他耳边。气吹如兰:“夫君,你在看什么”

吕布耳根子一阵酥麻,神情有些恍惚,自从严蕊怀有身孕之后。这种感觉,他好久没有遇到了。

他还在愣神的功夫,严蕊已经为他宽衣解带,然后剔暗了烛火,带着一丝娇羞:“夫君。明日你还要会营,咱们早点歇息吧。”

吕布的脸“腾”地红了起来,他感觉严蕊比以往改变了不少,以前她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而现在却是一只磨人的小妖精。

“呼”的一声,屋子里的最后一根蜡烛被吹灭,周公之礼吕布经验十足,但此刻却手足无措地躺倒在榻上,随即一具温热的身体也钻进了被子里。黑暗中,一只热乎乎的玉手从被子里伸过来。轻轻地摩挲着吕布宽广的胸膛。

吕布闭起双眼,感受着妻子的温柔,复又睁开,望着漆黑的房梁,忽然开口道:“夫人,其实你没有必要如此,你只要记住,我这辈子最在乎的还是你以及玲琦她们,无论以后你变成什么样,某必不变心”

从他出征回来到现在。严蕊就一反以往娇羞的姿态,开始化被动于主动,这其中的原由,吕布闭着眼睛都能想到。严蕊是怕貂蝉从她手中把自己夺走,所以从下午开始,她就像小妖精一样诱惑他,其中的原因,不言而喻。

抚摸着他的玉手猝然一停,然后缩了回去。好久之后,才听见严蕊低声抽泣:“李妈说,防止一个男人变心,就要从他的身体上开始,所以我才这样,夫君,我好怕”

吕布连忙将她拥入怀中,让她的脑袋枕在自己的胸膛:“蕊儿,你听见了什么?”

“心跳”

吕布斩钉截铁道:“不错,是心跳,不过它却只为你而跳,没有你,它就停了”

严蕊破涕为笑:“都这么大岁数了,嘴巴还是这般油滑,当年就是这样被你骗了”

吕布闻言大笑:“夫人错了,你我正当壮年,何来老迈一说?”

严蕊道:“玲琦都十四岁半了,过了正旦就及笄了,还说不老”

吕布沉默了半响:“是啊,真快,今天都不敢抱她了”

“咦,夫君,要不要请耆老给玲琦主持及笄之礼?”

吕布在黑暗中轻轻地摇了摇头:“耆老?全天下的耆老加起来都比不过蔡伯喈,有他在就行。”

“也是,你看蔡琰姑娘字昭姬,你说我们女儿该叫什么?”

可是严蕊问了半响,都没有听见吕布的回答,当下不由得转过头去,发现枕畔的声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呼吸声,身旁的男子已沉沉谁去,这是他几个月来,第一次沉稳入眠。严蕊连忙给他盖上被子,然后舒舒服服的靠在他的怀中,阖上双眼,把万千思绪都抛入夜色之中。

清晨,天边逐渐露出鱼肚白。

床榻上,吕布忽然睁开双目,看了看身边沉睡的妻子,伸手替她别好发丝后缓缓起身,替她盖好被褥后,吕布迅速套上衣服,转身踏出了卧房。

出了卧房,吕布又去厢房看望还在蒙头大睡的吕玲琦和黄舞蝶,然后又去看望出生不到一年的吕雯和吕云,吕布本想转道去偏房看望一下貂蝉,最后想想还是算了。

在仆从牵来赤兔后,吕布立即翻身上马,朝着陇县城外驰骋而去,回到大营,吕布立即升起帅帐,召集帐下文武前来议事。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得到吕布将令的文武纷纷前往中军帅帐。

帅帐内,吕布面色淡然的观望着下方的文武,见人差不多来齐之后,吕布开口道:“诸位,今日将大家召集到起来,主要是为了商议征讨梁双一事,大家可有什么意见?”

军师贾诩轻轻一笑,起身说道:“主公,若要南征,可分五路出兵”

吕布道:“军师请示下”

只见贾诩轻轻的扫了扫袖子,笑道:“张辽将军此时屯兵临洮,可令其攻打羌道,然后扼守羌道,阻断参狼羌与梁双的联系。另外……”贾诩不留痕迹的扫了魏延一眼,续道:“可让姜叙和高顺二位将军沿西汉水南下取武都道,黄忠将军率偏师取河池。”

接着,只见贾诩轻轻的抬起左手细数:“如此,主公可亲率一路军马直奔下辩,张辽将军为第二路,取羌道。姜叙将军和高顺将军为第三路,取武都道,黄忠将军为第四路,攻河池,四路大军并至,勿说梁双,纵是吕望再生,只怕也不能抵挡”

“不对啊文和,你刚刚不是说五路大军吗?听你这么算来,只有四路兵马”说话者,面淡目威,话如洪钟一般醒人耳目,正是吕布的另外以为主谋程昱,其人用计狠戾,时能一语切中要害,箕山之战,一场大雪淹没白波军数万人,从此深得吕布器重。

“哎呀”贾诩连忙拍了拍脑袋:“瞧我这记性,主公,还有一支兵马,这支兵马也是此战成败的关键。”

吕布一楞,连忙催促道:”军师还有那一路,说来听听“

魏延此时心中无比的焦虑,贾诩点将的时候,并没有点他,还是有一点点失落,不过现在听说还有一路兵马,当即希冀的注视着贾诩,希望从他的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

“主公,这次我们要速战速决,四路兵马都是强行进军,对于梁双,使用佯攻策略吸引其注意力,另派遣一军从小道径直前进,绕过西汉水赤亭,强攻下辩,等梁双回过味来,派遣的兵马被拖住不能回援,他纵是龟缩下辩也没有办法久持”

一时间,帐内静得惊人,众人都低头沉思,吕布摩挲下颌,闭目细细的思忖贾诩所言,少时,只听陈宫开口说道:“四路大军齐攻下辩,梁双兵马外调,但不代表他没有留下后手,不知文和可曾想过,若是梁双在境内埋伏一支骑兵,居中救应四路,那这支深入的孤军又该如何?”

吕布闻言,徐徐睁开双目,转头看向一脸沉思的程昱:“仲德以为如何?”

只见程昱轻轻的眯着眼睛,睿智的双目飘忽不定,在沉思半响后,方才听程昱轻轻的说道:“正如文和所言,此计可成,但公台说得也有道理,此事事关重大,这奇袭军的首领需要派遣能征善战的将军,此人不但要深谙兵法,还要能随机应变,最重要的是善使奇袭之术”

听闻程昱所言,便见帐中将领一个个摩拳擦掌,似乎都要争取此功。

贾诩笑道:“依在下只见,魏延将军可行”

吕布扭头看向魏延,笑问道:“文长,不知道你敢不敢,如果奇袭成功,你便立了首功,如果奇袭失败,你可能回不来了”

魏延红着脸,朗声说道:“兵者,凶器也,但用兵者岂无冒险之理?既然主公和军师都点了某,某虽万死不辞”

陈宫点点头:“就凭魏延将军这句话,此事非得魏延将军不可,不过虚得给他配两个副将,在下的意思是周

泰阎行二位将军”

周泰和阎行对视一眼,随后将目光投向吕布,见吕布点头赞成后,立即拱手领命:“末将领命”

“好。”吕布拍案而起:“大军休整两个月,待春麦收割完毕,两个月后再点齐兵马,夺取武都”

吕布定在两个月后出兵,也有他的道理,因为大军刚刚北征韩遂回来,需要补充兵力以及修缮破损的器械,况且春麦还要一个月后才能成熟,所以此战还需等到兵力雄厚,粮草充足后方能出兵。

敲定注意后,吕布有与众人商讨了一些关于奇袭的细节后,吕布便宣布散帐。。